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在本文开始之前,笔者得做个自我介绍:本人秦学岭,目前二十有五,已经在临沂十五中就职三年。此外,笔者还得再介绍个人,就是本文的女主人公——金云。她是临沂十五中的政教处主任。


  废话不多说,现在告诉大家这件事。


  任何职业在入职之后肯定有个师傅。我刚进临沂十五中,就拜了金云为师。


  可以这么说,金云这个女人给我的,不仅仅是教学经验,更让我有了职场母爱的感觉。


  可是我最终玷污了她。不过,我其实真的不明白的是,到底是我玷污了她,还是她玷污了我。


  我现在只能说,以下我讲的是我记忆里的事情,由于太过激情了,现在已经不能确定是实际情况了。真相如何,请大家自己判别。


  我唯一能确定的是,当时我是因为相恋数年的女友提出了分手,而去了金云的家里,向她诉说心中的烦闷,而碰巧的是,她的老公出差在外。虽然她老公出差,仅留我俩在家里的情况,已发生多次但我俩一直遵守师徒之德,可这次……她一开门,我便问道:「师娘,家里有酒吗?」金云一愣,我无数次的到来届时一脸兴奋,且要过烟抽、要过东西吃,可独独没有要过酒喝。今天我是第一次满面烦躁,第一次向她寻酒。


  不过,金云也没有想那么许多,取出酒来,微斟半杯,说道:「这是我家老头子的,你既要喝,就喝点。不过这酒烈,就仅喝这半杯吧。喝完了之后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不要把事憋在心里。」我不理她,也没理那小半杯酒,夺过酒瓶就往肚子里灌。或许是我动作太快那仅剩下的半瓶白酒在下了肚后,金云才反应过来,连忙夺瓶。可是,她仅能夺去一个空瓶。


  俗话说得好,烈酒壮胆。是以,我借着酒劲说出了我被女友踹了的事情。说着说着,我面前的女人似乎变化了,哪还是金云?分明是我那绝情的女友。我一激动就抱了上去,说道:「明明,你知道我爱你有多深吗?你竟这般的绝情?」说完,不由分说的就吻了上去。


  在我拥抱的同时,金云其实本能的有着反抗,可是估计是我太过伤心了,她不愿伤我,也就没有太用力的把我推开。可是,我突然的吻,却给了她再次的惊吓,开始了反抗。可是当时的我已经失去了理性,怒道:「臭婊子!你宁愿便宜别人,也不给老子!你找打!」说着,一巴掌扇了过去。事后想想,我当时真是悲愤过头,因为我的性经验只来自于她,又怎能说未失身于我?当然,其实也还是有些理由,我想寻求告别之爱却被拒绝了。


  或许,金云被彻底吓到了,捂着发红的脸不再反抗,任由我胡乱亲吻。


  老实说,我在前女友蔡兰明的身上学到了不少的性经验。是以我的吻,依然能让女人意乱情迷,只不过,在以前,我只吻过蔡兰明。不过此时我能感觉到,金云明显有了反应,开始主动的回应着我的吻。


  说来大家也许不相信,金云的嘴里竟然有着莫名的香气,这本不应当是这个年龄段女性该有的。不过,此女平时很注重仪表,或许这也正常。


  也正是因为她嘴里的香气,更激发了我的欲望。我轻轻的推开她,三下五除二的脱掉了衣物,说:「明明,帮我吹下。」金云也没多想,半跪着就开始了口上的活动。


  不得不承认,四十多的女人就是狠。金云的口交技巧就不是我那前女友能比的。没几下子,我就感觉要喷发了。好在,我有经验,顿时憋住了这口气。


  金云却在此时停了下来:「学岭,我毕竟是你师娘,也是有老公的人,就让我用嘴吧。」但我当时已经昏了头,哪管这苦苦哀求,又一巴掌打过去:「烂B货,脱衣服,老子要干死你!」金云眼泪汪汪的,只好脱去衣物。她刚脱完,我便立刻扑了上去,对着那一双奶子又啃又咬,这其实是我的报复心理:每回同前女友做爱,前女友都要我轻点温柔点,不让我太用力。此刻见她要飞了,哪还能不一泄心头之恨?


  是以,我是在拼命的吸吮着一个奶子,一个手还用力的揉搓着另一个奶子。


  可是,金云痛苦的呻吟中,明显有着一丝兴奋。我另一个手也不闲着,也在用力的蹂躏着金云的骚B。


  片刻之后,我却想起了前女友对我的种种好,觉得这样折磨,似乎是犯罪。


  于是干脆停了下来。却没想,金云却已然陷入了欲望,此刻只盼着我能解决。我自是不知道,也就转身想走。却没想金云却主动缠上了我,叫道:「好哥哥,好丈夫,好老公,我那里好痒!」说句实话,此刻我其实酒已经醒了些,当看到我面前赤裸的不是蔡兰明,而是金云时,我有些被吓到了。仅仅有些,因为金云的气质绝代,我早幻想干过她无数次了。此刻有了机会,还不好好把握?
分享到 :
0 人收藏

2 个回复

倒序浏览
huangxinkai1982  等级1 | 2019-8-14 05:59:58

【我和金云的那一夜风流】




  我有意逗逗她:「那里是哪里?」本以为她会答:「阴道。」却没想她脱口而出:「当然是我的骚穴啊!」我顿时吓了一跳!只是她这一说,我的罪恶感反而轻些了——放荡女子,人人得以上之,何来道德?


  但也不敢久戏,毕竟是在家里,如果来人发现,我估计还是会被唾沫星子淹死。


  于是提枪上马。却没想之后的事情更加刺激。


  我刚刚插入,又是一顿愉悦。金云竟然用她的骚穴内的肌肉帮我做着按摩。


  我停止了抽插,将肉棒顺着她的骚穴缝隙上下移动着。我知道,我这么做让金云很受用,因为她的表情很是享受。


  我想更精彩点,于是拍了拍金云,说:「师娘,我想换个玩法。」金云明显的一惊:「你清醒了?」我点了点头。金云挣扎着想摆脱我,可是我哪能如她所愿?笑着说:「师娘,反正都已经开始了,何不坚持到结束呢?但我保证就这一次。」大概金云也是如此想法,是以放弃了挣扎。稍许,金云问道:「你刚才说换个玩法?」我点点头:「因为刚才的玩法,虽然你没有经历过,但是那只是老田不敢用力罢了。我下面的玩法是他绝对不敢玩的。」金云一脸疑惑:「那是什么玩法?」我笑了笑:「性奴游戏。」金云一脸疑惑:「性奴游戏?」我点点头:「是的,就是性奴游戏。我是主人,你是奴隶。


  我这么玩其实也是考虑到你。刚才我们做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你这几十年并没有得到真正的高潮。原因就在于你不了解你自己。」金云更加疑惑了:「我不了解我自己?」我再次点了点头:「是的,你不了解你自己。不客气的说,你很贱。」我一直注视着金云,是以,在我说出,「你很贱!」这三个字时,怒气在她脸上浮现,我赶忙说道:「请原谅弟子的无理,但弟子确是说事实,请师娘莫生气,耐心的听我说完。」见金云脸上的怒气少些了,我才大着胆子说:「你需要别人的虐待,我指的是在做爱时别人给你以合理的虐待,你不仅不会难受,反而能获得前所未有的高潮。」金云明显不信,斥道:「胡说八道!」我不以为意,笑道:「如若不信,我们尽可以一试,反正玩玩嘛,大家都没有损失。」金云想想也是,于是没再反对。


  不过十来分钟,游戏的道具我便找齐了,一根绳子,一方丝巾,三个小型木质衣服夹,一根自来水软管,一卷卫生纸,一卷大号的透明胶带,性爱润滑油。


  我看着这些东西,说:「师娘,现在开始你是我的奴隶了,除非游戏结束,否则,你便一直按我的指令做。当然,你所需要做的,不仅仅是配合我,还需要真正的释放你自己。现在我要帮你系上狗项圈了。」我简单的将那方丝巾系在了金云的脖子上,然后在丝巾上接上绳子就当是狗项圈了。


  金云很配合的趴在地上,跟狗一般。我笑道:「别急还有道具没上,你得夹上夹子。」我将夹子夹在了她的两个奶头上和阴蒂上。夹在奶头上时,金运至喊了一声疼,但当我夹在她的阴蒂上时,金云却杀猪般的叫了起来。我笑道:「很疼吧,请忍耐,不然不会爽。」显然是疼得很厉害,金云咬着牙说道:「我知道。我又没说什么!」放完了夹子,我牵着绳子,命令她爬到厕所里。金云果真听话,扭扭屁股就爬到了厕所。


  我嘻嘻一笑:「老师,现在帮你灌肠。」我也不等金云有所反应,一下将水管插入了她的屁眼,拧开了自来水龙头。约半分钟后,金云大叫:「肚子要破了别灌了!」我立刻关了龙头,取下了水管,笑道:「别拉出来了,等我干满意了再拉。」但我却并不着急,随手将卫生纸捏成团便堵住了金云的屁眼,然后截一小块透明胶带贴在了金云的屁股上,这样就能确保金云即使憋不住也不会拉出来了。


  我的肉棒虽然已经涨得发痛,可我却还没有尽兴。在轻轻揉搓了金云的屁股蛋之后,开始使劲的抽打起来,一次比一次用力。大概十分钟之后,明显的金云的骚穴开始滴水了。我确认这水是从金云的骚B中流出来的,因为屁眼外没有湿润,是干的。我知道,金云的感觉慢慢来了。


  我这时也忍不住了,说:「求我。」金云便乖乖的叫道:「好哥哥,好老公好丈夫,奴家忍不住了我要!」我嘻嘻一笑:「乖,告诉哥哥你什么地方要?」金云指了指骚穴。


  我故作不解,问:「那是哪里?」金云大叫道:「贱婢的骚B想要,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嘛!」撕掉了胶带,取出乐已经彻底湿掉的卫生纸,然后再批眼周围抹上了润滑油,我知道这时候金云的屁眼已经麻木了,在我将肉棒插入之后那种疼痛虽然还是会有,但已经轻了很多。当然,我的前女友蔡兰明并没有同意肛交过,是以,我肛交方面还是处男。
huangxinkai1982  等级1 | 2019-8-14 06:00:58

【我和金云的那一夜风流】




  由于禁运的屁眼本来就是湿润的,在加上我又涂抹的润滑油,我的肉棒非常顺利的插了进去。与此同时,缙云只是轻轻地呻吟了下。可我的感觉是她的屁眼里明显有股吸力,但很温柔,四周被温软包围。


  这时候,金云的手机响了,在金云接通了之后,我加大了攻击的力度,金云瞪了我一眼,却没阻止我。有好几次由于太爽了,金云差点呻吟出声。有一次金云实在憋不住了,对着手机说:「请等一下。」之后便紧紧捂着MIC位置,大声呻吟起来。金云为了避免出糗,仅仅聊了片刻之后便挂断了,便催我:「快点我亲戚要来。」我笑道:「你先把鞋子拿过来,然后去穿衣服吧,我自己解决得了。」她却说道:「那你先出去,我要拉屎!」我这才想起,刚才灌肠的水,还在她的肚子里,我笑道:「你干脆就在我面前拉吧。」金云无奈,只好蹲了下来,开始排泄。可我却并没有因此就放过她。我把鸡巴放到她的嘴边:「边拉边吃吧。」金云撇了撇嘴,但还是允许我将鸡巴放到了嘴里。对于贱货,我绝不仁慈。在听着她的潺潺流水,我抱着她的头一阵猛烈撞击,那真是无法言明的愉悦感觉。特别是看着这个贱货一次又一次的被弄的翻着白眼,我幸福的快要爆炸了。


  不过,好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她就拉了个干净。随后她就出去取鞋子了。


  她将凉鞋递了过来。但此时他除了鞋子外,衣服已经穿完了,却是教学套装。我说:「这么热的天,你就少穿点。免得热着了。干脆,奶罩内衣之类的就不要穿了,内裤也别穿了。」金云听话的按着我的指示穿着。


  有过一会儿我感觉要射了,便把鸡巴对准了鞋子,一阵猛射。或许真的库存太久,我的精液竟然可以铺满一双鞋子的鞋底。射完后,我看到鸡巴上还有些,于是顺手抹在了她的奶子上。我觉得还有些不够,便蘸了蘸鞋子里的精液又往她脸上涂去,涂抹得很仔细很均匀。完毕后,除了可以看到金云的脸变光滑了外,看不出什么。我笑道:「你现在可以去接客人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huangxinkai1982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7 帖子: 43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