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乱伦文学] 姐夫操了他的岳母

2019-11-8 07:38
6742

             邹文是个农村人,爹妈死的早,从小是村里自助着上了学,后来又送去当兵,还好,他当了几年汽车兵,复原回家没几天,无人看顾的邹文,在村里的小学门口开了个修车店,这一来二去的,不知道怎么就和下乡支教的李冰搞上对象了。


  2年下来,李冰要回城了,邹文这可傻眼了,最后还是李冰决定,他就跟着回来。在省城找工作。


  现在呢,笨姑爷要登丈母娘的门了。


  邹文还是有点小紧张的。


  美妇人荀梅听着自己家门外有声音,从猫眼看到了自己女儿,高兴的打开门就要喊闺女,却眼看着一只手指就要敲到自己脑门子上,刚一愣神的功夫,闺女李冰就扑到了怀里,于是她笑呵呵的搂住了闺女,白皙的手指在李冰的头上抚摸着,喃喃的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说完,有托住了李冰的脸,仔细的端详了半天,道:「还好,没瘦,我女儿受苦了呀。」这时,她才仿佛注意到了邹文,美丽的大眼睛瞟了邹文一下问道::「小冰,这是……」李冰这会也反应过来了,急忙站到了邹文的身边,指着荀梅道:「邹文,这是我妈,」邹文急忙点头道:「阿姨好。」荀梅一脸的迷糊,看了邹文一眼又看看李冰,李冰又指着邹文道;「妈,这是邹文,你姑爷。」……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诡异,荀梅坐在沙发上,邹文站在门口,李冰站在两个人的中间,左顾右盼。


  荀梅的脸色阴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她坐在哪里,没有看自己女儿也没有看邹文,而是盯着茶几上的一个水杯不放,不发一言。


  而邹文此刻却有点走神。他发现,自己对老婆的了解还停留在乡村支教老师的那个时候,却不知道她的家庭是什么样子,从外面小区看,这里就是普通小区,很一般,但是,进到了她的家,才发现这里内藏乾坤啊。


  光数房门,估计就得是四卧一客厅两卫生间,面积就不必细究了,至少在130平方以上,装修听简单的,却是那种低调中的奢华,光看客厅中间的那个灯,自己就估算不出来价位。


  这简直就是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典范啊。而当邹文的眼神扫过荀梅的时候,他楞了一下。


  因为他发现自己丈母娘凸点了。


  当然了,邹文是不知道凸点这个词语的,但是眼睛看到的事情却是真的,也许是刚才在家里睡觉的缘故,同时也不知道李冰他们回来,所以荀梅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睡裙,细细的带子挂着宽松的衣服,将白色的胸脯露出来了一大片,白白的乳房也随着她的呼吸而在衣服下若隐若现,更要命的是她里面是真空的,葡萄大小的乳头顶着衣服,雄起了两个大大的突起,甚至在乳头下面可以看到淡淡的阴影部分。


  呃……邹文没看到阴影。但是那两粒硬硬的凸起却已经尽收眼底了。


  李冰首先打破了沉默,她拖长了声音,嗲嗲的喊着妈妈,然后扑到了荀梅的身边坐下,拉过荀梅的手道:「妈,我都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了,你不同意也晚了。」荀梅冷冷的看了一眼邹文,接着甩开了李冰的手,狠狠的道:「那就打掉,反正你是不能嫁给一个乡下人。」李冰把脑袋靠在荀梅的肩膀上,道:「我都已经是他的人了,你还打算让我嫁给别人啊。」一番软磨硬泡,荀梅长叹了一口气,道「你爸死的早,我把你和李凝养活这么大,就是等着让你们姐俩气我的是吧,唉!


  随你吧。「李冰高兴的在荀梅的脸上啪的亲了一口」还是我妈好,我就知道你不能为难你姑爷的。「荀梅伸手招了招邹文道:」你过来。「邹文这会才敢走到跟前坐下,」阿姨,啊不,妈。我不会让小冰跟我吃苦的,您放心。「坐下的瞬间,他看到了那短短的睡裙下面的一点春光。


  丈母娘啊,你穿成这样是为那样啊。我这眼睛该看哪啊。


  荀梅又问了问邹文的情况,这才说「小冰啊,你的房间妈一直都给你留着,你们俩回来估计也没地方住,还是住那吧。我累了。你们去把房间收拾收拾吧。」邹文如蒙大赦一般,他这眼神好,却不敢随便乱瞟,难受的很啊,一听荀梅发话,急忙跳起来搬东西去了。


  而李冰则在荀梅的耳边轻轻的道:「妈,你这穿的也太那个吧。你姑爷脸都红了。」荀梅这才回过神来,低头一看,呀的一声,伸手给了闺女一巴掌「你怎么不提醒我啊。」李冰呵呵的笑道:「刚才那阵势,我哪敢啊。」荀梅急急忙忙的站起来,用手往下拽了拽睡裙,却不料把大半个乳房都露了出来,紫色的乳头被暴露在空气中,似乎更加的硬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2 个回复

正序浏览
lowoi  等级1 | 2019-11-8 07:40:45

姐夫操了他的岳母




  李冰这个时候才从高潮中反应过来,开始不住的反胃,距离的咳嗽起来,她一把推开了邹文,猛烈的咳嗽着,嘴里不时的喷出口水,就连鼻孔里都不知何时挂上了一条乳白色的液体。


  她一边咳嗽着一边用娇媚的目光看着蹲在身边看着自己傻笑的邹文,娇软无力的胳膊抬起来又握住了大鸡巴。「老公,我还想要。」说完就又将软塌塌的鸡巴含进了嘴巴。


  邹文用手捏着她的奶子道:「你给我亲硬了,就继续操你好不好。」李冰一边玩弄着鸡巴一边含混的答应着,两个人都没注意李冰的屁股下面已经变成了汪洋大海一样,床单已经不是湿漉漉的样子了,而是水淋淋的仿佛刚刚洗过一样,原来,在邹文蛇精的时候,她也尿了。而沉浸在高潮中的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


  咚咚咚。


  就在这个时候,荀梅的声音传来,听上去似乎非常的焦急:「小冰啊,你在房间了没?」李冰被这一声喊的花容失色,急忙吐出嘴里的鸡巴,示意邹文赶快穿衣服,然后接口道:「妈,我在屋呢,什么事啊。」「你快出来,李凝可能跟人打架了,你去看看。」门外的荀梅声音焦灼。


  李冰哦了一声道:「知道了,我换身衣服就出去。」荀梅在门外道:「就在楼下,换什么衣服啊,下去看看就行,快点。」两个人急忙穿好了衣服,临开门,邹文还不忘用被子盖住床上湿湿的地方,只是,那股味道,却一时半会消散不了。


  开门时,李冰走在前面,邹文走在后面,李冰很自然的走了出去,邹文却被荀梅看的有点不自然,她的那一双眸子,似乎能看透人一样。就在他走过她身边的一瞬间,他发觉她的鼻子细微的抽动了一下。


  完了,这事不好办。


  果然,当李冰带着邹文下楼之后,荀梅走进了女儿的房间,鼻子细嗅片刻,她的脸变得通红,站了片刻,她将手慢慢的伸进了床上的被窝里面。刚伸进去就好似被烫着了一样的飞快的抽了出来,将有些湿润的手指递到鼻子下面闻了一下,那脸色更是红到了胸脯上。


  荀梅轻轻的呸了一下,然后又重重的咽了口口水,湿润的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伸到了自己的内裤里面,不过,这只是片刻而已,她又将手抽了出来,然后,给了自己一耳光。


  「贱人,这是你女儿啊。」门重重的关上了,荀梅发觉自己的下身滑腻难受,慢慢的夹着双腿,享受着摩擦带来的快感,一步步的蹭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屁股坐在床上,脸上的羞色还没有退去,荀梅又将手伸到了胯间,灵巧的手指拨开了蜜汁沾染的花瓣,让蜜汁尽情的流淌出来,落在内裤上一些,手上也沾了不少,当手指无意间触碰到花瓣顶端的小花核的时候,她不由自主的呻吟了出来,身子微微的颤抖着,花瓣里的花蜜更加的浓厚,手指还在不停的拨弄,花唇也肿胀起来,哪里泥泞不堪的让手指上滑溜溜的一下子就探入了花间小径,她重重的用手指撞击着自己的花唇,将小径里面的蜜汁狠狠的挖出来,涂抹在自己的乳房上,甚至用舌头舔舐干净了剩下的蜜汁,然后脱下了内裤,并用内裤在胯间胡乱的擦拭了几下,待到感觉外阴有些干爽了,才光着屁股拉开抽屉,拿出一条T字内裤,缓缓的穿上,然后又套上了一条家居常服裤子。


  穿上了裤子,她才重重的躺在床上,两眼看着天棚,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没一会,听见门响,荀梅才走出自己的卧室,坐在沙发上,看着进屋的女儿。


  李冰带着李凝回来了,邹文走在最后面,一进屋,两个女孩看到母亲坐在沙发上,就都过来坐了下来,邹文则是第一时间跑进了卫生间。


  李凝是个很活泼的女孩,身材高挑,面容姣好,和李冰长的很像,只是胸没有李冰那么大,屁股也没有李冰那么丰满,不过腰肢却要更加的苗条,看上去也不分上下。


  她一进屋就跟荀梅道:「我这个姐夫还真厉害啊。那两个小混混,让他两下子就给打趴下了。哼,看他们还敢不敢堵我了。」荀梅看了她一眼,道:「还是你太爱惹事了,净招惹些痞子,以后,尽量少去那些酒吧之类的地方。」李凝嘟嘟着嘴巴哦了一声,眼睛却带着笑意看向从卫生间出来的邹文。一只手竖起拇指对着邹文比划了一下。
          
      
lowoi  等级1 | 2019-11-8 07:39:45

姐夫操了他的岳母




  李冰见状更加的得意,笑道:「你紧张什么,他在屋里了。还有,不许勾引你姑爷哦。」荀梅被说的满面通红,呸了一声道:「哪有闺女这么说妈的?」说完转身扭动着肥大的屁股一溜小跑的回自己的房间了。


  ……


  晚饭是邹文做的,这家伙在李冰的帮助下,使出了浑身解数,精心做了四个菜,李冰还特意在酒柜里面那出来一瓶红酒给大家倒上。可是她兴高采烈的却迎上了荀梅的一张扑克脸,饭吃了半碗,菜吃了几口。然后又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临进屋,扔下一句话,「李凝9点放学,记得给留饭。」邹文答应了一声,李冰却坐在那里若有所思。


  这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李冰索性将倒出来的红酒都到进了一个大碗里面自己喝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胜酒力,她的脸上红扑扑的,一双媚眼波光流转的看着邹文,那笑意看的邹文的心也醉了。


  李冰伸出小舌头在自己的唇上轻轻的划了一下,带着笑容的脸上春光更浓,「先别收拾了,待会我妹回来再洗碗。」邹文会意的点点头,然后拦腰抱起李冰就往他们的卧室走去,临进门还不忘心虚的看了一眼丈母娘荀梅的门口一眼。


  李冰被扔在了大床上,一双媚眼眯着,看着正在脱裤子的邹文,而邹文则忙手忙脚的脱了衣服,光溜溜的就扑到了李冰的身上,李冰娇笑着推开他,道:


  「这么猴急,把我衣服脱了。」邹文急吼吼的扯掉了李冰的衣服,将她那雪白的胴体瞬间就给暴露在了空气中。


  奶子很挺,但是不是特别大,乳晕颜色很深也很大,乳头根部还长了几根黑色卷曲的毛发,但似乎邹文就喜欢这调调,张嘴就亲了一口,痒的李冰吭了一声,微微道「用力点,老公。」邹文嗯了一声,另一只手也攀上了另一座高峰,手指捏住奶头轻轻的搓了起来,而另外一只手则已经抠上了李冰的小穴,哪里鼓鼓的白白的一团嫩肉,稀疏的卷毛软而黑,配合着她那硕大而圆润的屁股还真算是不可多得的身材。邹文摸了没几下,那粉嫩的裂缝中间就又点点滴滴晶莹的液体慢慢的渗出,挂在淫唇上面煞是好看,而李冰此刻已经被亲的浑身燥热,一只手在邹文的背后紧紧的抓着,另一只手已经伸到了他的胯下握住了那根大鸡巴不住的撸动起来。


  「嗯……老公……我要……哦……逼好痒……」邹文把一根手指插进了她的逼里慢慢的抠弄,湿滑的液体粘在他的手指上亮晶晶的,两片肉唇上也被沾染的湿漉漉的滑腻不堪。


  「老婆,老公抠你爽不爽啊?」「嗯……老公……我逼受不了了,你快操我啊……」李冰嘴里不住的浪叫着,更加快速的撸这邹文的鸡巴,一双眼睛已经闭的紧紧的,鼻翼忽闪着,连鼻尖上都冒出了细微的汗珠。


  「小骚货,你先给老公舔舔鸡巴,然后就操你。」邹文说着,爬到了李冰的身上,身子一转,将自己已经像是被火烤的火热的鸡巴顶到了李冰的嘴边,而他自己则往下一趴,厚厚的嘴唇已经贴在了李冰的阴唇上,舌头伸出来就舔了她的逼缝一下,李冰被舔的激灵一下子,嘴里呻吟着,长得老大,一下子就把龟头含了进去。然后就开始吮吸起来,那根大老二被她一吞一吐的在嘴里来回进出,时而用舌尖在龟头上打转,时而深深的含入,而邹文则用手扒开了李冰的阴唇,将那粒肉都翻了出来,大口一张就含在了嘴里,「唔,老公……不要哇……太刺激了……唔……逼要化了……」李冰被刺激了阴蒂,嘴里含着大鸡巴含混不清的哼唧着,自己也加快了吞吐的速度,几乎每一下,龟头都会顶到她的咽喉,嘴唇也贴到了鸡巴的根部,在吐出的时候还使劲的晃动自己的头,让鸡巴在她的口腔里不住的拍打着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传来,也带出了李冰的口水,她一边呻吟着,一边揉着自己的奶子,那两粒奶头现在已经硬的可以砸核桃了,连乳晕都似乎大了一圈,邹文用手指拨弄着她的阴唇,嘴里始终裹着她的阴蒂,强烈的刺激让她不住的扭动屁股,屁股下的床单都被她的骚水给湿了一大片了,邹文骂了一句骚货,接着就用嘴覆上了她的小逼,用力的吮吸起来,他吸一下,她的身体就跟着颤抖一下,同时她用嘴套弄鸡巴的速度也更加的快了,邹文也兴奋的将一只手伸在自己的下巴下面用力的揉着已经肿的发紫的阴蒂,而另一只手则沾着她的骚水将中指插进了她的屁眼,滑腻的骚水润滑下,中指很容易的就插了进去,嘴里正深深地额插着鸡巴的李冰吭了一声,身子竟然僵硬了一下,而就这一下子,邹文感觉自己的鸡巴仿佛顶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不用说,龟头大概是插进了她的咽喉深处,贴近食道的位置了,而自己的嘴里却感到一股热流涌入,带着逼里面的一片火热全部涌入了邹文的口腔,原来,李冰高潮了,那一下僵硬之后,她的屁股就不住的起伏上下的颠簸着,一瞬间仿佛窒息了一样的深深的喊着邹文的鸡巴,连口水从鼻子里喷出来都顾不得了,就这样享受着高潮的快感,而邹文也被刺激的有了高潮的感觉,于是抬起身来,几乎坐在李冰的脸上一样,急急忙忙的在她的嘴里玩命的抽插起来,全然把李冰的嘴巴当成了另外一个逼来操的节奏,片刻之后,他也深深的将鸡巴插入了李冰的喉咙,屁股一阵的抽搐,把精液全然射进了李冰的食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lowoi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8 帖子: 47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