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巧玉是个少妇,粉红的脸蛋,身材高挑,而胸前那一对坚挺丰硕的乳房更是吸引了众多男人的眼光,让人无限遐思。


  巧玉和丈夫经营一间油漆店,因为她的丈夫原先也是一油漆工,后来有钱了,就开了这间店。巧玉的丈夫叫生树,古铜色的皮肤,像极了热带中的人,加上外表粗壮,使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欲望特别旺盛的家伙。


  生树的爷爷民国时曾经到过马来西亚,并和当地女子结婚,后来生下生树的父亲阿宏。阿宏的父亲带着年幼的阿宏回到了中国,马来亚的妻子并没有随他来到中国,改革开放后阿宏在广州见到了来中国探亲的母亲,才得知她已在那边另嫁生儿育女了,这是后话。


  生树的父亲阿宏因为头奇大无朋,所以被戏称为“大头宏”。大头宏虽说是做阿公的人,身体健壮,仿佛明用不完的力气。


  这一天,巧玉的丈夫生树去流沙进货,到了晚上打电话回来,说要等到第二天中午才能回家。


  夜已经很深了,外外面的街道上只有车辆偶尔经过的声音。


  巧玉冲完凉,喝了一杯睡前必喝的橙汁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起与丈夫平时的柔情蜜意,缠绵绯恻,看着自己高耸胸脯,虽然穿着睡衣,却遮不住那坚挺硕大无朋的乳房,粉色的乳晕,艳红柔嫩的乳头像葡萄一样。闻到了自己身上阵阵的肌香,不由心神一荡,把手伸进了睡衣,左手轻轻捻着自已柔嫩的乳头,右手在自己浑圆挺直的玉腿上一阵摩娑之后,开始用手指挑弄着自已娇嫩的肉瓣,口中发出轻微呻吟……正在巧玉迷迷糊糊之时,只听房门“吱”的一声轻轻被打开了,一个男人径直走到床前,只见这个男人双手隔着睡衣抚摸着巧玉成熟的肉体,紧接着两手伸进睡衣,手指夹住她那已经胀大的柔嫩的乳头,大力的搓揉着那对坚挺弹性十足的乳房。巧玉本已沉溺于自我安慰的忘我境界中,忽然之间有一个男人来搓揉轻薄,愈发欲火高涨。


  那男人见这样,淫心更炽,发出一声低吼,愤怒的大肉棒已快要把裤裆撑破了。他马上把房门锁上,立即跳上了订,脱光了两人的衣服,双手紧紧地搂住了巧玉,贪婪地在她的嫩滑嫩的肌肤上一寸一寸的抚摸着。他的嘴唇,也移到了巧玉的樱桃小口,把她的舌头狠狠的吸出来,不停的挑弄吮吸,像在品尝一道美味的佳肴,巧玉也没闲着,不仅双手紧紧地抱着对方,而还任由对方的舌头侵入自已的口腔游走探索。


  两条赤裸裸的身体,不断的蠕动,男人那粗大流滚烫的大肉棒,在巧玉娇嫩的阴唇上下不停摩擦着,肉洞的淫水越来越,连床单都沾上的一些。这时,男人的嘴唇从巧玉的小口上移开,着她那美丽的脸庞一路吻下来,她美丽的眉毛、眼睛,慢慢地吻到她那坚挺硕大的苏胸。


  他细细地舔着她两颗涨大艳红的乳头,不时用舌头在乳晕周围打滚,时而又用牙齿轻咬乳头,或吮或吸,不断挑弄。


  在品尝了巧玉两颗乳头的美味后,男人沿着往下舔。在肚脐眼一舔再后,男人把巧玉的的玉腿分开,只见那令男人神往的地方,已然是汪洋一片。两片滑润的阴唇,好像两朵含苞的花瓣若隐若现地一张一闭着,上面的阴蒂早已经充血凸起,阴埠上的细长的阴毛,黑油油地长在阴户上就如同地上种植了毛茸茸的草皮一样,因为淫水的关系,卷卷弯弯地遮盖在肉洞的外面。男人的中指缓缓地没入巧玉湿热的肉洞。


  “好紧。”男人不由得赞了一声,同时男人用拇指抚弄着阴蒂。


  “啊,嗯……”巧玉发出兴奋无比的呻吟。随着男人手指不断的抽插,她的胸前一双丰乳也不停的跳动。


  过了一阵子,男人拔出手指,上面附着巧玉透明,粘滑的爱液,看起来好像是由于在水中浸泡了太久一般,看起来皱皱的。却见男人嗅了嗅,闻着爱液的味道,身下的肉棒已像巨无霸一样。


  男人把手指伸到巧玉的的嘴里,让她张口含着,用舌头舔食自己的爱液。这时男人换了个姿势,男下女下,变成了69式,大肉棒刚好对着巧玉嫩红的樱桃小口,巧玉渐渐的张开了眼,见呈现在眼前的凶猛无比的大肉棒时,不禁是又爱又怕,竟张开湿洛洛的双唇,将巨大的龟头含入中,用舌头不停的上下舔着,那男人亢奋不已,低呼一声,竟将她的樱桃小口当成桃花洞,不停地抽插起来……而另一边,男人的动作也并没有停止。他伸长舌头,仔细的在巧玉被茸茸芳草覆盖的神秘地带仔细的舔弄着,舔了好一会儿,男人一口含住了阴唇顶端早已充血的阴蒂。
分享到 :
0 人收藏

2 个回复

倒序浏览
anthory  等级1 | 2019-9-11 11:17:11

儿媳的美体公公骑酥骨的感受埋心底




  由于上下均受到了男人越来越强烈的刺激,巧玉欲火高涨,血脉贲张,香汗淋漓,双眼紧闭双手紧紧抱住了男人的屁股,任凭肉棒直插喉咙。这时,只见男人把阴唇向两边撩开,把舌头伸了进去,狠狠舐着早已泛滥的肉洞,饥渴地吮吸着嫩穴里面的甘泉。


  男人突然从巧玉的口中拔出满是唾液的肉棒,换了个姿势,分开巧玉的一双玉腿,用手握肉棒,巨大的龟头抵住了阴道口,朝稚嫩的舔着塞了进去。也许是由于太大了,这时,巧玉感到了阴户一阵剧痛,神志一清,从高亢的情欲中醒了过来,慢慢地张开了眼睛。她低下头一看,龟头已经完全进入,她奋力挣扎,惊叫道:“你、你、爸,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是你媳妇”,原来那男人正是巧玉的公公大头宏。


  大头宏见巧玉清醒过来,赶紧用粗壮的身躯压住。两手抓住她的手,使她动弹不得。“自从我第一眼见到你,就很想干你,今晚真是天赐良机,赶上我儿子出货没回来,我在你的饮料里加了一片三唑伦,谁知药量不够,你到底还是醒了过来,也好,这样干起来更爽”。大头宏说着,腰部一顶,只听“滋”一声,他的大肉棒又进了一截,然后慢慢的向后抽出一点,又狠狠一插,凶猛的巨棒已经完完全全的塞进巧玉粉嫩的肉洞。


  “真是他妈的紧。”男人也不知是赞是骂。


  “哦,不要……”虽然有淫水的滋润,但疼痛还是使巧玉哼了一声咬紧了牙关,这感觉简直就像是被巨大的活塞强迫的打入两腿之间。


  “太大了吗?你马上就会习惯的。”巨大坚硬而滚烫的肉棒在巧玉紧缩的肉洞里来回冲刺,大腿间充满了压迫感,直逼巧玉的喉咙,连呼吸都觉得很难。巧玉开始不规则的呼吸,巨大的肉棒碰到子宫壁上,强烈的刺激从下腹部一波波涌来。她吃惊的发现从子宫竟使自已产生了莫名的性亢奋,自己也不敢相信强奸下的乱伦有这样强烈的快感,感到很恐惧,但她公公的大肉棒就像一根巨大的铁杵一抽插着,使她的脑神经麻痹,一片空白,只能本能地接纳公公越来越激烈的抽插。


  随着抽插的加快,巧玉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那一丝本有的恐惧已经不见了,紧紧的抱住了公公壮硕的身体。


  大头宏这时露出了笑容,他把头伏下去,用口含着巧玉胀大的乳头,一拉一放,时而用牙咬。而那坚挺的丰乳也随之跳动……大肉棒直进直出,塞得巧玉好不痛快,阴唇的嫩肉也被翻了开来,带出了泛滥的淫水。


  巧玉此时已处于情欲的高潮,不停地扭动浑圆雪白的大屁股,而她的公公的手也没闲着,不断的搓揉她胸前坚挺肥硕的乳房。


  大头宏忽然停了下来,拔出肉,把巧玉的身子反转过来,让她跪在床上,浑圆的肥硕雪白的大屁股颤颤的高高翘起,公公一把扶着巧玉的丰臀,一手握住大肉棒,对准温润的肉瓣口,“滋滋”一下,自后面钉了进去。


  “啊……”巧玉极度兴奋。


  巧玉像只小母狗般趴在床上,公公像公猪般压在巧玉雪白滑腻的背上,大肉棒深深的塞入。


  由于是从背后干,每一次似乎都有已插到了子宫壁,巧玉淫乱的叫声一下比一下响,使空气中充满了淫靡的气氛。巧玉的神秘地带在公公的面前毫无保留的展露出来,被公公尽情的享用。公公的手从巧玉的身下伸过去,握住了她的坚挺肥硕粉嫩的大奶子,手指夹住艳红的乳头毫不怜惜的搓揉着,洁白坚挺肥硕的雪白大奶子上面满是手的印痕。


  因为鲜红粉嫩的奶头被公公的手指掐捻着,巧玉发出痛苦而又极度满足的淫浪叫声,身体随着公公的抽插而不停颤动,浑圆粉嫩的雪白大屁股迎合着一抬一抬。


  公公时而停下,时而抽插,令得巧玉获得了极大的满足,终于发出了:“爸爸,别停,快啊、快……”


  “乖儿媳,你真是很爽,想不到你的屄这样紧啊,好舒服!我肏死你……”


  “爸,爸爸,别停、我也好舒服啊……啊……”


  大头宏不愧是中马混血,性功能真是一流,但就在这时,他突然把大肉棒从肉洞抽出来。


  “不要。”巧玉正被干得四肢无力,见拔出肉棒,以为他要射了。


  只见公公躺了下来,大肉棒依然金枪不倒,双手把巧玉的身体反转过来,面向自己。巧玉配合地双腿分开,蹲跨在公公身上。


  巧玉抓住了公公又硬又热的大肉棒,在自己的肉洞口磨蹭了几下,“滋”一声,直塞肉洞。巧玉开始一蹲一蹲的上下移动着自己的大屁股,公公的大肉棒则在洞中一进一出,巧玉已是香汗淋漓,豆大的汗珠自身上滴落。这时,巧玉趴下身去靠在公公身上,把嘴巴凑上公公的嘴巴上,舌头伸入了公公的口腔,两条舌头开始互相游走逗弄,弄得两人脸上满是口水。
anthory  等级1 | 2019-9-11 11:18:11

儿媳的美体公公骑酥骨的感受埋心底




  巧玉已经快要达到高潮,身体开始乱抖,发出凌乱的呻吟。公公把巧玉推下去,让她仰睡在床上,分开她的双腿,往上一拉,再往下一压,把巧玉的腿直压到她的脸上,使得巧玉整个人成了“U”字型。浑圆的肥硕的雪白大屁股被高高抬起,饱满的阴户露出了粉红的腔肉。大头宏没有丝毫停顿,大肉棒猛地一下狠狠地钉入两腿之间的肉洞。


  公公的动作飞快的抽送着,巧玉的嘴里也发出“嗯嗯哼哼啊啊”的声音,双腿发软,两眼发黑,快要失去知觉。“啊,我、我不行了。”巧玉全身僵直了起来,那是高潮时征兆,美丽的脸孔朝后仰起,满是汗水的硕乳不停的抖动。大头宏也达到了高潮,身体一阵激烈的抖动,大量的精液不断的射入巧玉的体内。


  大头迅速抽出了大肉棒,接着把龟头拿出来放到巧玉的嘴边,上面还附着白色的精液。巧玉刚想转头躲开,却被公公一只手有力地紧握住下巴,只好张开嘴来,被公公的大肉棒插到口里,公公在巧玉的嘴里抽插着挤出最后几滴精液。巧玉用舌头为公公大头宏清洁完大肉棒后,公才把肉棒抽出来。


  第二天,巧玉的丈夫生树终于回来了。但巧玉把不敢把昨天晚上的事告诉他知道,因为知道生树的脾气很火爆,如果告诉他,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巧玉准备让这件事永远埋在心底。但事情却没有像她想像中那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nthory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3 帖子: 58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