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钟心荷不愧是一市之长,很快就想到了舆论有可能给我们这个家族和公司造成影响,她提醒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了。


  「心荷说的对,我看他各方面也没有什么问题,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感到每次出去好多人都使劲的看我。」南丁也说。这时候我忽然发现南丁比第一次我见到她的时候丰满了不少。她金发碧眼,身材高挑,愈发迷人。而且她原本与东方女人相比较为粗糙的皮肤,现在也是泛着柔和的光芒,细嫩白皙。这让我有点感到惊异不已。


  「妈妈,你看南丁,她现在皮肤好滑啊!……」「色小子,怎么?你嫌祸闯的还不够嘛?南丁妹妹可是有身孕的人。」奶奶半天没有说话了,她看见我眼睛里面又冒出色迷迷的光芒,就有点紧张。


  「就是,你小子真的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不过,大姐,你还别说,南丁妹妹从打嫁过来以后,身体的变化确实很大啊,她的肌肤现在完全不象欧洲那样,倒是有点东方人的味道,细嫩而柔滑。」妈妈好像也有这样的感受。


  「这一点我早有发现,而且从我自己的身体也能感到很大的变化,我现在完全没有了刚进入50岁时候的疲态,皮肤好象也很有弹性,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好像有活回去的感觉。我自己的比较国,发现,现在的身体状况比失身于他前好非常多,应该说是有质的区别,肌肤细嫩自不用说了,曾经让年轻我十几岁的吴琼自叹不如,当然,她虽然是谦虚,可是我自己确实感到了自己的变化。而且我要说明的是这一段时间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保养,因此我想,很可能和他有关系。」「哦!馨姐,你也这样认为?」妈妈这时候也觉得有点惊讶。她好象在回忆什么。


  「对了,妈妈,刚才你说荷姐怎么了?因为什么才导致的情绪波动?」我的思想一直处于低潮,没有完全注意妈妈刚才说了些什么,这回突然会想起来,好像是不是和我有点关系?


  「你啊,小子,就知道闯祸,那四个女孩还不知道怎么办呢,现在又想你荷姐了?」妈妈和小姨同时向我投来了「不屑」眼神。


  「婆婆,馨姐,我看这样,让专家直接去知坊镇吧,我们在知坊镇医院给他们准备一切必要的研究设备,让他们安心的在那里做研究,希望能够有个结果,你看这样行吗?」小海螺说。妈妈和小姨抬头看了看这个小女孩,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个看似嘻嘻哈哈的孩子居然能够有如此缜密的心思。


  「馨姐,我现在突然有想要找个寺庙还愿的想法,看看小海螺,再看看江月,进了我们孙家门的女人个个都是人中的精英,我们真的要感谢上苍如此厚待我们啊!我们家的任何一个女人在外面都能独当一面,你说这臭小子何德何能,享尽这人间风华?」


  「那是,就连…你…我…不也便宜了他?」馨姐这会儿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让的妈妈感谢上苍的话语效果一下子如被刺穿的气球跑了气,在场的所有女人都笑的前仰后合。


  「别笑了,别笑了,还是尽快准备吧,我们在这儿时间长了确实危险,真的被那些狗仔队搞到了什么深度新闻就坏了,按照小海螺说的方案进行吧。」馨姐最先停了笑声,「关于那四个女孩和钟心荷的事情我们回去再讨论!」「诶?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成了和那四个女孩一种性质的问题了,我怎么了?


  我有错嘛?还不是他不节制,我怎么了?我……」钟心荷唠叨,可是没有人理她,只是每个人忙着自己手头的事儿,先是所有的孕妇被送上了第一辆车,开走了。


  第二辆车只有我和江月一起离开了,准备在门口应付那些记者。其他的女人们从被另外一辆车送走了。这样,医院里原本好多的美女,又一下子又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记者好象也没有嗅到什么异样的气味,只是我在医院的大门口临时的回到了几个记者提出的问题,大概说的意思是自己刚好到了例行检查的时候,就由公司的总经理陪同一起来检查身体。检查需要留院等到结果。刚好不到24小时,记者们也就相信了我的说辞。


  在回去的路上,我一直都没有说话,情绪低落,想着自己犯的不可饶恕的错误,想着那四个女孩刚才看自己时候的复杂眼神,自己倍感愧疚。江月在一旁陪着我,看我情绪低落,使劲的逗我高兴,进入知坊镇以后,她甚至升起了中间的隔断玻璃,想要单独挑战我的鸡鸡。她这样做真的让我感动,因为现在我们家的这些女人已经没有人敢在单独和我做爱了,这样她们很容易被搞的三天下不了床,而且还要在众姐妹当中担当「吃独食」的罪名。看样子这丫头今天想冒这个大不韪啊?
分享到 :
0 人收藏

1 个回复

倒序浏览
charlie814  等级1 | 2019-8-13 08:35:12

感受满地月光晕死在高潮下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好像到现在为止,每个单独和我做爱的女人都会怀孕,这个丫头是不是……


  「噢,对了,你这丫头是不是想要孩子了?」我突然想明白了这件事儿。


  「嗯,不是的,老公,要知道我们家现在孕妇太多了,我担心将来会有一段时间没有人伺候你,所以我和张怡、李源她们说好了,这一段时间都不要孩子,而且公司那边正在关口,我怀孕了,会影响很多事儿的,因此我想等等再说。」看着江月懂事儿的样子,我好感动,不禁使劲的吻她:「谢谢,宝贝,谢谢你不嫌弃我是一个强奸犯,虽然我可能不会被政府审判,那四个女孩儿相信你们也会妥善的安置她们,可是我毕竟犯了罪,从我的内心,我已经被钉在了耻辱柱上了,你们所有的人都回避这件事儿,不提它,可是它毕竟给那四个小女孩带来的伤害,我自己深深的感到了自己的可恶!」我说到这里,心情沉重,眼角泛酸。


  「老公,你不要这样想,我看还是等到你的体内的那个异样蛋白的诊断有了结果以后我们再来讨论这件事儿你看行吗?至于昨晚上发生的事情,要看你是不是真的存在道德上的缺失,如果是,我想婆婆和馨姐不会饶了你的,她们一定会让你为那四个女孩负起责任的!如果不是我想我们真的要找找原因了!为了你的身体健康,搭进去多少女孩我也不在乎!」


  「不是吧,不管怎么样我今后一定不能再害人了,因此这个研究不管是什么结果,我都不会推卸责任。」


  信誓旦旦,义正严词,慷慨激昂。


  我和江月说着自己的正义凛然,可是我的手还是一点一点的剥光了江月的衣服。在迈巴赫的后坐上,有足够的空间让江月死去活来。


  江月没有想到在车上,我对她下手会如此的快,她细嫩的肌肤在我的揉搓之下变得潮红而又敏感,她原本柔情的阴户一下子鲜艳而又奔放,喘息中她感到了和床上不一样的快乐,她让自己舒展的躺在我的眼前,等待着想想中的快乐!我不错眼的看着她,一个绝色女子,正在展现着她那绝代的风采,她饱满尖挺的乳房因为平躺的缘故向下稍微的摊开的不少,这样她的胸部更加的峰林翘楚,她修长的腿一条伸向隔断玻璃,一条搭在我的腰间,她那稀疏的阴毛没有遮盖着她的阴门,大大的阴蒂已经充血暴涨的长出了小阴唇外面,从那里面正在流出乳白色的阴液,一滴滴的滴在真皮的座椅上面。她的肛门像是一个含苞的菊花,慢慢的翕动这,可是又像是想要开放。


  「老公,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你的小月早已空虚已极了!」「我来了!」我疯狂的扑了过去,对着自己的领地疯狂的进入。


  「哦!……男人啊……好长……从来没有……没有顶的这么深……啊……!」她尖叫着走完了第一次高潮的历程。


  当车子驶进那条悠长的竹林小道的时候,江月已经彻底的败下阵来,她一路上呼天戕地的来了5 次高潮,我也在她的屄里面喷射了一次精液。终于,她开始求饶了,可是我完全没有什么停下来的意思,她只好再一次上路了,奔向第6 次高潮。当我温柔的从后面插入她已经分开的柔嫩的粉红色的两扇阴唇时,她开始大呼小叫,在她即将高潮的时候,她的招牌动作来了,疯狂的摇摆着头,手在空中乱抓,整个人无助的数着自己被冲击的次数。突然,不知道她碰到了那里,中间的那个隔音、单向透光的玻璃降了下来。我勇猛的姿势和她欲仙欲死的表情被前面开车的吴花看个一清二楚,她像是被电击了一下,没有握不住方向盘,车子一下自偏离了大路,冲进了边上的泥土里面。好在吴花非常有经验,及时的停住了,没有发生大事故。只是我的鸡鸡还在江月的小屄里面插着,在急刹车的作用下使劲的向前一冲,又进去了不少,一下子让江月感到了什么叫穿心顶肺。她使劲的叫喊着在高潮中晕死过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harlie814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3 帖子: 71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