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我有一个显赫的家世,自幼过惯了锦衣玉 时的少爷生活,父母生我兄弟三人,大哥已经娶妻自立,三弟还在小学读书,我排行老二,随舅父长大。舅父是金融界的钜子,仅生三位千金,虽然富甲全县,遗憾的膝下缺少个儿子,舅母不再生育,又纳个小妾,仍然没有添丁的消息,可算是「命中无子难求子」,舅父在灰心之余,就把我过继在身旁,在拾一岁那年我就给舅父作了儿子,其实也就是女婿,因为我与二表姐--美云订了婚。


  我名叫周仲平,在学校里,我是一名篮球健将,每次的对外比赛都少不了我,在任何比赛,只要我一出场,球迷们都会掌声雷动,立刻稳定全局转败为胜,女同学更是燕语莺声娇呼连连。


  二表姐叫美云,也是我的未婚妻,她与我同岁,但比我早出世两个月,因而取得作姐姐的资格,比起我来,二表姐显得非常成熟,懂得人情事故,生的又美,脾气好,斯文娴静,最受舅母的疼爱。


  这天是舅父去世的二周年忌辰,舅母带我们去城西观音庵为舅父起渡祭祀。一大早大家都准备妥当,舅母带着大表姐、二表姐和陈妈坐辆马车,小舅妈和表妹,丫头小莺乘就一定把它读完,那我就会收到预期的效果。


  两天过去了,我猜美云一定看得差不多了,只要春心一动,不怕你不自己送上门来,那时我该摆摆架子,让你这ㄚ头受不了。


  我一路盘算着,来到美云房门口,见房中灯火辉煌,她躺在床上,面向里背朝外,正捧着奇书金瓶梅看得入神,我蹑手蹑足的靠近床沿,她还不曾发觉,我给她来个防而不备,就是一个热吻,起初她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有所惊吓而企图挣扎,但敌不过我有力的热吻,慢慢的也不再抵抗了,同时我的两只巨掌也搓揉着她的乳房,令她娇喘不已。


  「啊!仲平!你……欺侮大姐……」我张口结舌不知所措,原来躺在床上的美人,是大表姐彩云而不是美云,这回惊异的该是我了。但是大表姐杏眼含春,面泛桃花,虽娇羞万状,却无恼怒的意思,我想这一定是金瓶梅的奇效,否则,一向不苟言笑为人严谨的大姐,无端对她这般孟浪,她不打我耳光才怪呢!


  「仲平!不可以,不要为了我这苦命人,破坏你与美云的感情,我的罪就更深了。」「大姐!你从小就疼爱我,现在为什么这么忍心拒绝我,就是美云知道了,她也会同情我们的。」说着,我毫不给她思考的机会,三两下就脱去大表姐的衣裤,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全身,她虽娇瘦,但曲线玲珑,莹脂般的玉体无一点斑痕,小腹圆圆的隆起,黑黑的阴毛掩盖着鲜红的阴缝,那结实的玉乳,也许因为怀孕的关系,特别涨得圆大,我吸吮着她的乳房,鲜红的乳头时时冒出一颗颗晶莹的乳汁,煞是迷人。


  「喔!仲平!里面好痒啊!」这时她玉洞津津的流着琼浆,我知道时机已成熟,举起阳具抵住她的阴户,稍一用力就插进了大半,久未经人事的大姐,直呼:「哎唷!……仲平!慢一点!大姐会痛……」「仲平!我不行了,让我喘喘气吧!」她脸色苍白香汗直流,浑身软瘫在床上,我怕动了胎气,只好由急而缓,徐徐的抽送,吻着她的红唇,把元气渡入她的口内。


  「大姐!现在舒服些了吧!」


  「嗯!嗯!舒服多了,大姐怎么经得起你那蛮劲!」她双颊渐渐的转变红润,阴精一阵阵的发泄着,烫得我浑身麻麻酥酥的,我不知不觉的又用力抽送了。


  「噗吃!……噗吃!……」经过一阵急抽猛送,她像是昏迷过去,全身一阵颤抖,把积存的阴精统统排泄出来,我也丹田热流上升,一股阳精射进她的花心深处。那久枯的花心乍受雨露滋润,她悠悠的醒来,她融化了、升华了,欲仙欲死全身浮摇在云端。


  我爱怜的搂着她的娇躯,阳具由她的阴户中滑出来,她满足的吻着我,紧紧的偎在我的怀里。


  「仲平!我们这样怎么对得起美云!」


  「我跟她讲明,让我们三人在一起。」


  「好弟弟!有你这番情意,大姐死也瞑目了!」「不!大姐!美云是个好女孩,她温柔和顺,她会同情我们的,今后我们会幸福的。」突然房门开启,美云应声而入,彩云羞得面红耳赤,急忙披衣欲起,美云上前按住她的娇躯道:「大姐!我知道你很爱仲平,仲平也同样的爱你,我不是个自私的人,只要大姐愿意,我希望我们三人永远在一起!」彩云感动的流下泪来道:「美云!你太好了,但是我……」美云对我大发娇叱:「傻瓜!呆在那里干吗?还不帮我留住大姐!」彩云拿着金瓶梅质问美云:「我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冲动,可能是这畜牲在作怪。二妹!你哪来的这种小说?」美云答道:「都是仲平使的坏,结果害了大姐!」我就说:「谁教你不让我挨身了!老是扭扭捏捏的,惹得人发火。」美云娇羞的笑着说:「啐!厚脸皮!」美若天仙的美云,那嫣然一笑,如春花绚烂,千娇百媚,我一把搂住她,就是一个热烈的长吻,好久,她才推开我,娇媚白我一眼,骂道:「小鬼!当着大姐的面,你就毛手毛脚,不怕大姐笑话。」「大姐又不是外人有什么关系,你会笑我吗?大姐!」我说着又把彩云揽在怀里,吮着她鲜红的乳头,吸着津津的琼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1 个回复

倒序浏览
无限的期待  等级1 | 2020-1-14 07:52:38

显赫世家里也有难耐的欲火




  彩云道:「好啦!仲平,大姐经不起你的挑逗了,快去找美云吧!」「当心二姐生了气,夜晚罚你跪在床前面。」「大姐!你在取笑我!」美云倒在彩云怀里不依。我乘势把她压在身下,彩云帮我脱掉她的内衣裤,翻来覆去,三人扭作一团,美云可能是害羞,说什么也不让我摆弄,两条玉腿夹得紧紧的,我坚硬的阳具始终在她阴胯间顶来顶去,不得其门而入,顶得她「吃吃」娇笑。


  「这妮子故意使坏,来!我俩收拾她!」彩云说着上前去按住她的头,我就抽出手来,分开她的大腿,顺手抓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上,让她的阴户高高耸起,像强贱似的一下猛插到底,她「哼!」的一声,浑身颤抖不已。我发挥了前所未有的雄风,急抽猛送,没几下子,美云就娇声连连:「哎唷!……仲平!……快要被你仝死了!……我…我…丢…丢了……小鬼!你整死二姐!……」我看美云那副不堪开采的模样,只好放慢脚步,以龟头抵住她的花心,像推石磨般,来一个左搓右揉,磨得美云直呼:「好弟弟!那来的这一招,真是舒服!花心都被你磨掉了!喔!……我又丢了……」美云全身一阵痉挛,一股阴精如洪水般倾泄而出,我也猛力抽送数下后,将我的阳精射入她的子宫。


  我与彩云、美云一番调笑后,三人互拥互抱交颈而眠。本校参加全县的「县长杯」篮球锦标赛,我是校队的台柱,所以这一周来,我每天都转战於篮球场上,可以说势如破竹,一连击败了几队有名劲旅,冠军在望了。因此我也获得最高的荣衔,女孩子们都是崇拜英雄的,我时时都遭到她们的包围,要求这、要求那,又给美云带来了烦恼,她唯恐我闹出什么风流艳事,只有随时告诫我:「仲平!真烦死人了,每次都被那些女孩子们缠扰,我真不放心!」三表妹丽云插嘴取笑美云:「二姐!你每天跟他还不放心,乾脆把他放在你的书包里好啦!」美云道:「谁愿意在那种场合跟他,还会被那些女孩们取笑是跟屁虫!」「二哥!明天我跟你去,哪个敢取笑我,我就撕她的嘴!」丽云有拾足的太妹味道,个性爽朗、泼辣,什么事敢做敢为,有点男孩子的野气,生来是高头大马,皮肤黑中透红,非常健美,是游泳池内的健将,也是运动场上的风云人物,田径、球类她都擅长,这位水陆两路的英雄,因为黑而俏丽,美而泼辣,同学们都称她「黑玫瑰」,她并不为忤,反而沾沾自喜。


  隔天,她果然陪我出现在球场上,多少女孩子当然又免不了指指点点,窃窃私议。


  「看!周仲平来了,后面还跟着女保镳呢!」


  「为什么今天校花没来,要黑玫瑰跟来!」女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不会是要黑玫瑰来刺戮我们吧!哈哈……」「喂!黑玫瑰!你老是跟着你姐夫干嘛,小姨子打什么主意?」她们越说越不像话,这下可惹火了丽云,上去扭住那个女孩子,像鹰抓燕雀一般,吓得她花容失色不敢再叫嚷了。


  我真佩服丽云这种作风,在任何场合里,她都无拘无束,不扭捏作态。球赛结束后,我方得顺利离去。


  「三妹!真谢谢你啦!替我减去许多的麻烦。」她拉住我,向我提出条件:「别光口头谢谢,我要你明天陪我到西沙湾游泳去。」「你发疯啦!这么凉的天气你还游泳。」「有什么关系,我哪天不是在水里泡上一两个小时?」「可是二姐又不敢下水游泳?」「你心中只有你的好太太,难道不会把她放在家里,单独陪我去呀!」「那你去和她说好了!」「是的!二表哥我负责替你在太座跟前请假!」我俩这样的谈妥条件。


  虽然是九月天气,但中午时分并不太冷,与丽云携带一切游泳设备,到达西沙湾,这里是个天然的淡水浴场,河水清澈,并无急流,四周是半枯黄的芦草,是最理想的更衣室,沙滩被阳光晒得暖暖的,躺在上面软软的非常适意,地处固然偏僻,但绝无游人打扰情趣,是情人幽会谈情的好所在。


  我把毛毯铺在沙滩上,摆好欲食物品,换好泳衣,表妹才姗姗的从芦苇丛中走出来,她穿着一件黑色的泳衣,紧紧的裹着娇躯,越显得曲线玲珑,婷婷玉立。


  「二哥!我们先游,然后休息。」她立刻扑进河中,迅速的游向彼岸,我急忙追上去,与她并肩前进,她身手矫健,婉若游龙,那美妙的游姿,真像是一条美人鱼。


  游着,游着,她突然「啊!」的一声,沉没水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无限的期待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0 帖子: 83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