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激情文学] P.O.S 轻歌之天鹅

2020-3-29 08:02
345

             "遍地肮脏的尘世路上/ 匆匆地走过/ 被牢牢束缚的洁白美丽/ 曾经是天鹅……"


  被这歌声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灵子正站在陌生的街头,揉着自己酸痛的脚。


  她一直都不喜欢高跟的凉鞋,大学四年,也从来没有穿过。


  但今天是应聘的日子,她总要打扮得成熟一些。


  所以,她才会倒霉的坐在路边,看着断了跟的凉鞋发呆,揉着走了一天又酸又疼的脚,眼睛一酸几乎哭出来。


  就在那个时候,她听到了这支陌生的歌。旋律很简单,但很悠扬,唱歌的是一个女声,低柔而动人,循着声音,很巧的,她看到了一家鞋店。


  租的房子离这里还有很远,也许,买一双便宜一些但是合脚的鞋,是个不错的想法。


  灵子很爱惜自己的脚。


  在这南方的小城里,周围随处可见美丽可爱又热情动人的女孩子,她们有灵子没有的漂亮脸蛋,有灵子没有的饱满胸膛。


  灵子唯一觉得她们比不上自己的部分,就只有她的脚。


  趾肚红润而饱满,趾甲象粉润的晶莹贝壳一般,修长纤细的脚趾整齐的排在一起,拢出秀美的足尖,脚掌并不比她的手掌大多少,看起来既不会太胖,也不会有半点骨感,白玉一样的脚背没有日光留下的半点痕迹,淡淡的青色脉络隐隐浮现,整只脚就好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样,不能再添加一点东西上去,也没有一分多余。


  美中不足的地方,大概就是这样的一双脚,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无足轻重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样炎热的夏天,相熟的同性朋友陪男友的陪男友,上班的上班,而灵子,只能一个人在拥挤的街上奔走,为了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没有公认的魅力的女人,凡事都只能靠自己。


  路上车来车往,灵子一时过不去,也就没有起身,看着一边店面橱窗的反光,看着映出的马马虎虎可以算得上秀气的容颜,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


  起身过马路的时候,热的有些发晕的灵子忍不住想着,就算有个恋足癖爱上自己,也是好的吧。


  (二)


  走到马路对面的时候,那歌已经放完了,店子里安静了一会儿之后,又响起了同一个旋律,看来这歌是循环播放的。


  灵子擦了擦汗,费力地推开茶色的玻璃门,悦耳的风铃声传进耳中,伴着冷气的凉风,让她一阵舒适的慵懒。


  因为不是休假日,店里的人很少,只有角落里有一对儿情侣在挑高跟鞋。


  店里没看到店主,只有一个白白净净的斯文青年正拿着一双透明细带凉鞋往架子上摆着,也不见招呼客人,真是个不怎么样的店员。


  灵子笑着摇了摇头,反正她也被人冷处理惯了,没人接待就没人接待,就算有人来说个你好,最后也是要自己去转转的。


  看惯了献殷勤这种事情在自己之外的人发生,灵子很早就学会了如何在无人关注的角落安静的自己活着。不甘阿嫉妒阿即使有,她也都当作没有发生过。


  可惜很不巧的,灵子一眼就看上了那青年刚摆上去的那双凉鞋,做工精巧,款式别致,而且,那双鞋是平跟的,不会再发生扭到脚的悲剧。


  灵子承认高跟鞋的确能让腿脚的曲线看起来更加挺拔秀美,但她也厌恶穿着那东西时间一长之后经久不去的不适,也许,她把自己的脚惯坏了。


  从架子上拿下了那双凉鞋之后,那个店员终于开口了,却不是正常店员的口吻,而是一幅爱理不理的架势,"小姐,您要是买鞋,那边架子有很多高跟鞋。"灵子看了看自己脚上穿着的皮革囚笼,苦笑着说:"我要是再买高跟鞋,我的脚就要造反了。"


  坐到试鞋的软凳上,她终于彻底把那两只鬼东西脱了下来,被解放的双足一阵轻松,她晃了晃被尖头鞋闷了半天多的脚趾,真想赤着脚踩在地上,来回走两圈。


  看了看四周,没有找到禁止试穿的告示,灵子弯下身,把左脚踩进了凉鞋里,水晶色泽的系带在足踝上绕了个圈,相同色泽的带子构成了鞋的主体,第四根脚趾后的位置,缀着一朵半透明的兰花。鞋底是柔软的看上去像塑料一样的材质,踩上去十分舒服,并不是会引起时髦女郎注目的凉鞋,却分外的合脚,伸手摸上去,鞋的材料和她的脚一样柔软细腻,让她好感顿生,只不过有一点不妥,就是尺码有点大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5 个回复

倒序浏览
huweneang  等级1 | 2020-3-29 08:03:41

P.O.S 轻歌之天鹅




  "请问,有……小一号的么?"灵子抬头看那店员,才发现店员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注视,不免有些脸热,不禁挪开了视线。


  店员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掩饰一样的说:"那个……有吧。你等等,我去看看。"


  店员进里屋去了,灵子百无聊赖的踩在一只合脚不合心一只合心不合脚的鞋上,打量起了四周。


  这里是很单纯的鞋店,四面摆放的除了鞋就是鞋,只不过除了门口的一个柜架放着些名牌之外,别的地方陈列的各式各样的鞋,都没有品牌。墙上挂着很多海报,说是海报,其实更像是放大了的艺术照片,照片的主角没有五官,也看不出身材好坏,因为被拍到的只有脚,一只只或雪白纤巧或蜜润修长的美足。每一只脚都穿着不同款式的鞋,看起来也都是不同人的脚,唯一相同的就是那些脚都很美,看样子,应该是这家店里的广告。


  看了看自己搁在地上上翘着足尖的脚,灵子不禁欣慰的想,自己来拍这些海报的话,想必也会很好看的。


  "小姐,你的脚很漂亮呢。"那个店员拿着两个鞋盒走了回来,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斜后方,应该是看了有一阵了。


  灵子的脸有些发热,因为刚才她一直在无聊的把脚动来动去,反正那对情侣已经走了,店里也没别人,结果还是被人看到了这种孩子气的动作。


  接过新拿来的凉鞋,号码终于对了,灵子高兴的站起来,踩着碎步体验着舒适的感觉,然后她看了一眼标签,满脸的喜悦都僵硬住了。


  1450元。


  这价格实在是很离谱的贵,绝对不是她能付得起的价格,她抱着一线希望,轻声问了句:"这鞋……打折么?"


  如果在五折以下……她就狠狠心把卡里的钱全取出来买了,这双鞋毕竟太合她的心意了。


  那店员清了清嗓子,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四周,然后笑了笑,说:"小姐您真走运,我们今天开始大甩卖,牌子都还没挂出来,我还说您要不问我就这样买给您了呢。"


  "是……是么?"灵子高兴的拿过提包,低头翻着钱包问,"这双鞋几折?""一折。"


  "什么?"灵子很诧异的抬起头,然后低头看着脚上做工精美材料别致的凉鞋,单是那贴在脚上没有一点硬度还带着清凉舒适感觉的系带,就不是夜市上是几块钱的鞋会有的东西……怎么会是这种价格?


  "一折,店长铁了心了要败家,我有什么可说的。"那店员还是笑眯眯的,此时的他看起来温和而有礼。


  "我……我要了!"她连忙抽出两张百元钞票——她这两周的饭费,全部塞了过去,生怕结账晚了这里的店长会反悔。


  拎着那双坏了的高跟鞋穿着中高跟但十分舒适的凉鞋,灵子的心情莫名好了许多,也许靠这个转运,自己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也说不定。


  "对了,小姐,您愿意做我们这里的足模么?"


  灵子出门前,那个店员突然开口了。


  店里的音乐仍然在单调的重复着那一首歌,周而复始的唱着。


  "遍地肮脏的尘世路上/ 匆匆地走过/ 被牢牢束缚的洁白美丽/ 曾经是天鹅/ 脱下沉重负累的羽毛/ 无人来抚摸/ 是谁折下了优雅的双翼/ 丢弃在角落/ 被疼痛屈辱包裹的身躯/ 只有我记得……"


  (三)


  晚上躺在廉价沙发上发呆的时候,灵子最终还是决定按名片打个电话过去。


  虽然不是没遇到过打着足模幌子拍丝袜照片供爱好者意淫的骗子,她也确实拍过那些照片赚了些能小小满足虚荣心的钞票,但她这次还是情愿相信这次没有问题。


  那家店里墙上挂着的海报给了她潜意识的信心。


  电话响了三声就通了,里面一个懒懒的男人声音传了出来,听起来象是白天那个递名片的店员,虽然奇怪,她还是问:"请问是连祖望先生么?"祖望这名字让灵子莫名的想起了偶像剧常见的民国时期富家少爷,忍不住偷偷笑了笑。


  "嗯……我是,您是哪位?"


  "呃……我、我叫宋灵,白天的时候有个店员给了我一张名片,说……您在招足模?"


  那边沉默了一下,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宋灵是么?鞋穿的还合脚么?"灵子楞了下,然后反应过来这就是那个店员,"噢……是你啊,挺好,穿得很舒服,我都不舍得换拖鞋了呢。"
huweneang  等级1 | 2020-3-29 08:04:41

P.O.S 轻歌之天鹅




  "那就好那就好,我休息时候会给店里拍些广告,我觉得你相当合适,如果你想接这份工作的话……这样吧,我给你个地址,白天你有时间呢,可以去我店里看看,我不在店里的时候就肯定在这儿。到时候咱们面谈。待遇一定从优。""那个……我……我需要准备什么么?"灵子听他语气匆忙,似乎有事在身的样子,连忙追问。


  "嗯……保护好你的脚。"那边笑着回答,"我还有事,详细的咱们面谈。


  ……对了,宋小姐,最后请允许我真诚的赞美一句,你的脚真的很漂亮。拜拜。""……拜……拜拜。"


  灵子愣愣的坐在沙发上,电视里演的是什么完全看不进去了,她把双脚蜷回沙发上,用手掌轻轻抚摸着,自嘲一样的笑了笑。


  "明天……还是去人才市场看看吧。"


  (四)


  最后决定去试试看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天。这三天灵子依然没有找到工作,或者,她心底隐约希望去做足模而没有用心去找。


  去那家店看了看,这次在那边是货真价实的店员,所以,现在她才会站在这个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摄影工作室的地方。


  严格地说,这是类似于别墅区的地方,而连祖望给的地址,就是那许多华丽的建筑中的一栋。算起来……应该是海景洋房吧。


  她站在门前,愣了很久,身后偶尔见到的女人都衣装时髦千娇百媚年轻貌美,让她很难不联想到某种依附于男人的女人,而这样一个地方,实在是让她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她的手抬起来放下,再抬起来又放下。


  最后,转身决定离开。


  接着,她就看见了抱着一大堆瓶瓶罐罐颜料脸上还带着油彩的连祖望,正一脸惊喜地看着她。


  (五)


  "我永远忘不了美丽优雅的那对天鹅/ 我在熙熙攘攘的拥挤人群找寻着失落/ 我会努力用手把你们托起离开地面/ 我把你们牢牢地拥在怀抱里隔离污浊……"屋子里回响的还是那次在店里听到的歌,那悠扬的女声每次唱到天鹅两个字的时候,就会轻轻的一顿,让人不自觉地注意到这两个字。


  灵子站在屋子里,四周的陈设很凌乱,一点也不像这房子的外观显现的样子,四处放着的纸笔颜料摄影器材让她在诺大的客厅里找不到坐的地方,她勉强笑了笑,没话找话的问:"这歌……很好听。是什么人唱的?""不认识的人,我在网上听到的。一听就很喜欢,就刻了盘。"他一边回答,一边忙碌的收拾屋子,但估计是平时这么乱惯了,拿起一大堆脏衣服画纸画板什么的,竟然不知道该放到哪儿。


  "我……我来帮你吧。"灵子在一边尴尬的站着,觉得很不好意思,便主动走了过去,收拾屋子这种事情,拜她那个除了和男友上床别的什么都不在家里做的舍友所赐,她熟练无比。


  "这……怎么好意思呢。"虽然这么说,最后他还是沦为了看客,唯一做的就是站在一边不时回答一下厨房杂物柜洗衣机的位置……"小心,别砸倒脚。"


  "放心,我天天忙来忙去,一样保护得很好。"灵子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到在这个家伙心目中自己不如自己的脚丫子娇贵。


  但话果然不能说得太满,她这句话的话音还没砸在地上,手里抱着的画板就滑了下来。她连忙一缩脚,那尖锐的棱角正好砸在鞋尖上,紧贴着她的脚趾。


  "还是我来吧,你告诉我怎么弄就好。"他站不住了,过去帮忙。两个人忙活了半天,总算把客厅弄成了足够待客的样子。


  灵子这才满意地坐在沙发上,笑着抹了抹汗,虽然和她心中的整洁相差还远,但毕竟不是自己的家,这样就差不多了。


  "果然还是女孩子比较擅长这种事情,我这猪窝这五年就没这么整齐过。"他摸着头,有些腼腆的笑着。


  "女友不来替你收拾么?"刚才收拾的时候注意到脏衣服里面有女孩子的丝袜什么的,看起来又不像是他家人的,灵子就很自然地问了一句。


  他嘿嘿笑了笑,说:"我之前交的那个女友比我还糟糕,一年多了,我最近还翻出了她塞在沙发后面忘了带走的内裤。诺……就那个,我洗了洗用来擦调色盘了,吸水性良好。"


  灵子想了想刚才那厨房一幅盘丝洞一样的惨状,多半是没开过火,笑了笑回到了正题,"那个……连先生,我想问一下你说的足部模特的具体事情。""不用那么客气,叫我祖望就可以,虽然这名字挺土,但我还挺喜欢的。宋小姐,"他顺手从一边拿过一幅裱在框里的照片,"基本上呢,主要就是每一款新鞋你穿上,按我的要求让我拍一下照片就可以,很轻松的工作。待遇呢……因为想必你也不会专职做这个,不妨按照张数算好了,采用的照片每张我付你50元,占用的时间按每小时30元计算,照片效果好的,我会看情况追加。薪水按周结算,你看如何?"
huweneang  等级1 | 2020-3-29 08:05:41

P.O.S 轻歌之天鹅




  "叫我灵子就可以,大家都这么叫。……工作的详细情况呢?就是穿鞋拍照么?不需要……膝盖以上的部分吧?"灵子很小心的追问,上次也是开始说只要膝盖以下,待遇从优,结果最后莫名其妙就进入了拍摄裤袜和整条大腿的地步,她虽然不保守,但也不开放,即使不露脸,她也不愿意赤裸到那个程度。


  他笑了笑,说:"拍照的时候不需要。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也能做我画画的模特,我觉得你的腿脚曲线相当完美,不过我可以保证我的每一项工作你如果不愿意,你都可以拒绝。"他推了推眼镜,玩笑着说,"男人虽然都是好色的,但我还算色的有原则。"


  灵子也轻松的笑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舒张一下有些发酸的腰,叹了口气,"我一直没找到工作,不然真不想来做这个。既然来了……"她伸出手,吐了吐舌头,"请多关照了。"


  "嗯,这样吧,我今天先付你这一周的,你跟我上去工作室,我先拍几张看看效果。"


  看了看还在工作的音响,出于勤俭的本能,灵子过去把歌声关掉,跟着他上楼了。


  刚才的对话让她一定程度上放心了许多。毕竟自己也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的绝世美人,注意安全的前提下也不能太把自己当回事。所以二楼昏黑的工作室亮了灯之后,她犹豫了一下就跟了进去。


  "这些鞋……都是你自己设计的么?"她拿起桌上的一只凉鞋,装饰很少,样式也很简洁,但拿在手上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托着的是一只脚一样,看了看一边,几张白纸画的零乱草图上正好有这一只鞋的款式。


  他拿起一个巨大的相机在怀里摆弄着,含糊的应着:"嗯,大部分是。自己家的东西……方便我假公济私。"


  "来,你穿上这鞋。"


  灵子点了点头,过去接过那双鞋,是类似于水晶鞋的款式,但鞋尖的部分切出了一个平面,鞋身镂空了很漂亮的花纹,便成了华丽的凉鞋,鞋跟比起同样类型的低些,而且跟底面积更大,是很古怪的设计,她把脚放进去,意外的合适,"嗯……很合脚呢。"


  "当然,我记得你的尺码。"他抱着相机走过来,让她站在蓝色的绒布背景前面,一只脚抬起踩在平台上。


  "嗯……这个角度似乎更好一些。"他放下相机,走过来抓住她的足踝,用手托住她的脚掌摆放着姿势。


  她微微挣了下,但对方很大力,而且,也没有什么冒犯的行为,只是单纯的在摆放位置,她也就没有坚持,那只温暖的手让她的脸颊有些发烫,毕竟长大后她的脚就没有被别的男人这么直接碰触过。


  就算是那个与她有一个多月缘分的书呆子,也只是到了拉手的程度而已。


  "有、有什么不对么?"察觉到连祖望开始用手指摸她的趾甲,她不免有些心慌的开口。


  他很自然的回答:"因为工作需要,希望你委屈一下,别涂指甲油,好么?""呃……我知道了。"灵子点头应着,然后发现他没有拿开手,而是兴致盎然的抚摸着她的足趾。这暧昧的感觉让她有些不适应,轻轻咳嗽了两声,"那个……连先生,还有什么我需要注意的么?"


  连祖望推了推眼镜,收回了手,笑着说:"没什么了。平时小心些,脚不要伤到就好。"


  按他的要求摆好了姿势,闪光灯开始闪烁,和模特拍照时候一样的摆设让灵子有些莫名的满足。并不高挑出众的自己,原来也是有这样的机会的么……(六)


  作为对灵子打扫收拾了屋子的回报,连祖望坚持请她吃晚饭。


  用餐的地方很有情调,却并不奢侈。比较古怪的是,连祖望并不象是常来这种地方的样子,看起来比她还要局促一些。而且只要服务生出现,他就会显得有些紧张,似乎不太适应有人出现在他们两人之间。


  "其实,我不太会和女孩子打交道。"喝了些红酒之后,他微笑着开口,"所以父母催了很多次,我还是一直单身。"


  这种话灵子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有勉强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有男朋友么?"


  这次的话更加直接了些,灵子努力让自己不要显得太自作多情,用玩笑的语气回答:"嗯……没有。我连工作都没有,又不够漂亮,就一个人过喽。"连祖望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看得她心里有些忐忑,不敢和他对视,低头看着桌上的西餐,"怎么,连先生不喜欢自己的模特交男朋友么?"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摸了摸头,说:"当然不是。……那个,叫我祖望就好,咱们也算是朋友了,不、不用那么生分。"算是……朋友了么?虽然灵子很努力让自己不要自作多情,但还是不由得觉得,对面的那个男人,似乎对自己有企图的样子。
huweneang  等级1 | 2020-3-29 08:06:41

P.O.S 轻歌之天鹅




  她有些自嘲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虽然肌肤光滑细腻,但五官绝对只能算在清秀以上美艳以下的标准,应该……是不会吸引这样的男人才对,"连先……呃,祖望,你……"她本想问一些关于他的问题,最后却还是忍不住改口问,"你的店里还缺店员么?我想最好还是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的好。……你放心,足模我还是会做的。"


  连祖望沉吟了片刻,抬头对她说:"你明天到店里来吧。我这个人懒得打理,你就在那边帮我管着好了。而且这样我找你也方便。""那个……这算是什么工作呢?"灵子有些意外的追问。


  他咧出了一个有些傻气的笑:"店长吧。"


  就这样,灵子莫名奇妙的在一天之内找到了兼职和正职。


  全都拜这一个人所赐。


  (七)


  自从向一个她以为喜欢自己的男生暗示结果被拒绝之后,灵子一直都告诫自己,不要太自作多情。


  所以连祖望的嘘寒问暖车接车送请客吃饭都被她划归到了朋友的范畴之内,而相对的她也会在当模特的时候替他洗衣做饭收拾房间,倒不是为了还人情,而是纯粹看到他那可怜的生活能力而不由自主地想要帮忙。


  这样不明不白的过了两个月,她似乎渐渐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


  她会在看着他专注画画的神情时不自觉地发呆,会在他碰到她的手脚的时候脸上发烧,偶尔在他家里开伙的时候,也会在看到他满足的吃饭时不自觉的喜悦。


  她其实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心里还是矛盾而不愿承认。


  这是现实的世界,麻雀就是麻雀,不要说凤凰,就连天鹅,也永远不会变成。


  因为朋友并不多,她难得的和她那个舍友认真地聊了一次。


  她的舍友倒是一如既往的干脆,大概是刚才她的男人没有好好的满足她的缘故,语气里还有些火爆。


  "你是白痴么?你有洞他有棍儿有什么配不上的?这种浑身挂金条的老实凯子你不主动往他床上爬回头女人多了连枕头你都抢不到!你把地址给我,你不要的话老娘去钓,别他妈的浪费了。"


  (八)


  "天鹅/ 天鹅/ 你们是否愿意为了我/ 离开大地/ 不再飞翔/ 永远陪着我……"


  略带些沧桑的熟悉歌声结束后,她试图找一些话题,好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局促,"这歌听久了还真是越来越好听,谁唱得?"连祖望皱眉想了想,把盘子里的菜全拨进碗里开始打扫战场,"我也不知道,偶尔在网上听见,就入迷了。找过这姑娘别的歌,不过不对我胃口。""哦……"她双脚在桌下交叠着来回蹭着,今天她穿了舍友的短裙,特地把头发做了一个离子烫,抹了些眼影,上了淡彩的唇膏。


  结果到不能说没效果,连祖望像个呆子一样看了她半天,不过最后赞叹的句子却是:"你……今天的丝袜真漂亮。"


  她只有短促的呃了一声,好吧……至少让他称赞了,算是个成功的开始吧。


  对于处女来说,勾引男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困难,也太过难以想象,所以她的心跳一直都很快,也不停的用纸巾擦额上的汗免得毁了难得上一次的妆。她也没下定决心就是要勾他上床,也不会天真地以为上了床就能咬着被单说什么要你负责之类的蠢话。


  她只是想肯定一下,他对自己有感觉。


  这种肯定对她来说很重要。因为她从来没有得到过。


  连祖望似乎也有些紧张,双眼总是很不自然的往别的地方看过去,最后一口饭还差点送进了鼻子里。惹得她很不淑女的噗的笑了出来。


  这一笑倒是让气氛缓和了不少。他也开始笑了起来,两个人的笑声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前仰后合的大笑,最后渐渐变成带着笑意的喘息。


  "你那个笨样子,哪里像个高材生。"灵子笑着嘲弄他一句,脸颊还因为刚才的笑而有些泛红,看起来格外娇艳。


  "是啊,我老是笨手笨脚的,"他摸着头,有些傻呵呵的笑着,像是借着刚才喝下的一点红酒壮出的胆子,突然开口说,"灵子,你……你愿意有个这样笨手笨脚的男友么?"


  她的脸瞬间红透,热辣辣的,这句话和直接的告白相差也就只有一点点而已,她的心跳变得很快,颤抖着声音说:"你……你是什么意思……"既然是告白,还是听到更清楚直接的话,才有意义不是么……"我……"他深深呼吸了几次,然后猛地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她身边,蹲了下去,把手肘枕在她的腿弯上,双手合拢握住她的一只手,诚恳地说,"灵子,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么?"
huweneang  等级1 | 2020-3-29 08:07:41

P.O.S 轻歌之天鹅




  (九)


  被从车窗灌进的晨风吹了一下,灵子才彻底清醒了过来。忍不住侧脸望了望身边专心开车的男人,看他脸上也是带着幸福的微笑,她才有点确信,自己真的点了头,成了他的女友。


  这还真的是之前交往过一个月的那个书呆子从没能给过她的感觉,有些甜蜜,有些幸福,有些微微的发晕,甚至才不过刚刚开始,就已经有些患得患失了起来。


  车上还是放着那首《天鹅》,不过此刻听着,连那略带悲伤的音乐也悠扬了起来。


  她点头之后,连祖望的脸上露出的是打心底的喜悦和一下放松下来的微笑,把头侧躺在她的腿上,低低的说了句,"我太高兴了……"他的手就放在他的膝盖上面一点的位置,垫在脸下。应该是喝酒的缘故,他身上的温度很高,她的丝袜又很薄,大腿能清楚地感觉到暖烘烘的触感。


  两个人都不是好酒量,收拾好桌子后,他们紧挨在一起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那时灵子确实还是很紧张的,她还从来没有和异性如此亲密过,而且还有着今晚会发生什么的预感,自己竟还说不出来到底是期待还是害怕。


  结果最后什么也没发生,两个醉了八九分的笨蛋,很不争气的就那么窝在沙发上睡了。


  醒来的时候灵子一眼就看到了连祖望的脸,睡得很安详,嘴角还挂着微笑,在轻轻地打着鼾。沙发并不大,灵子有些娇小的身子就被他严密的护在里侧,没有一点掉下去的可能。


  她想尽力不吵醒他,慢慢抬起了半边身子,挪开他的胳膊,看见他半边悬空的屁股和腰,心里有些甜蜜的感动。


  下床的时候,还是惊醒了他,然后,那个有些手足无措的男人就那么咣的摔了下去。


  站起来的时候,他嘿嘿笑着摸着自己的后脑,"你……你醒了?那个……昨晚睡得好么?真是不好意思,第一次就让你睡沙发……啊,我不……不是那个意思。"


  那一刻灵子认真地想,这样的笑容虽然傻气,自己一辈子应该也不会腻。


  "吃点东西吧?"他的手指,指向了一个简单的早点铺。


  "嗯,好。"她微笑,点头,走下车,轻轻拉住了他的手。


  很暖,很舒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huweneang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0 帖子: 69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