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乱伦文学] 淫荡的母亲被驯服

2018-12-17 08:25
7592

           已经回来三四天,安莎的精神还是不好,经常发愣,总是显得魂不守舍的。


  她的脾气本来就不好,被救回来后,更加暴躁,已经有三个头目被处罚过,所犯的却都是十分不值一提的错误。没人敢说她,毕竟被劫持那么久,差点不能被救回,而且又听说了她两个女儿在救她时候的举动,大家也都能猜到一点她心中的愤怒。莉莎这几天过得也很忐忑,作为强者为尊的罗刹部落头领,她本质上与母亲安莎,姐姐斯金娜并无区别,都是重利益,淡漠亲情的。只是,平日里自己太过显露,这次又过于明显的露出要将母亲和姐姐置于死地的意思,所以,才会在部落中遭到冷遇。她更清楚,姐姐斯金娜也对母亲的统治权早有觊觎,只是碍于母亲的强横实力,才没有付诸行动罢了。


  「什么?你说你被安莎俘虏了?她跟你说了些什么吗?」冷月大头领回来了,成功的和云部落联姻后,月亮部落暂时没有了后顾之忧,他正一门心思的只等着和罗刹部落来个决战。可刚回来,就得知羽被安莎擒获,然后逃脱的消息,便赶紧来找羽。自己是大头领捡回来的,大头领对自己也很好,各种打猎技巧,搏斗技巧,都是大头领亲自教给自己的。可不知为什么,自己总觉得跟大头领不怎么亲,总觉得大头领对自己也是表面上的亲密,远不及沙曼长老跟自己更亲近。也许,是因为大头领作为部落之长,要刻意显得自己冷酷严肃一点,而自己却是自从记事开始便成天待在沙曼长老处,才会有这样的现象吧。


  可没想到大头领上来不问自己是否受伤,也不问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只问安莎跟自己说了些什么,让羽的心里总有些别扭。「她没说什么,」虽然有些不舒服,可羽还是认真回答了大头领的问题,「她本来说要用我祭祀,可我趁她们夜里睡觉,打翻了看守,跑了回来。」他把自己回来的经过说了一遍,但却没有说自己和安莎之间发生的事情,只说是安莎追击自己,被自己暗算,擒获的。听他说完,冷月进而追问道:「她俘虏了你,跟你应该近处见过,没有说你……说你的长相之类的?」奇怪冷月说话磕磕绊绊,羽说道:「她说我的长相很像罗刹部落的人,不像月亮部落的人,然后问我属于哪个家族。」「你怎么说的?」冷月的追问让羽心头越发的不舒服,但还是说道:「我就说是大头领捡回来的,而沙曼长老说,我是天神赐给罗刹部落的勇士。我没有家族,但只要再立几次功劳,就可以成立家族。」


  冷月还是有许多不解之处,比如说,以安莎的残忍,祭祀用的俘虏,多数都是当天就被杀掉,连夜摆好祭坛,第二天再举行仪式的其他部分。当然,也有俘虏比较多,或因为其他事情来不及当时杀的情况,所以,他虽然有些疑惑却也还是相信了羽的话。


  「大头领回来了,刚才他问过你逃回来的经过了吧?」看着闷闷不乐坐在自己帐篷里的羽,沙曼长老温和的笑着,说道:「他是部落的大头领,考虑事情要比别人多,不是怀疑你。」「可我心里很难过!」羽垂着头,抱着双膝,孩子气的说道:「他只问我安莎和我说了些什么?还问我,安莎是不是说我的长相之类的话,就是没问我有没有受伤?怎么被抓住的!连夸赞我机智勇敢的逃回来的话都没有。」长老摇头笑着,说道:「你太孩子气了!再说,你也确实没有把事情都告诉他啊!」忽然他脸色变得严肃,说道:「但有些事情你确实该小心一点了!」羽被他说得一愣,沙曼长老道:「安莎从来是个恩仇必报的性格,你差点将她抓回来做自己的女人,这对于她来说是从未有过的大败。而你说的,她两个女儿对她应该也是不服气的,她为了树立威望,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此将你击败!如果你再被她打败,恐怕她都不会再让你有逃的机会!」「那我该怎么办?」从小,羽对于沙曼长老就十分信任,甚至可以说是依赖。


  他的秘密都会告诉长老,这可不仅仅是因为欺骗长老会被神惩罚,而是无比的信任。这次他从被抓,到与安莎交欢,趁机俘虏安莎逃回,到河边功亏一篑,整个过程他都是毫无保留的跟长老说了的。所以,当听长老说,安莎恐怕会找自己报仇,他下意识的问起了长老。「其实,你应该知道,很多时候,战斗的胜负并非只源自于力量,用智谋可以更容易的获得胜利!」看羽还是不太明白的样子,他只有说道:「安莎的女儿不是已经显露出要借你之手,将安莎置于死地吗?早听说过安莎和自己的两个做首领的女儿关系非常不好,我想,这次她的一个女儿暴露出来,那么安莎肯定会想除掉对她不忠心的女儿。而她的女儿肯定也明白自己母亲的脾气秉性,也会进行防范,很可能是要对自己母亲下手。你这次回来,大头领应该会让你领一队战士,成为一个头领。只要罗刹人知道这件事,安莎的女儿们该会主动找你的。」羽似乎明白了,虽然还有些不懂的地方,可他也没有再问,他知道,沙曼长老如果觉得不该告诉自己,是绝不会说的,需要自己琢磨。
分享到 :
0 人收藏

2 个回复

倒序浏览
llguaisa  等级1 | 2018-12-17 08:26:26

淫荡的母亲被驯服




  为了奖励羽的战功,书迷们都在 得得撸上看小说!虽然被俘虏可自己逃回来,而且战场上还杀掉了罗刹人很多战将,大头领冷月宣布,羽为头领,将战死的一个头领的部众划拨给了他。


  为了庆贺,月亮部落的人们载歌载舞,喝着珍藏的美酒,吃着新采摘的果子,新捕获的猎物,到了很晚才陆续睡倒。羽有了自己的帐篷,作为头领,他平时还是要和大家一起出去打猎,但已经不用像过去那样,漫山遍野的跑,甚至离家很远的去追踪猎物。不过,他还是喜欢出去,年轻人闷在部落里无所事事,实在是太难受了!「头领,那边有鹿群经过,我们去打鹿吧!」鹿,羊,牛,等动物都是身大肉多,猎到一头,除了将头送给沙曼长老,后腿送给冷月大首领外,其他部分足够自己这个小部族里的人们好好吃一顿的。相对来说,牛太大一些,而且逼急了会反击,所以捕捉难度较大。倒是鹿和羊,比较好抓!


  「走吧,都打起精神来,多抓几头,咱们过冬的肉就有着落了!」虽然现在天气还很热,可树上的果子已经快要到完全成熟的时候,而果子成熟后不久天气就会迅速转冷,所以,过冬的食物要现在就开始准备!派一个年纪小的回去报信后,羽一马当先,八个战士随后跟着,很快他们就到了正在漫步闲逛的鹿群不远的地方。羽找了一块周围都是杂草的大石头,带着众人藏在了后面。「这群鹿很多,而且也很肥,咱们真是好运气。」羽指着鹿群说道:「你们两个人,从那边绕过去,看我这边只要一动手,你们也出手,明白?」两个人点点头,然后拿着标枪弓箭,悄悄地奔向鹿群侧面。「你们三个,从那边,沿着河边草丛,过去,埋伏在河边,我一动手,你们也动手,专门杀喝水的鹿还有旁边的羊也可以。」三个人也拿着武器,按照他的安排去了。


  「你们三个要做的事情最重要,你们要绕到那边山坡上埋伏!一会儿我们动手后,鹿群肯定会往那个方向跑,你们最后截杀,能杀多少就杀多少!到你们那个方向的鹿已经被惊吓到,所以,你们决定着咱们最大的收获!」三个人也绕过去埋伏。羽也有些紧张,这一下子要是抓到十头以上的鹿该多好?自己这个新头领一上来就给大家带回这么多猎物,那可真是件荣耀的事情!忽然,他看到大河,心里猛地一颤,自己忽视了一个问题,这里已经是部落和罗刹部落领地交界,罗刹人可别过来找麻烦才好!不过他也就是一想,这个念头就被抛到了一边。看三头鹿吃着草,一边吃一边靠向自己这边,终于,到了自己标枪投掷范围内。羽冷静的想了想,却没有投出标枪,而是轻手轻脚的靠近了些,然后站到高处,先是连续向下面的鹿投出两支标枪,接着也不管是否击中目标,抓着长标枪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一头鹿跳了下去。「嗞……」标枪尖正好刺入鹿的脑后,一下子贯穿而入,一头高大的鹿被顺利杀死。而他抛出的两支标枪,一支戳穿了鹿的脖子,一支将另一头鹿的前腿戳中,虽然没有当时倒毙,却也跑不快,迟早要被抓住的。


  羽动手了,其他人也依照先前的安排动手,鹿群夹杂着其他动物们,被吓得一会儿逃向这边,一会儿逃向那边,最后选择了逃向靠山的方向。羽兴奋的和其他几个人一起追逐着猎物,刚才只是随便一看,至少有七八只鹿被打倒。再抓几只,好好让大家高兴一下!在追逐过程中,偶然他注意到一头鹿,明显比别的鹿更大,而且奔跑中也显得傲气十足,应该是头鹿!羽想抓这只头鹿,这只鹿大,一张皮至少可以做两件衣服!而且,能抓到头鹿的人,都会被视作勇士!头鹿速度快,而且力气大,十分灵活,最后的截杀也没能抓到它!但羽却不气馁,他背着弓箭却就是不用,他要亲手抓到这个具有挑战性的猎物!书迷们都在 得得撸上看小说!


  渐渐地,动物们能逃的都逃了,连鹿群中的其它鹿也都跑到了远处观望。唯有头鹿,似乎也故意跟羽斗气似的,左躲右躲的,一边躲避羽的追击,一边就是不肯跑远,真是气死人。猛地,羽改变了战术,他不再单纯的追击,而是走直道,逼迫头鹿改变奔跑方向,渐渐地,鹿被逼得逃到了河边。旁边人看出羽是故意要独自抓到这只鹿,也就都不出手,等部落其他人来了便开始搬运猎物。看鹿被逼到河边,站在水里看着岸上的羽,羽咧嘴笑了,他举着长矛,一步步逼近准备给鹿最后一击。突然,鹿发怒了!低下头,犄角朝前,奋力的向羽冲过来,羽措手不及,躲闪几下竟然反而被鹿逼到了河水中。看岸上的人似乎在笑话自己,羽多少有些挂不住,他愤怒的迎上在前冲的鹿,抓住鹿角,跟鹿较力起来!都折腾了半天,人和鹿都有些累了,可又都不肯服输。猛地,羽一压鹿角,身体向上一翻,竟然骑到了鹿背上!头鹿勃然大怒,又蹦又跳的企图将羽摔下来,可羽死死的抓住鹿角,双腿也夹紧鹿的身体,跟它僵持着。鹿急了,跑向河中间,岸上其他人大惊,羽却大叫:「你们回去,我抓了它再回去!」没办法,头领发了话而且又知道他的实力,于是,岸上的人们都带着猎物返回了营地。
llguaisa  等级1 | 2018-12-17 08:27:26

淫荡的母亲被驯服




  河里的一人一鹿还在较劲,渐渐的到了河中间,鹿已经无法踩着河底行走,只有游了起来,驮着羽游向河对岸!在河水里,鹿固然不再猛力摇晃,羽也不死命较劲,都明白河水里折腾的危险!不一会儿,鹿游过了河水最深的地方,它费力的走上岸边,不是不想抛下羽,是实在没有力气这么做……但羽却看准时机,从背后抽出匕首在鹿脖子上一割,鹿吃痛,跑了几步便软倒在地。身体还在抽搐,但肯定是活不了了!


  羽也累得气喘吁吁,他趴在鹿脖子上,用力的吸鹿血,很快,健壮的雄鹿就无力的抽搐几下,咽了气。已经缓过些力气,羽开始处理猎物,他的动作非常麻利,不多时,就把鹿皮剥了下来,摊在一旁地上。又将鹿肉大块切下,将附着许多肉的鹿骨分成大块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旁边山崖上有个洞,他敏捷的爬上去查看了一下。原来是个废弃的兽窝,虽然有点脏,但却很干燥。他将鹿肉鹿骨等用鹿皮包好,背了上来,挂在洞顶。将鹿皮摊开,挂到山洞外面石壁上晾晒。天已经黑了,看来今晚要住在这里了!但就在他收拾好山洞,准备生火睡觉时,外面忽然传来马蹄声!羽一下子警觉起来,这里是罗刹部落的领地,很有可能是他们的战士到这里来巡逻!


  一手握刀,羽悄悄的来到洞口,发现下面河边一匹马正在吃草,有个人却在水边试着水,看来是要洗澡!「是个女人!」羽的目力非常好,所以,射箭时候也非常准。借助月光,他清楚的看出,河里的是个女人!「难道是安莎?」无论是罗刹部落还是月亮部落,马匹都是非常珍贵的,即便是战士,也只有少数人,在作战或巡逻时候可以骑马,小一点的部落首领都没有自己的专门坐骑!这个女人的头发反射着金色光泽,身材上也很像安莎,难道是她来洗澡了?想到在安莎帐篷里做爱时的快乐,羽就忍不住身体发热。再想想她那肥大的奶子,圆硕的屁股,肯定很会生孩子!想到这里,羽又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别人跟随安莎后,他拿起了旁边晾着的鹿皮,又捡起一条鹿筋,悄悄的,迅捷的溜出山洞,下了山崖。安莎已经开始向河水深处游去,趁着她背对自己的工夫,羽蹿到了河边一块大石头后面,安莎的腰裙和遮胸都放在了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llguaisa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0 帖子: 65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