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意淫强奸] 绳缚娇娃6

2015-4-4 23:15
8640

        八、戏虐双姝(上)

         

          "陈东,你流氓。"田佳佳在我手下急剧扭动起来,虽然她功夫很不错,力

        气也不小,奈何手脚被紧紧束缚反弓的身体哪能使出力气。几番挣扎下来,小妮

        子还是只能委屈的保持着反弓的躯体,"小芸姐,快帮我解开。"

         

          "佳佳,没事的,不是说好我们一起玩的吗?"卫芸的声音还是温温柔柔的。

         

          "乖佳佳,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好,芸芸想帮也帮不了你。"此时我已经把卫

        芸双手在后绑在了一起,扭头对佳佳说。这一转头就差点转不回来了,扎在田佳

        佳背后的浴巾早已松开,浴巾卷在腰上露出白白嫩嫩的翘臀,深深的沟壑中有条

        紫色的细带。乖乖,美女穿的是T 裤,整个臀部完全暴露在外,深沟中紫色的裤

        带格外显眼,比全裸更加勾人魂魄。

         

          卫芸轻扭得身体撞醒了我,佳佳的诱人姿态好像也引诱了她,嘴里也发出了

        微弱的哼声。我提起捆绑卫芸双手的麻绳,高高提起压过两肩在胸前锁骨处打结,

        然后往下在胯下系了两个较大的结,分别压在两个洞口,余绳在腰部环绕两圈系

        牢。这样,卫芸的双手就被高高吊在后背上,由于绳子和洞口的绳子是一根,随

        着高吊在背后的双手自然下坠的力量会不停的刺激那两个最敏感的部位。

         

          卫芸的眼睛已经升起了些情欲的水雾,俏脸红的娇艳欲滴。我拥抱着她动人

        的身体,轻吻了一下她的嘴角,给了她一个信任的目光就拉开了白色的浴巾。卫

        芸啊的一声惊呼,弯下身子跪了下去。我也蹲了下去,捧起卫芸的头重重的吻上

        她的小嘴。虽说我还是个初哥,接吻还是有些经验的,先轻轻的舔吸了一阵小嘴,

        在慢慢而有坚决的用舌尖敲开了卫芸的牙齿,和里面的小信子捉起迷藏。卫芸紧

        闭着双眼,呼吸越来越急促,终于吐出舌尖和我纠缠在一起。我感觉到卫芸的热

        情,也更加热烈的回应着,她的身子似乎都在轻微的颤抖。

         

          "喂喂喂,你们两个亲热够了没?"田佳佳很不满的叫起来。

         

          我扶好卫芸在坐在田佳佳旁边,卫芸脉脉含情的看着我,两个人的眼里都有

        些火星子在闪耀。是该收拾下田佳佳了,每到关键时候都打断我们的情绪。

         

          我已把抱起田佳佳来到单人沙发,却不知道该怎么放下去了。被倒攒着捆绑

        的样子在单人沙发上没法放置,田佳佳虽然身体柔软又有功夫,这样久了还是很

        难受的。我想了想,一个电脑上曾经见到过的样式冒上来。我先把天佳佳放下,

        把她的头放在扶手上,然后稍微放松了后面连接手脚的麻绳,先把左右脚的大腿

        和小腿紧紧捆绑在一起,然后抱正身子,让她坐上沙发,此时我才解开连接手脚

        的绳子,抓紧捆手的麻绳从胯下绕到身前,使劲拉紧后在乳---房上下各系了两圈

        在背后系牢,这样田佳佳双手搭在肩后的双手一动不能动了。在取了根长绳子把

        田佳佳上部和沙发捆在一起,余绳分开从扶手边系在左右膝盖上。

         

          一直不把我放眼里的田佳佳在我捆绑时哼也不哼,很是顽强的样子,此时被

        双腿大开一副屈辱的样子还是有了些娇羞,低着头一眼也不敢再看我。因为双手

        被从后面拉的很紧,细细的麻绳深深陷进T 裤那片小布中,黑中带黄的几丝柔毛

        飘露在外,胸前被迫挺出,高高的山峰上两点晶莹的露珠微颤颤的,配合一张娃

        娃脸实在引入犯罪。

         

          "嘿嘿,佳佳,你不是很顽强嘛,你要是求我呢,我可以考虑不计前嫌。"

        我故意这样说着,明知道好强的田佳佳还没到屈服的时候。果然,田佳佳哼了一

        声"色狼,你做梦。""好,看你有多坚强。"我爱怜的双手抚摸着那对颤抖的

        玉兔,从包中取出了皮鞭。

         

          "你敢。"田佳佳看见皮鞭有些急了。

         

          "啊,你、你不要伤害她,你说过的。"卫芸也有点慌了,挣扎着从沙发上

        站了起来。

         

          我回身瞪着卫芸走过去就是一鞭,严肃地说"对主人说话要用请字,每次开

        头必须先交主人。"其实这皮鞭是散开的,打在身上并不是很痛。

         

          卫芸和我对视了几秒,可能感觉皮鞭打的不疼,或者是被我威严的样子吓住

        了,低下了头"主人,对不起,请主人惩罚吧。"

         

          "就这样站着吧,一会在惩罚你。"回到田佳佳身边,拿着皮鞭轻轻地在她

        乳---。尖上转动起来。女孩身体扭动起来,丝丝凉意的皮鞭摸索在最脆弱的地方,

        又酥又麻的感觉刺激的女孩再也保持不住冷傲的样子。

         

          "啪"的一鞭抽在上,"这是你两次打我的处罚,"啪"的又是一鞭,"这

        是你一贯顶撞我的处罚。

         

          由酥麻突然转为疼痛,田佳佳轻哼一声,身子扭动的更快,但还是咬紧着小

        嘴不肯求饶。

         

          "你要是听话呢就会很享受的。"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田佳佳娇嫩的身躯,

        感受着弹性十足又细腻的皮肤诱惑的说。

         

          田佳佳紧闭着双眼不出一声,全力抵抗着我的攻击,全身隐隐泛出红色。看

        来小妮子很享受我的爱抚,我双手慢慢往下,移走在胯下。田佳佳忽然挺动着下

        体疯狂的摆动,"不行,不要动那里。"明明已经情动了,还在坚持着自己的底

        线,看来她还没有做好接受我的准备。

         

          拿了块丝巾蒙上田佳佳双眼,"呵呵,你自己考虑考虑,我要疼疼小芸芸了。"

         

          卫芸在一边早已看的双颊通红,还是尽量保持着站立的姿势。"芸芸,你看

        看今天月色多好,咱们出去转转。"我用的肯定句,没容她反对,拿过卫芸白天

        穿的银白吊带裙帮她穿上,在披上白色网眼小褂遮挡肩头的绳子。我仔细观察了

        一下,夜晚的灯光下不仔细看是看不见绳索的,只是卫芸一弓身的话,系牢的绳

        子就松懈下来,还是技术不熟练啊。仔细翻了下包,里面居然还有双12公分的黑

        色高跟,不知道是她们谁带的,真不明白出来旅游带这么高跟的鞋干什么,不过

        此时正好为我所用。

         

          帮卫芸穿上高跟鞋,在用了条短绳把双膝绑在一起,卫芸就只能挺直着站立

        了,稍往前弯腰就失去重心,这样迈着小碎步不断调整重心的身体自然使得连接

        着手的绳结随着走动不停的刺激敏感的两点。在给她带上红色的项圈,链子拿在

        我手上我们就出门了。

         

          卫芸一直都没反抗,有过一次暴露经历的她没有多慌张,又经历了昨天那段

        经历,知道我会保护她,不会真正让她受伤害。因此也就由得我牵着出门了。

         

          秋日的十一点多已经是很晚了,旅游下来的人们一身疲倦都已睡觉了,一直

        走到吧台都没有一个人。吧台的小姐埋头正在盘整账簿准备睡觉,我们简单的说

        了下要去院里转转,"好的,先生你们随便玩啊,院里的大门锁了的,你们只能

        在院里玩啊。我马上要睡觉了,这楼一直开着的,你们什么时间回来都可以的。"

        小姐只是瞄了我一眼,根本没注意我后面的人就低下头继续着盘点,随口告诉我

        们这的规矩。"好的,小姐,你休息吧,我们就在院里转转,一会就回来,你不

        用等我们的。""那好啊,你们自便啊。"想来小姐这种事看多了,以为我们和

        别的情侣一样去外面打野炮,收拾着东西头也没抬。

         

          深秋的夜色中,牵着绝美的佳人,只是想想前几天还如梦中女神一样女孩像

        奴隶一样驯服的被皮套牵着,身体心理都是莫大的满足。"芸芸,跟着我高兴吗?"

         

          "我很高兴,主人。"卫芸还是温柔细细的声线说。

         

          "就这样被牵出来,不怕被人看见?"

         

          "怕啊,"

         

          "哦,"我有点好奇她的心理,"没想过我是坏人或者利用你?"

         

          "想过,主人。我知道主人不会的。"

         

          "为什么?"我们真正的接触也就是这两天,我很想知道卫芸为什么这么确

        定我不会真正对她们不利。

         

          "主人,我可以讲真话吗?"卫芸看着我的眼睛,自己眼里也发出明亮的光

        芒。

         

          "你说。"我心里越发好奇。

         

          "其实,第一次见主人我就知道主人是好人了。"看我没说话,卫芸继续说

        着:"第一次在房间被你发现秘密时,主人好像比我都还紧张,两手都不知道往

        哪放了,解绳子都不敢碰到我身体,那时我就觉得你是个好人,还是个没怎么见

        过女人的好人。"

         

          我脸上有些发热,被人看成雏,也是啊,仅凭这一点就把自己交出来还不够,

        我等着卫芸继续说下去。

         

          "后来,主人到我们房间发现我和佳佳的事,还是没有强暴我们,虽然主人

        当时蒙着头,我已经有点猜到是主人了。在被我们发现就是主人拍的照片时,你

        只是夺路想逃,并没有想以武力欺负我们,那是我就确定你是个好人,还是个很

        可爱的---小男生。"卫芸说道小男生的时吐了吐舌头,娇腆的看着我。"本来以

        为和主人的缘分结束了,没想到主人还留有我们的照片,在接到要挟电话时我们

        当时很慌,在电影院终于见到主人了,确定不是其他坏人在要挟我们,我真的松

        了口气。

         

          原来一开始卫芸就把我看穿了,还把我当成个小男生,我这个主人还有什么

        威严,我紧了紧链子,拉着卫芸加快了步伐,装出冷淡的声调"怎么和主人说话

        的,我对你是不是太好了?"

         

          "啊,没有啊,主人。"被拉的跌跌撞撞的卫芸踹息着说,眼里藏在掩饰不

        住的笑意。

         

          "谢谢。"对自己的奴隶不用这么客气吧,本来就是她的荣幸,不过我还是

        说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l69189368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0 帖子: 53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