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激情文学] 深夜黄蓉拜访吕府的目的

2020-2-14 07:20
481

             黄蓉坐在浴室里,回想着这半年襄阳与自己的变化,整个襄阳正在吕文德的掌控下慢慢变得富足,现在不是打不过蒙古人,有的时候到因为他不派兵给靖哥哥而输给鞑子,吕文德的变化很大,开始央求自己教他武功,他都这个年龄了,还能有什么发展,可没想到他向天才一样,进步神速,这半个月已经能跟自己过个几百招了,自己的变化最大了,自从开始钻研九阴真经里的《欲女心经》自己的性欲就越来越强了,从前自己也是一代烈女,自己先是抓到女婿偷看自己洗澡,假意训斥实则诱惑跟女婿通了奸,又被吕文德撞到自己在后山槐树下手淫,做了他的姘头,现在每日也不想靖哥哥回来,就想着怎么周旋在这两个男人之间,自己的欲女心经和房中之术也是进步很快。


  想着想着自己的小穴有麻酥起来,想想前几天学的的采阳度阳之术,已在女婿身上采了一点阳气,这几日这阳气一直在子宫里乱撞也是时候度出去了,而且这吕文德也好几日没有碰自己了,今天姐姐就不信你经得住我的诱惑,想着就光身给自己披上一件大衣,推门消失在夜色里。


  吕府今夜特别安静,吕文德自己在房里练着特使教自己的心法,门被轻轻的推开了,黄蓉将鞋脱在门外,赤脚走入,吕文德睁眼一看,两只小眼发出淫光,只见黄蓉轻抬玉足,玉足往上光华的小腿都暴露在空气里,往上是一件淡黄色外衣,两腿间的芳草隐约可见,硕大的胸部顶起衣服,可以清晰的看见乳头顶起的两点,再往上是湿漉漉的头发,和一双发春的眼睛,黄蓉走到吕文德面前,胸部几乎要贴到吕文德的脸,玉指拨开衣襟露出双乳,舔着红唇说:「冤家,你多少天没有给我了,你看看他们都涨成什么样子了。」吕文德一手抓住左乳,另一只手摸向小穴,张嘴便裹住右乳乳头,黄蓉娇笑连连,屋内一片莺歌燕语,却不知在门外一双要冒火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两具扭捏到一起的肉体,此人正是那日倒霉的吕府小厮,名叫小柱子,「妈的,平日里那么高贵,床上这么淫荡,还是老爷有办法啊,卧槽这个姿势真难,等小爷上你的时候也得让你来个这一字马。」黄蓉撅着屁股,双手被吕文德抓在手里,「郭夫人,你屁股上的蝴蝶真的消失了,用什么能让他现形啊。」


  「冤家,你这么聪明,你猜啊,你猜对我好好奖励你。」「哈哈你这么淫荡该不是用的精液吧,郭靖不再城里,老爷我也没有喂你,大胆淫妇,说又跟谁通奸了。」


  「大人真是厉害,这都能猜的到,还请大人饶了民女啊,呵呵呵……」「什么!骚蹄子,真是精液,快说是谁干的,要不今晚老爷我干死你。」「老爷你干死我吧,只有你最能满足我了。」黄蓉骚穴乃是最淫贱的名穴,是每个妓女和男人向往的,不论男人的鸡巴什么尺寸,都能满足男人,而一旦遇到了男子的鸡巴也是名器,她就会被干的一塌糊涂,欲罢不能,黄蓉自己自然不知,所以跟郭靖耶律齐做时都能轻松应对,只有自己调戏他们的份,可碰到吕文德就全身酸软,她还以为是一物降一物,所以一直叫吕文德冤家。


  两个时辰了,黄蓉不知道已经高潮了多少次,她知道自己在被干下去,明天肯定又走不了路了,只能使用房中之术,催动自己的小穴,一口阴精一口阴精的喷到吕文德的大龟头上,吕文德的睾丸足有常人的三倍大,啪啪的打在黄蓉的屁股上,也是一片嫣红,黄蓉不行了,缩紧阴道,皱起阴道壁的褶皱,这还是她第一次成功用出这招,吕文德感觉快感大增,一时把持不住,泄了出来,在小穴内射了五秒,拔出来对着黄蓉的屁股和后背又是一顿乱呲,射精足有一斤左右,原来吕文德的名器是五大神器之一叫「水龙屌」,做的时间越长,造出来的精液越多,足够多时会把整个阴茎都撑大,本来就是常人两倍大的家伙再变大,极致时婴儿躯干粗细不是梦想,有些女的可能会被撑到裂阴而死,自豪的看着黄蓉的淫穴一股一股往外冒精液,才突然心惊,今天是霸王举鼎神功成功的最后一天,不能射精啊,一边后悔,一边坐下检查自己的功力,功力正在一点点流逝,突然小腹一股阳气竟然又将功力推了回来,长嘘一口气,发现难道这就是度阳之术,传说能回复人阳气,大成之后甚至可给人续命,一双小眼盯在那身旁的美肉上,黄蓉还在一旁小声的哼哼着,精液还一小溜的从美穴中流出,屁股上显出五色蝴蝶,翅膀上洒着乳白的精液煞是妖艳,吕文德躺在旁边一把搂住黄蓉,也不顾她身上的精液,牢牢抱住,就像谁会抢走他的宝贝一样。黄蓉配合的咯咯媚笑了几声便沉沉的睡去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1 个回复

倒序浏览
sskfn  等级1 | 2020-2-14 07:21:13

深夜黄蓉拜访吕府的目的




  第二天早上,黄蓉先醒来,发现自己的后背屁股都粘在了吕文德的大肚子上了,想想这已经是第二次精液在自己的身上干涸了,推了推吕文德,「起来了,死猪一样。」


  吕文德回应的就是大手在她的胸脯上摸了摸,黄蓉一阵娇羞拨开他的手,下地穿衣服,脚刚一落地,小腿一软,蹲在地上,小穴一阵酸疼,回头瞪了一眼吕文德,缓缓走入内屋的浴室,洗完澡,出来坐在梳妆台前梳好头发,看看吕文德还没起,就去弄来湿毛巾给吕文德擦身体,吕文德悠悠醒来,舒服的恩恩几声说:


  「你这骚蹄子,真有心啊,昨晚是不是给我度了阳气啊,这么爱我不如就给我做小算了,我也能给你你个名分。」说完哈哈大笑。


  黄蓉嗔了他一眼,「丞相让我做的三件事,第一件我做完了,第二件我也决定送芙儿去了,那第三件呢?让我杀谁。」


  「过几天啊,皇帝老儿的驸马爷要来做督军,他带来了两万精兵和大量粮草,你就是要杀他。」


  「这样不会军心不稳吗,我们眼看着就要打赢鞑子了。」吕文德一把搂过黄蓉,把她的脸按在了自己的鸡巴上,上面的精液黄蓉还没有来的及去擦,黄蓉也心领神会吕文德的意思,伸出舌头舔着阴茎,黄蓉嘴小,可是舌头挺长,又学习了房中术中的蛇舌技巧,在大阴茎上来回游走。


  吕文德很是满意,「黄蓉啊,亏你在江湖上还称女诸葛,我看都是小聪明,要是想在襄阳打败鞑子,不用那援军我也能打败,丞相让你杀这驸马爷就是要军心不稳,到时粮草我全部扣下,兵马全部充到襄阳军中,丞相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招兵买马,最简单的就是等着皇帝给他送兵马。」黄蓉道:「难道丞相的大业是……」


  吕文德一下把鸡巴塞进了黄蓉的嘴里,恶狠狠的说:「这大鸡巴都管不住你的嘴,乱说话,非让我用鸡巴堵住你的嘴,等那人来了你要用吸精大法吸死他,不但让他死还要让他名声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skfn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0 帖子: 85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