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迷情校园] 校园里隐藏的危机

2019-6-12 10:45
2280

           同样全身笼罩在黑袍下人,像鬼魅般出现,半跪在言夜旻面前,语气阴冷。 "很好。"言夜旻嘴角上勾起一抹邪魅笑。 监视画面上和王子拥有一模一样面孔少年正在等着命运最後时刻,甚至有点焦躁。 "替身果然只一个替身。"这对监视画面里影易评价。 并不没有见过真正王子,在学园时,曾经和万溯雅擦身而过,那时少年所散发出来无形王者之气,带给人一种总算到好对手快感。 万溯雅,真正王子,一个很难琢磨透对手,深邃眼睛里好像藏着什麽东西似──令人欢喜又令人讨厌啊! 不过,现在言夜旻只需要放下身心,好好地观赏这一夜众人演出。 按照圣夜所希望剧本: 祭坛在鬼屋下方,现在应该已经埋入了威力巨大炸药。只要等万溯雅被带入祭坛里,和随从们一同死去,那麽十年前数名少年和少女离奇死亡将重新上演,到时躯体已经炸得粉碎,无法鉴别身份。影易在千希曜帮助下幸免於难,大难不死,宣告替身已经死去,而看破世间轮回,主动放弃王位继承权。某些顽固长老应该可勉强地接受既定事实。 昏庸无能太子继位,将永远听命於圣夜。 已经派隼在确保这项仪式完成同时保护东方媛,没有任何问题话,那位如清风般没有一点尘污王子将会从今晚开始从这个世界消失,从东方媛身边彻底消失。 光想到这一点,就比圣夜真正地得到这个国家还让人高兴。 媛啊,真想让就此坐在身边,亲眼看到纠缠着男人凄凉地死去。那样,心就不会在没有注意到时候,偷偷地分给了别人……言夜旻想到此,眯起了眼睛,托起身边仆人亲手奉上了一杯浓烈红酒──像血一般红透了酒,细细地品尝。 "磅!磅!"利斧在劈到万溯雅後背刹那,被几把锋利剑架住,无数枚子弹射到了无头骑士盔甲上,叮叮当当声音,盔甲没有射透,仅仅产生了无数小小凹痕。 "王子!"一直暗中保护着王子护卫队杀了出来,们有一部分人潜藏在鬼屋许久,从王子进入时便开始保护王子。此刻替万溯雅挡住致命斧子正特别护卫队一队队长艾艾。 无头骑士们见到偷袭失败,并没有逃开,反而立即展开第二次攻击,"嗖嗖"利斧斩破空气声音,接连不断。们身手凌厉,砍伤了挡住们几名队员,直逼被护卫队护着王子。 "可恶!们盔甲特制!们不一般杀手!"艾艾护着万溯雅一步一步地後退。在明白无头骑士并非简简单单杀手那一刻,又有一名队员被斧头砍掉了脑袋。鲜血以最快速度弥漫了整个现场,沾上了鲜血无头骑士们更加疯狂,们动作完全没有因为笨重盔甲而缓慢,"王子,们快点走吧!"见到情形已经难以控制艾艾做好了最坏打算,这时万溯雅一脸焦虑地问道:"知道东方媛在哪里?" 艾艾本就紧张脸庞此刻更一僵,在鬼屋里面潜藏着们对在鬼屋发生事几乎了如指掌,尤其媛被那麽多男生拖进密室那件事,们队员们都知道。然而,离鸥发来了遇到任何事皆不能暴露指示。不能暴露,言下之意便们眼睁睁地看着东方媛在密室里受尽屈辱,直到後来,一个神秘右手戴着黑手套黑衣礼服少年从密室中走出,密室里究竟发生了什麽事,们并不清楚,也不能清楚。 但东方媛遭遇到不幸,那既定,而东方媛就这样离开王子好像也离鸥大人一直期望事。 如果此刻告诉王子,东方媛遭遇事,王子一定会不顾性命而要去密室那里吧,这样也许会招致杀身之祸。 艾艾准备咬紧牙关,心虚地道:"们没有看到东方媛。王子,们还赶快离开吧。" "唉。"万溯雅竟然叹口气,"艾艾,在骗……" "……她对很重要。"年轻王子殿下继续补充了一句,眉宇间笼上了一股忧郁。 在过去,让安妮儿死去,现在,又要让东方媛从自己手指间死去吗? 单纯地说想去救东方媛为了媛,还不如更直截了当地说:这在为了自己,不想因为这类似事件再内疚十年百年一生。 所以──万溯雅表情坚定,抢过了艾艾手中剑,冲向了无头骑士。 要找到她!! 内心,充满了这个有可能使得自己死无藏身之地疯狂决定。 王子,疯了吗?艾艾看到万溯雅不要命举动,目瞪口呆。 血弥漫在清朗修长身体四周,时间每一秒都像一位死神镰刀,随时挥斩下人脑袋。此时万溯雅不再前一刻被人守护着王子,现在更像一名终於发觉了自战士,平时只用来挥动网球拍纯洁双手,已经沾满了血腥。 将剑插入了无头骑士们盔甲间隙,狠狠地刺入旋转,杀手们肢体瞬间离开了身躯,凄惨叫声在鬼屋里回荡。 们弱点!艾艾和其队员见此情形,纷纷效仿。 就在们快要杀出一条血路时,无数鬼魅一般身影出现在们面前。万溯雅脖子上瞬间被架上了四五把刀,刀面上印着奇怪符文。 "放下抵抗,王子。这样还有机会有尊严死去。"沙哑声音从鬼魅们深处传来,们都蒙着面,黑色轻甲在鬼屋忽明忽暗灯光下显得越发了诡异。 艾艾和队员也被制住了,们放下了手中所有武器,担忧地望着仍然持着剑万溯雅。 "啪当!"万溯雅扔掉了手中剑,伸出手淡然地拭去脸上血滴。 "这一次,圣夜也出动了?"问话里没有丝毫恐惧。 "呵呵,果然皇室王子,认得们符号。很不幸,尊贵王子,意识到时候已经很晚了。们将带前往祭坛,如果有任何反抗,们将会一个一个死去。"黑暗中指挥者将手指向了艾艾们。"一贯以温柔着称王子,不会狠下心让人为而死吧,呵呵。"沙哑声音发出了几声笑声,像拿着一把电锯准备锯开脆弱心灵。 鬼屋下方祭坛,几座阴森雕像摆成了一圈,祭坛中央一张刻着复杂花纹石床。影易走到石床边,手指撩过石床冷冷床面。在雕像和石床里都藏满了大量炸药,只要启动控制装置,几分锺之内,这里就会夷为平地。而,将取代万溯雅,抹杀掉卑微过去,以万人爱戴身份活下去! 啊,不知道那个总高高在上人面对死亡时表情怎样? 影易露出了阴冷笑容,等这一天等好久。 祭坛门打开了,全身到处都血万溯雅和护卫队队员们被圣夜教徒们推了进来。 似乎头一次见到万溯雅这种狼狈模样,影易万分地开心,很亲昵地笑着向万溯雅行礼: "哦,再次见面了,伟大王子殿下。喜欢为准备最後舞台麽?" 好像闻到了很恐怖血腥味,东方媛忍不住停下了脚步,随即抓住她胳膊那只手用力地将她拖向了鬼屋更深处。 有人死了吗?──东方媛试图地再次发声,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失声了。她只能注视着扯着她往前走隼侧脸。 时间应该过去很长时间,难道影易和千希曜阴谋已经正式开始,所以才出现了这麽强烈血腥味? 隼究竟想要做什麽呢? 她并不聪明脑袋在做着极为复杂思考,这也许就绝境中人类潜力吧。 忽然隼停了下来,按下了墙壁上隐藏按钮,地面上便现出了一条深暗地道。 "进去。"隼边说边将媛推进了地道里。 地道很深,在出口处有隐隐亮光还有人惨叫声。东方媛本就冰凉躯体越发僵硬了,她不敢再多踏出一步,几乎用乞求目光回望隼。 传说中地狱,就在下面吗?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她不想死去,不想死去! "往里走,不要回头,不要想着出来。"隼戴着手套手燃起了一股黑气,年轻美貌脸上布满了森罗之气,"若想走回路,会立刻杀了,再将踢下去。" 无论怎样,自己都要走下去吧。 东方媛收回了乞求最後一丝希望,她彻底明白隼此次要彻底地收了自己命,於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干涩嘴唇,慢慢地挪动着脚步,走了下去。在她走到一半时,待在外面隼关上了地道进口,对媛来说也许更生存唯一出口。 她应该会死掉,影易不会留下任何幸存者。隼像鬼魅般沈默地待在了进口处,赴死前媛乞求眼神好像在眼里定格,挥之不去。 东方媛硬着头皮走下了地道,在地道出口处,她冷吸了一口气,顿时比外面更浓烈血腥气杀入了她鼻腔。而她踏出地道口那一刻,也开始感受到比自己死亡更加战栗事! 好……好残忍!从来没见过这麽残忍事! 她捂着嘴,尖叫声堵在了不能出声喉咙口,眼睛有了一瞬间黑暗。 血淋淋地摆在她面前,被绑在雕像上少年们四肢和脖子被人划开深深口子,血汩汩地从伤口中流出,最後汇集在中央祭台上。 艾艾!在那群死亡了人里,媛意外地见到了一张熟悉面孔……那麽亲切艾艾……居然……凄惨地死去……时间容不得她有任何悲伤情绪,她视线集中在了更恐怖祭台上。 在中央祭台之上,一个狰狞笑着满身都血少年正高高举起一把刀,准备切向困在祭台上同样全身血另一位神情淡漠少年! 们拥有着一模一样面貌,一模一样声音! 王子!影易! 嗖嗖几声,几个黑影围住了东方媛,们都蒙着面,黑衣左胸上印着诡异符文。 拿着刀少年冷笑了几声,俯下身子,紧紧地盯着祭台上少年双眼道:"不要伤害她,王子珍贵人也珍贵人,对吗,尊贵王子?" 从语气上和行动上来看,拿着刀便影易,而万溯雅则在祭台上生死一线。 "她无辜,不要动她。"万溯雅好像已经做好了随时死亡准备,然而当媛出现在这里时,眼睛里仍然流出了一丝慌乱。 影易捕捉到了神色里细微变化,咬牙切齿地讥笑:"王子殿下,记得刚刚还很镇定吧。怎麽现在,有点紧张了?"拿着刀背划过万溯雅清俊面庞。 从以前就讨厌万溯雅这种高高在上态度,即使刚才杀掉了万溯雅所有随从,即使扬言要先剁去万溯雅一条胳膊,万溯雅连个眼睛都没眨过,更别说吐出一句乞求饶命话。 在影易根本就不知道情况下,万溯雅何时变成了镇定冷血动物? 不过,现在──影易望向了不远处也狼藉一片东方媛,嘴角咧开了阴森笑容。 直觉上感到危险临近,比起隼有过之而不及恐惧使得东方媛不禁後退了一步,撞到了背後神秘黑影身上。 "作为贵宾,溯雅,会好好地款待她。"影易舌头舔了一下寒冷刀身。 "哢嚓!"血从言夜旻指缝中留出,滴落在地上,溅成妖艳凄美花。言夜旻手中酒杯已被捏得粉碎,本准备慵懒地欣赏一出精彩表演,却没有想到──"她怎麽会在那里!" 隼在什麽地方?! 当看到监视器里东方媛憔悴身影出现时,言夜旻头一次感觉到自己难以呼吸,尤其之後眼睁睁地看到影易拿着刀走向了她。 下面情景,已不容再花半秒时间,言夜旻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神官!"教徒们纷纷跑上前,们想要给们神官──言夜旻包扎止血。而则推开了那些几乎一拥而上教徒,几乎用撕扯力量扯开了身上教服,黑色衬衫上立即溅上了腥红血。酒杯碎片深深扎入了手心里,如暗夜般迷惑人心眼睛没有因此露出任何痛楚,在眼睛深处那个少女身影。 要去她那里! 奴隶,不允许其人虐待! 焦急混杂着怒气燃烧至言夜旻眉头,已经完全忘记了手上痛,完全不顾教徒们劝说冲出了大楼。 见到影易一步步地紧逼,东方媛已无任何退路,她也明白现在自己再做挣扎也无益。 不能说出人生最後一句话,以沈默等待死亡降临,这样等待多麽短暂又漫长。 "哎,媛啊,今天怎麽那麽少话,被吓到了吗?"影易笑了笑,抓起她一只手,"哎,好冰凉手啊……让人忍不住想疼惜呢……" 台上万溯雅试图挣开枷锁,一再地以冷静口气强调:"影易,和事与她无关。" "呵呵。"影易瞄了一眼万溯雅,鄙视挂上了嘴角,"不要再装镇定了,王子殿下。再怎麽装,也知道她对重要性。"将媛手放在了唇边,"不知道这麽冰冷手,如果少了一根手指,里面血液会不会令它感觉暖和些。" 要砍掉手指吗?!东方媛惊得想要抽回自己手,然而影易牢牢地抓住她手不放开。万溯雅听到影易打算时,冷抽了一口气,知道影易最想要什麽,但如果轻易地让得逞,有可能东方媛在下一秒就会死在自己身边。 "媛,表情真有趣。"察觉到自己说法有了效果,但还不足以使得万溯雅彻底地卸下牢固精神屏障,影易近一步靠近东方媛,"等一会会更有趣。"刀尖在媛手心里划上了恐怖十字,每一刀带来剧痛都传入了媛全身骨头里。 她眼泪像断了线珠子,连续不断地落下,可她根本就发不出一声惨叫。 不知为什麽,她竟然感谢起在进入这个恐怖地方之前,隼对自己做过事──自己再也发不了声了,那样话,万溯雅也许会好过一些。 谢谢,隼……"哦,竟然不叫?"影易好奇地眯起了眼睛,"不叫话,王子殿下根本就感觉不到痛~会头疼!"将东方媛拉到了祭台前,站在媛身後,伸手托起了她下巴,对万溯雅说道,"她真一个有忍耐力女人,为了竟然连声痛都说不出来。还那麽冷血对她?知道真正想要什麽……只要说一句臣服於话,就可以放过她。" 万溯雅一下子沈默了,清澈眸子开始暗淡了起来。明明想守护她,如今却带她进入了痛苦不堪地狱。 在阴森恐怖祭坛里,痛得只能紧紧地咬住嘴唇东方媛在和万溯雅对视中,她冰冷身体感受到了一股温暖。身後影易虽然离她如此之近,但每一次碰触都像寒冷冰刃冷冽地切开人心灵。 以前影易也就会动手动脚,可从不像今天,无情而冷血。 万溯雅沈默和无情一定有理由。 想到此,媛眼睛里融入了另外一种感情,那一种名叫悲哀和宽容融合於一体情感。 影易突然将媛受伤手放在嘴边,如同刚才舔刀背一样舔着流着血伤口,然後再舔了一下自己嘴唇,露出满意奸邪笑容:"好美味血!" 东方媛眉头紧锁,全身忍不住地发抖,影易又想做什麽了? 影易紧接着行动再一次加剧了媛对恐惧,影易沾满鲜血手探入了她上衣里,轻松地解开了她胸前束缚。 呃……双乳被一个恐怖男人揉捏,媛喉咙里发出细微嘶哑声。 不要……不要……她全身都在影易控制之下,仿佛一瞬间就要被撕裂了! "她身体肯定也很美味。"影易注视着万溯雅,"女人如果被碰触了,还能再沈默?" 手从媛上半身移到她下半身,也不顾怀中少女反抗,扯下了她内裤。 刹那间,媛敏感处接触到了祭坛阴冷风,而她心也进一步被肮脏手拉入了混沌黑暗。 "在面前侵犯她,就像当年那群人侵犯安妮儿一样。说过要保护她,实际上呢?"影易恶狠狠地将指头伸入了仍干涩花心里,恶狠狠地搅动,另一只手则牢牢地禁锢着东方媛反抗。 啊……呀……一种恐怖战栗感速度地占领了东方媛全身,她脸和肉体竟然因为这种强行侵入而开始发热。然而,在万溯雅面前被侵犯,又会以怎样眼神来看待,这比死亡还要屈辱事! 请……不要看着这样……东方媛闭上了眼睛,强忍着眼中泪。 沽湫手指抽插声在这弥漫着血腥死亡暴力邪恶祭坛里,镀上了一层妖娆淫靡外衣。 东方媛只感到体内热流正涌向了小腹,擅长玩弄女人影易几乎在很短时间里就找到了她敏感点。发不出任何声音她,喘着气,唾液正迎合着这种刺激而分泌加快。 一旁,无论圣夜教徒还影易手下,都忍不住地吞了口唾液。 万溯雅手不禁握成了拳头,只脸上仍然不见任何暴走神色,但心其实已经抵达极限。 妥协了,影易也许会放过她?不,影易不那种人,绝对不。 记得自己知道影易和母亲事时,一度愤怒地揍了影易一拳,将揍到在地上,那生平第一次动手打人。可从倒在地上影易笑容和眼神,就明白──影易在故意地惹自己发怒,让自己失去理智。 也许,更加恨,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卑劣事情。 抱着这样认为,万溯雅也总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着那些事情发生,但这一次……脸颊上落下了冰冰东西,那冰冰凉凉东西沿着面庞曲线进入了唇边,咸咸,涩涩,媛眼泪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hezf2006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0 帖子: 42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