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迷情校园] 清冷月光下燃烧的欲火

2020-4-25 10:49
4294

             月光洒进房内也洒在安雪儿白皙的娇躯上,一阵凉风轻轻吹过,但她并不觉得寒冷,因为她正被欲火燃烧着。


  「啊……不要……我不行了……」她皱紧眉头承受不住地喊出声,娇美的小脸上已泌出了点点细汗。


  一双黝黑的手分别用力地挤压着她的丰乳和翘臀,男人的身躯覆盖在她身上不停地律动着,每一次的撞击都顶进花径最深处。


  安雪儿着迷地感受着他的坚挺在小穴里不停地摩擦进出,而她的双腿则紧紧地夹在男人的腰部。


  突然,男人撞击的角度变了方向,快速擦过她细嫩的穴壁,直冲那令她疯狂的一点。


  「啊——」她完全忍受不住地尖叫出声,小穴像小溪一样分泌出大量爱液,并强烈地收缩着。


  男人似乎很得意,又更猛烈地撞击那一点,而且也更加用力地进出小穴。


  「停、停下来……求你……」她的身体已承受不住连续太多次的高潮,可是覆在她身上的男人似乎不想放过她,抓起她的双腿跨在肩上,然后硬塞入一个枕头在她臀下,好让坚挺更容易插进狭窄穴口。


  他像蛮牛似地撞击湿润的花穴,身上的汗水滴落在她雪白的小脸上,男人受诱惑地俯下身伸出舌头舔着她脸上的汗,而下身仍是不停地鼓动。


  在这寂静无声的夜里,可以清楚地听见肌肤撞击的声音,再加上安雪儿克制不住地娇吟及他的喘气声,使得这房内显得格外暧昧。


  突然,他抓下肩上的双腿用力地拉开,双手抓紧她的臀瓣将她拉向他巨大的灼热,一下比一下深入进击,才抽出便又马上刺进去,让安雪儿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


  安雪儿迷乱地摇头,他次次都顶上了她的子宫,而这也是她在快陷入昏迷前的最后印象。


  终于,他在最后一次的撞击中,在她花心深处喷射出火热的精液……男人抽搐地倒在她白嫩的娇躯上,然而他的巨大却像不想抽离似的,仍然栖息在她的幽穴里。


  不一会儿,他撑起身捧住了安雪儿的小脸,仔细地看着她精致美丽的脸蛋。


  浓密的睫毛像一排小扇子覆在圆圆的大眼上,小巧挺立的鼻子和粉嫩的菱嘴,再加上雪白无暇的柔嫩肌肤,组合成了他最爱的小脸,还有,她那非常有料的身材,着实让他不由自主地变成了淫兽,想彻底地占有她的全部……想到这儿,他觉得自己又开始坚硬了起来,忍不住想唤醒她再做一次。


  「雪儿……起来……我的小雪儿……醒来吧!」温柔的声音轻轻地呼唤着……第一章


  「雪儿……起来……雪儿,你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雪儿,你给我马上醒过来!」看着自己的爱女仍好眠地睡在床上,钟媚怒火上升地伸出玉腿,用力把她揣下床。


  「哎呀!」安雪儿倒在地毯上揉着摔疼的小屁股,看到眼前成茶壶状的老妈,还有点搞不清刚才在耳边温柔呼唤她的男子,怎么变成了有点……喔……不!是非常生气的女人。


  「你这个死小孩,为什么都不自己起床?可怜我一大清早就要起来叫你,还要忍受你冷漠的对待。鸣……我真是歹命啊!」一想到她丈夫因为要她叫女儿起床,而冷落了她一晚,她就对一睑无辜的女儿更加气愤。「哦——妈咪,我睡着的时候能对你多热情?而且就算不理你,你也不必踢我下床吧!」安雪儿揉揉眼,无奈地看着眼前漂亮得像明星的妈咪,这才了解自己又作了一场激烈的春梦。


  没错,是「又」作了一场!她最近几乎天天都与同一个陌生男子做爱做的事,想起来真是令人脸红心跳。


  「你这个不孝女竟然敢顶嘴!告诉你,要不是你爹地求了我好久,老娘我才没那个闲工夫来当你的人体闹钟呢!


  害我睡不足美容觉……呜……我好可怜喔!来叫你起床竟然还被你嫌弃!」本来还想尽情开骂的钟媚,在瞄到丈夫昂扬的身影后,马上装起小可怜。


  「媚儿……」安学贤果然走了进来。


  「达令!雪儿嫌弃我,不喜欢我叫她起床,你以后不要再叫人家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了啦!」钟媚奔进丈夫的怀抱,在他怀里撒着娇,跟刚刚泼妇骂街的模样有天壤之别,此刻的她美丽娇弱得令人想要好好呵护。


  「是吗?媚儿委屈你了。今晚我都听你的,好不好?」安学贤小声地在娇妻耳边说。


  钟媚露出娇羞的模样,把脸靠进丈夫健硕的身子里,呵呵笑着。
分享到 :
0 人收藏

4 个回复

倒序浏览
hqingxi  等级1 | 2020-4-25 10:50:35

清冷月光下燃烧的欲火




  「来,别跟小孩子呕气,我们下楼用早餐。」说着,他便挽着妻子离去,但出房门前,还乘机转头向女儿眨眨眼。


  「雪儿,快点准备好,还要参加开学典礼呢!」「是,爹地,我马上就好了。」安雪儿看着相偕离去的父母,猜到了昨晚爹地必定是拿她开学为理由,要妈咪早早睡觉,不要做爱做的事。难怪妈咪会欲求不满,拿她来发泄!


  她快速整装出门,不想错过校车,虽然家里有司机,但她不要太过招摇坐名车去上课。


  开学第一天,班导师交代了一些事、发了一些资料后,便让学生们自由到社团活动。


  「安雪儿!书包整理好后,到老师办公室来一下。」江老师对正在收拾书包的安雪儿说道。


  「哦!好的,我马上过去。」虽然有些疑惑,但安雪儿仍是顺从地答应了老师。


  「咦?老江叫你做啥啊?」好友徐小灵不解地皱眉。


  「我也不清楚。」


  「要不要我陪你去壮胆?」


  「不用了,你去舞音社吧!你可是台柱呢!」安雪儿体贴地对一向对她照顾有加的好友说道。


  「你这个小狗腿,好吧!那明天见罗!」艳光四射的徐小灵滞洒地挥手离去,转身时,波浪般的秀发扬成一个圈圈,令人忍不住屏息赞叹她的美丽。


  带着疑惑的安雪儿来到老师办公室。


  「老师,请问你要我来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这学期三年级转来了一个很特别的学生,校长希望派个品行优良的同学带他参观校园,介绍一下我们学校。」


  「但为什么会选我呢?」她并不觉得自己特别优良啊!


  「这个嘛……因为你是去年选出来的兰馨娃娃,所以我就把你推荐给校长,……对啦!就是这样……」江老师搔搔他只剩几根毛的秃头,摇头晃脑地说。


  「所以你要好好招待这位转学生,不要辜负老师及校长对你的期望。」江老师在滔滔不绝地讲了一大堆废话后,终于说出了结论。


  「好的,老师,我会尽力。」安雪儿不疑有他地点头答应。


  「安雪儿,你真是老师的乖学生,老师的将来就靠你了。这个贵客正在校长室等你,你快去吧!」虽然觉得老师有点奇怪,但她还是柔顺地快步走到校长室,不想让老师口中的贵客久等。


  「叩叩叩!」安雪儿敲了敲校长室的门,等待校长唤她进去,可等了很久却没有人应声,就在她怀疑里面没人时,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个高大的身躯朝她靠近。


  「嘿!小美人,你在做什么?」一个轻浮的嗓音响起。


  安雪儿吓了一跳,转身望向来人。


  眼前修长的身子挡在她的前方,而此刻这副身子的主人,正微微弯腰将脸靠近她,让她刚好有机会看清他的五官。而他引人通思的双唇正勾起些许弧度,让人想知道跟他接吻的滋味究竟如何?


  想不到这个语气轻佻的男子竟是如此俊美。


  个性内向的安雪儿,在意识到有个外貌出色的男子亲呢地靠着她后,早已忘了江老师的交代,直想马上逃离现场。


  「麻烦你让一让。」她怯怯地出声,低垂的嫩白脸蛋出现一抹红彩。


  「你还没回答我,你到这偏远的大楼做什么?」君圣天伸出双手压在门上,把安雪儿包围了起来。


  「我……我是来接待新学生的,老师要我带他参观学校。你……你可不可以让开一点?」安雪儿这才又想起她的任务。


  「哦!那不妨先带我参观参观吧!」他更加贴近她的娇躯,轻浮地对她说。


  「不行,你……让开,我要去找人。」面对他欺进的身躯,安雪儿害怕地伸手抵住他的胸膛。她要哭了,他为什么要欺负她?


  「小美人,这样不行喔!你怎么可以偏心呢?我也想要你带我参观一下校园啊!」「真的不行,求你让开,不要为难我。」她哽咽地拜托他。


  「是这样吗?但我不只想为难你,还想亲亲你那红润的小嘴呢!」君圣天利用男人力气大的优势,压住她小小的身子,一只手将她的双手牢牢抓起,固定在她头顶上方。


  「你想做什么?无赖!放开我!」她害怕又震惊地想要挣脱他的束缚,虽然他帅得让她心跳加速,但她可不想跟第一次见面的男子调情。


  「我要定你了,你注定是我君圣天的女人。」说完,他马上低头,准确地吻上她的小嘴,舌头蛮横地侵入嘴内与她的小舌交缠,甚至还不满足地用力吸吮。


  安雪儿用力摇头想挣脱他的嘴唇,不停地扭动身子企图逃避他的控制,但是无论她怎么反抗,他还是稳稳地抓着她。被他亲得头昏脑涨的她,渐渐放弃了挣扎。
hqingxi  等级1 | 2020-4-25 10:51:35

清冷月光下燃烧的欲火




  君圣天将她软弱无力的柔荑环上他的肩膀,双手放肆地爱抚着令他魂系梦牵的娇躯,摸呀摸的,右手便来到紧翘的小臀,使力将她的女性幽处挤向他肿胀的下体,热烈地摩擦着,而左手则从她制服的下角伸入,直接抓住那早熟的丰盈,不住地用力揉捏着,将乳房挤得变形。


  她已经无法思考,全身热烫得像在火里一般,无力反抗他的激狂,只能双手紧抓住厚实的肩膀。


  君圣天舔着如花般的唇瓣,又顺势往下舔吻白嫩的颈项,并且不时地用力吸吮,留下一朵又一朵的吻痕。


  他将她抱起压在门板及他的身躯之间,使劲扯开她制服的扣子,敞开的衣襟,露出素白的胸罩,君圣天眼眯了眯,伸手解开胸罩前的暗扣。


  瞬间,丰满的上围弹了出来,在他面前晃动出迷人的乳波,他受不住诱惑地呻吟了一声,随即低头吻上雪白丰乳。


  安雪儿迷迷糊糊的,终于抓住了一点头绪,她伸手想要推开在她身上胡作非为的色狼。


  「你坏蛋……放开我!」她困难地说,她被他挑逗得全身无力,而下身那不断涌出的陌生温热感,也让她因为饥渴而疼痛着。


  「我的雪儿娃娃……你是我的,我有权享用你,而你也要我的,不是吗?」君圣天坚定地抓紧她的大腿,隔着裤子开始在她私处冲撞。


  「哦……不……你在做什么?停下来!」她娇弱的身躯随着他的撞击上下晃动。


  君圣天不理她的反抗,更加卖力地侵犯着她的私处,虽然两人下身都有衣物阻隔,但他火热的坚挺却像快冲入花穴般律动着。


  「啊———不要,求你……」初尝情欲的她,根本抵挡不了如此激烈的欢爱,她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了,响应他激烈的索求。


  「我的小雪儿……」他抱紧她的身躯。


  君圣天一下比一下用力,往上顶入稚嫩的幽处,嘴唇罩住红肿的小嘴,强迫她的舌头与他交缠,热切地诱惑着她。


  「啊——」早已分不清是谁的呻吟声,两人都被熊熊欲火折磨着。


  君圣天放下她的大腿,扳过她的身子让她贴在门上,接着粗鲁地掀起她的校裙、拨开那雪白的双腿,拉下自己裤头的拉链,挺身让灼热再接再厉地撞入她的臀瓣之间。


  一手往前伸进缝隙,搓揉浑圆的乳房,一手则罩住她整个下体,隔着内裤轻捻慢弄着。


  安雪地感觉到他已经摸到那羞人的湿润,小小的身躯被他碰撞得大起大落。


  「嗯……啊……」她不停地娇吟,觉得自己快冲上天堂了。君圣天不断地在臀瓣间进出撞击,终于他发出一声低吼,将灼热的巨大更深入她两股深处后,射出了激情的种子。


  「呼……」两人不住地喘气,还没从刚刚的高潮平静下来。


  君圣天抱起安雪儿,推开校长室的门,走到沙发前抱着她坐下。


  安雪儿无力地任他摆布,觉得自己仿佛飘在半空中失去了重力。


  「雪儿……我的小雪儿,你还好吗?」他爱怜地亲亲她光滑的额头,用手轻轻梳过可人儿散乱的秀发,她的发束不知在何时已经松散了。


  她终于恢复了一点气力,迷蒙的大眼眨啊眨,有点搞不清状况,当她看到眼前放大的俊脸时,倏地想起刚刚的激情。


  「你……你怎么可以那样对我!快放开我,色狼!」安雪儿激动地想挣脱他的怀抱。


  君圣天更用力地抱紧她,额头抵着她一言不发,很专注地凝望着怀中佳人。


  被他那溺死人的眼光看得不知所措。她不懂他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他为什么用这种仿佛他们已相识多年的温柔眼神看她?


  而且他看起来不像坏人,反而像电影里尔雅多情的男主角,他到底是谁呢?还有,为什么他要对她做出……嗯……那么饥渴的侵犯?


  虽然她已经快融化在他宽厚温暖的胸膛里,可她还是很清醒,躺在陌生人的怀中是一件很羞人的事。


  「你快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人喔!」


  「这栋大楼位于学校最偏远的角落,而且今天是开学日,老师及校长早已下班走人了。你以为还有谁会听到你的猫叫声?」君圣天好笑地看着心爱的娃娃害羞又气愤地想逃离他。


  「你想怎么样?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要欺负我?」安雪儿羞愤地质问着。


  「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啊!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专属的雪儿娃娃了。」他理所当然地说,并用鼻尖轻轻摩擦她小巧的鼻子,很满足地绽出一个微笑。
hqingxi  等级1 | 2020-4-25 10:52:35

清冷月光下燃烧的欲火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子?」她疑惑地瞪大圆圆的眼,看着眼前轻薄她的可恶俊男。


  「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知道你的名字,甚至你的一切。」「骗人,你怎么可能知道我的一切。」她不信,边说边摇头。


  「既然你不信,那我举例好了。你叫安雪儿今年十八岁,是这所高中的枝花。父亲安学贤今年四十一岁,母亲钟媚三十七岁。你母亲在十八岁时成功勾引上老师才有了你。


  「你还有一个少年老成的小弟安胜武。你的初经在十一岁时来临。你是素食主义者。最要好的同学是徐小灵。


  你每天平均收到五封情书,但是你都迟钝地以为人家是在问候你……还要我继续吗?」他胸有成竹地看着她。


  「你……你……」安雪儿不敢置信地张大嘴巴看着皮皮的君圣天。


  「好吧!那我继续好了。你穿的是D 罩杯,三围34、23……」君圣天没能说完,因为嘴巴已经被安雪儿捂住了。


  「你不要脸!怎么会知道我那么多事?」又羞又恼的她,一手捂住君圣天的嘴,一手拉拢被他扯坏的校服,不想被他看尽春光。


  君圣天乘机伸舌,轻舔过她散发着迷人香味的掌心。


  「色狼!」她快速收回被他舔过的小手,紧紧抓着己的上衣瞪着他。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知道你的一切了。」他邪邪地勾起嘴角轻笑,两手仍是环抱着安雪儿的娇躯。


  「你疯了,我才不是你的女人呢!我要回家了。」雪儿又开始挣扎,着急地想脱离他的怀抱,没注意到君圣天的下身,因此被她挑逗得又开始肿胀了。


  君圣天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很想把怀中的人儿压倒,占有她甜蜜的禁区。


  「别动了,雪儿。」他极力克制自己,不想再次吓坏她。


  「放开我,让我走!」她仍是想挣脱他的控制。


  「别再动了,我快受不了了!」他沙哑的声音压抑地传出。


  「你……怎么了?生病了吗?」很有爱心的安雪儿虽然面对的是轻薄她的恶男,但还是给他关怀。


  「我没事,但如果你不想跟我做爱的话,请不要坐在我弟弟上磨蹭。」他有意无意地创览过她凸出的胸围。


  安雪儿觉得自己正被他的眼光爱抚着,以致害羞地脸红了。


  「你这个大色狼!」


  「好了,不逗你了,你不是要招待新学生吗?」「对喔!我都忘了,都是你害的啦!快放开我,那个新学生一定等很久了。」她又重新想起那个早被她抛到外层空间的转学生,有点担心会弄砸了老师派给她的任务。


  「那我呢?你真的忍心放下跟你有肌肤之亲的我,去招待那个连看都没看到的新生?」君圣天啧啧地摇头。


  「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才没必要陪你呢!」她虽然害羞但不懦弱。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有义务陪那个新生学?」他客气地问。


  「是的,你终于搞清楚了。」


  「当真?」


  「那是当然,这是校长指派我的任务,这名新生是很重要的客人,不能怠慢,果校长知道我是因为你而没去招待那个新同学的话,一定会很生气,难保他不会在全校师生面前,用口水洗你的脸。所以你快放我走吧!」她说了一堆,期盼他了解事情的严重性,马上让她离去,但她却不知自己掉入了一个陷讲。


  好吧!那我也不强人所难了,你起来吧!」君圣天放开了压制住安雪儿的健臂,拉起她,和她一起从沙发上站起来。


  「谢谢!喔,不,是你不对,你不该不放我走,我才不用谢谢你呢!哼!」安雪儿一想到他霸道的行为,就气得牙痒痒。


  「原来我的娃娃也有爪子啊!」他纵容地看着小人儿的娇声指责。


  「我不想理你了,希望我们后会无期。」说完,她转身扣上胸罩,整理一下服装后用手拢住衣裳,便迫不及待地举步想离开这里。


  「雪儿,你对我真是无情啊!利用我达到高潮后就要抛弃我,想想你刚刚是多么柔顺地在我怀里呻吟着,啊……嗯啊……我不行了!」他淫秽地模仿她的娇吟。


  「你太可恶了!」他怎么可以这么邪恶地逗弄她?害她不争气地脸红心跳。


  君圣天见佳人气得俏脸通红,决定不再惹她生气,「好好好,我不学你的呻吟了,虽然我本人觉得那是种天籁,我们走吧!」他朝她走过去伸手想环住她的肩。


  「你要做什么?我可没空陪你喔!」安雪儿防备地看着他。
hqingxi  等级1 | 2020-4-25 10:53:35

清冷月光下燃烧的欲火




  「你不是要带新生参观校园的?」


  「是啊!」


  「那不就得了,我们走吧!」


  「可是要招待的新生又不是你,除非你就是……喔,不!」她捂住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君圣天点点头。


  「没错,我就是你口中的贵客。呵呵——来招待我吧!我的小雪儿。」他一脸胜利地看向处于震惊中的小脸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hqingxi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0 帖子: 63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