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那飞扬的雪花,又荡漾在北国的冬天了。一片片在空中舞动的精灵,是那么的空灵,那么的无暇,旋转升腾,那袅娜的身姿不就是你吗?雪儿,时过境迁,你早已为人妻母了吧,不过那份爱却永驻我的心间,无法释怀。


  美丽的邂逅


  记得高三那一年,你转学到了我们班,当班主任向大家介绍你时,同学们都被你的美丽所吸引,男生都是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瞧着你,女生更多的是眯着眼睛还要小声的嘀咕评论几句,更多地是带着些许的嫉妒和羡慕。而我更多的是惊讶,想不到初中同窗过一年的你,竟然奇迹般地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当年你就是校里有名的校花,因为你的母亲就是市文团的演员,你的身上也继承了母亲的艺术细胞,每每在艺术节的表演中获奖。站在讲台上的你,秀眉妙目,婉转多情,秀丽高挺的鼻子,鲜嫩滋润的红唇,呼之欲出的双峰紧紧地包裹在略显紧窄的校服中,丰腴宽大的臀部仿佛要挣脱裙子的束缚。人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看来此言非虚啊。涛,让小雪坐到你旁边吧,你那正好有张空桌子,好啊,好啊。欢迎欢迎,这时班里传来了阵阵的掌声,还有起哄般的口哨声,你径直走到我的旁边,微笑地看着我说道:"涛,我们又见面了,以后要多多关照噢。""当然,没问题,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谁让我们是老同学呢",我答到。


  旱冰之约


  一个月后的某个周日,雪儿打来电话:"涛,你有空吗?最近课程较紧,好久没出来玩了,我约了几个同学一起滑旱冰,你要不要出来啊?"这是个无法拒绝的邀请,我不假思索地答应了雪儿。骑上我的自行车,飞快地赶赴康乐旱冰城,这里是我市最大的一家旱冰城。停好车,飞奔到门口,远远地就看到雪儿和另外二个女同学站在了门口。那一袭红裙在风中遥曳生姿,那曼妙的身材更是显得楚楚动人,我不禁看得痴了。涛,快点吧,我们等你半天了。可可和娜娜可是我的特邀嘉宾,你让我等总不能让她们也等吧。雪儿略带娇嗔地对我白了一眼。我猛的惊醒过来,冲了上去,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这次我买单,几位大小姐要喝点什么吃点什么小的随时伺候。你呀,教教我们学会滑旱冰,这是你的第一任务,别的么都好说。没问题,好歹我也滑了三年多了,为几位小姐服务是我的荣幸。


  旱冰场里暧昧的灯光,嘈杂的音乐,让人的神经不由自主的兴奋了起来。我们四人穿好冰鞋,站在了场地上。可可和娜娜滑冰还是有一定基础的,虽说滑的不是很好看,但是很稳健,只有雪儿没有什么基础,踉跄地滑了几圈,摔倒了好几次。


  我提议进行分组练习,可可和娜娜一组,雪儿和我一组这样大家互相帮衬一下可以提高的更快些。我轻柔地握住雪儿白皙修长的手掌,温柔地对她说:雪儿,别怕。跟上我,你绝不会摔倒。几圈下来,雪儿的手心微微地有些汗湿,我下意识地攥得更紧了生怕她会滑倒,雪儿开心地跟着我边聊边滑,耳旁传来了吴奇隆的"祝你一路顺风",我和她沉浸在这美好的境界中,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已不存在,只剩下了我们二个人。忽然雪儿脚下有些打滑身体疾速的身后倾斜马上就要摔下来,我被惯性带了下去,一下子压到了雪儿的身上,雪儿本已汗湿的胸部紧紧地贴上了我的胸膛,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乳房散发出诱人的处子幽香。在那一瞬间我能感觉到雪儿的心跳得很厉害,呼吸急促。我一把拉起倒在地上的雪儿,雪儿羞红了脸,白了我一眼说:"你呀,这样心猿意马的,怎么能滑的好冰呢?"是呀,有你这样的大美女在,我还哪有收思滑冰呢?我说道。雪儿深情地看着我,拿出了一张苏绣手绢,先擦了自己的汗又帮我擦干了额头和手心的汗,说:"这手绢送给你了,以后滑冰还用得着。"回到家中,我一个人躺在单人床上,小心翼翼地拿出雪儿送我的手绢,展开在面前,上面绣的是洁白了二朵并蒂莲,我把手绢轻轻地按在鼻子上,深深的吸了上去,那夹杂着雪儿香汗和香水气息的味道让我心驰神往,闭上眼睛脑海中尽是雪儿那如花的笑颜,银铃般的笑声,白皙的乳房,纤细的腰肢,丰腴的后臀,那一夜我梦遗了。


  意外的停电


  从那以后,我和雪儿的关系更加亲密了。因为是同桌,彼此聊天很方便,我们时常调笑在一起,有时也会涉及一些私密的话题,彼此间相互嬉闹,你捏我的手臂一下,我拍她的大腿一下成了家常便饭。高三的学习生活在紧张之余,由于雪儿的陪伴让我少了很多枯燥多了很多趣味。第二次模拟考前的一个晚自习上,同学们像往常一样写作业背资料,班里乱哄哄的,我和雪儿又嬉闹起来,那天她穿了一件V型领的粉色T恤衫,勾勒出秀美的身材,下面是一条花格子短裙,修长的大腿被浅紫色的连裤袜紧紧包裹,脚上随意地穿着一双红蜻蜓镶钻女鞋,更显出淑女的优雅与尊贵。我时不时地借和她打闹之机,在她的腰间,大腿上捏上一把,她娇笑着向我回应,一双粉拳打在我的胸前,好不开心快活。就在我们玩得正高兴时,忽然班里的电灯闪了几下,一下子熄灭了。这时班里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声音,有男生的怒骂声,有女生的尖叫声,有试卷掉到地上的声音,乱成了一锅粥。黑暗之中,真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这时我感到一双玉手悄悄地探了过来,像蛇一样的灵活,缓缓地撩起了我的衣服伸了进来,在我的胸前不停的摸索着,雪儿将头靠在我的肩上,湿润的的嘴唇一在我的耳边不停地吹着气,灵巧的舌尖挑弄着我的耳垂,我再也控制自己的情欲,我伸出右手环绕过她的腰间,直接将手滑进了她粉红色T恤的里面,不停地向上寻找着什么,是的,那是我垂馋已久的玉乳,机不可失,我触碰到了她乳罩的蕾丝花边,急不可耐地想从乳罩边缘探插进去,可是她的胸部实在伟岸足有C罩杯,那时的我懵懂无知不知如何将这可恨的布片去除,只好隔岸观火在她的右乳上揉捏,耳边传来了阵阵娇喘和一丝低沉的呻吟,你这小笨蛋,弄得我难过死了,雪儿在我耳边喃喃道。她伸出右手,在自己的后背处轻轻一勾,一下子就松开了背部的胸罩挂勾,二只丰满的乳房在里面呼之欲出,这下好了没有了胸罩的束缚,我终于如愿以偿,右手的三根手指轻抚住她乳房的乳晕周围,食指和中指夹弄着她粉嫩的乳尖,在我不停的拨弄下那蓓蕾早已充血挺立。"涛,你坏死了!"雪儿在我耳边娇嗔道。她呼气如兰,虽然声音细若蚊足,但在那时那地听了真是让人销魂,心旌摇荡。我感到自己的阴茎一点点的勃起了,涨痛火热的像一根烧火棍,好像有一股炎浆一样呼之欲出。我握住她纤细的左手,引导它来到了自己的裆部,雪儿心领神会小手一下子伸进了我的短裤里面,环绕着我的阴茎套弄起来,我竭力压抑着自己低沉的嘶吼声,因为这毕竟是在课堂上啊,周围虽然看不见但是其他同学是有可能听到声音的。这时雪儿趴在我耳边轻轻地说道:"涛,你也摸摸我好吗?"不由得我回答,我把手滑至她的腰间,花格子短裙因为被皮带捆扎得很紧根本无从下手,我便从她的裙下,沿着她的连裤丝袜沿着她的大腿内侧小心翼翼地挺进,慢慢地来到了她两腿中间的少女禁地。我的手掌隔着丝袜,在她的处女地轻轻地抚摩着,她轻轻地靠在我的身上,传来了阵阵颤抖,套弄我阴茎的速度也渐渐放慢了,我一不做二不休,用力抓住丝袜裆部薄弱的地方用力一撕,终于撕出了一个小洞,给自己开通了前往神秘地的道路。食指和中指沿着内裤的边缘一下子探了进去,那里一边的潮湿黏腻,已成为一片泽国。我伸出中指,轻揉地在她的阴唇上抠弄着,温热娇嫩的阴唇在我的爱抚下充血肿涨起来,雪儿在我耳边喘息得更加急促了,"涛,快用食指按我上面的小豆子,快啊,我受不了了。"我下意识地用食指在上面探寻,找到了她二侧阴唇上面的中间结蒂组织,原来这里就是生理卫生课学过的女性的阴蒂啊,我不停地在上面揉搓着,她的阴蒂越来越硬从阴唇包裹之中渐渐地挺立出来,雪儿和我都不约而同地加快了彼此爱抚的速度,就这样在紧张和刺激的套弄和揉搓中,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阴茎不住地抖动着射出了万子千孙,一股脑地全都射进了雪儿的手心里,与此同时她忽然双腿死死地夹紧我的右手,一股热流从阴道中喷涌而出,顺着我的手掌流进了我的袖管里,伏在我肩上的雪儿,紧紧地咬住了我的肩膀不由自主的战栗着,我和她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术刀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0 帖子: 81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