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乱伦文学] 无法扑灭的火焰(中)

2019-6-12 08:58
1023

             早上思雨5点就起来了,把饭菜弄好后,就匆匆忙忙帮着书包出门,临走前她还是放心不下爸爸腿上的伤口,决定看一眼再走,轻轻的一推就开了,原来门没锁,她本来想着要是锁了就算了,省得吵醒爸爸。只见爸爸脸上带着笑容睡的很香,身体四仰八叉的睡成个大字形,身上盖着的毛毯滑落在腰间。思雨怕爸爸感冒,连忙去拿起来准备给爸爸盖上,手拿着毛毯的同时她的脸突然唰地红了,原来文非睡觉时只穿着一条很旧的平角内裤,此时不知是在做春梦还是被尿憋的,整个勃起的鸡巴向右挺着,硕大的龟头已经从内裤里探出了头,红红的大龟头和思雨的眼睛只有很短的距离,甚至连红色的冠状沟都看的清清楚楚,内裤的右侧被涨起一个长长的椭圆形。思雨胡乱的把毛毯盖在爸爸身上,赶忙红着脸慌乱的退了出去。边往大门外走思雨边想:原来爸爸的那里这么吓人,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这么大呢?还是只有爸爸的才这么大?那妈妈那里要多大才能装的下爸爸的那个粗大东西?……


  此后的几天文非恢复了理智,他坚决不让女儿再舔弄自己乳头,虽然每次擦身子的时候他总是会情不自禁的瞄向女儿的黑色或者红色胸罩(妈妈只给思雨买了两个胸罩),偶尔小巧的奶子会脱罩映入文非的眼睛里,这样文非就觉得非常幸福了,何况还能闻到女儿身上独特的香味。文非也很恨自己,一看到胸罩他就会不自觉的勃起,思雨当然也看到了爸爸裤子里的膨涨,但她都装作不知道。她并不认为这样子爸爸就是流氓、是坏人。她想爸爸可能只是这方面需求强,妈妈一星期不在家,他看到女人的胸会勃起也不算太过分,以后自己管好胸前的小白兔就是了。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父女俩都长吁一口气,特别是文非,这种感觉很煎熬,两人单独相处时既有深厚的亲情又有一点让人不敢往深处想的欲望,最难堪的是自己总是闻到女儿身上的香味或者看到一点点裸露在外的身体(胸罩、锁骨、小腿)就会无耻的勃起。


  思雨也怕,每次看爸爸伤口的时候她都能感觉到爸爸呼吸急促眼神也变的炙热,特别是裤子里面供起的庞大一块。她总有一种可怕的感觉,怕这样长期单独相处下去迟早会超越纯洁的父女关系,至于会如何发展,她不敢想,反正肯定是很可怕的东西。好在伤口也好的差不多了,文非理所当然的被任红英臭骂了一顿,请一星期假扣钱不说,还耽误了女儿的学习。


  日子又恢复了平静,除了天气更热了以外。星期四的晚上思雨正在做在物理题,10点钟的时候,突然风扇不转了,她赶紧叫爸爸过来修,文非是半个书呆子,哪会这个啊,弄了半天也没修好,任红英不耐烦的说:"瞧你笨手笨脚的,修到明天也修不好,这么热没风扇也没法睡啊,干脆今晚思雨就到我们房间睡,把沙发摊开不就是张床吗?明天拿到电器修理铺修吧。"


  思雨躺在沙发上怎么也睡不着,她习惯了自己的房间和小床,换了个环境一时没法适应。辗转反侧的刚有点迷迷糊糊的睡意。突然听到父母在小声说话,她隐约的觉得父母半夜说话肯定是做大人晚上做的事,脸突然红了,但此时想避也避不开,只能继续装睡。


  文非一觉醒来,也不知道几点了,黑暗中只有风扇在呼呼的转动,闻到妻子身上香香的女人。他的心一动,手从衣服里伸过去握住了妻子软软的乳房,手指在奶头上轻轻捏着,这一捏红英也醒了,她低声呵斥着:"干什么?思雨在这里呢!睡觉!"文非固执的揉搓着大大的奶头,嘴里轻轻的说:"没事,你听,她在打呼,睡的正香呢。"红英被搓的酥酥麻麻的,41岁又正是性欲旺盛的年纪,她犹豫的说:"你的伤行吗?"文非轻轻的说:"你上来搞嘛。"说完把妻子衣服掀起来,吸吮着两颗大奶头,才舔了几十下红英就痒的受不了了,她脱掉自己的内裤,迅捷的扒掉文非的短裤,一手扶着巨大的鸡巴对着潮湿的屄口慢慢坐了下去,刚坐到底红英\'啊\'的一声停止了动作,她小声的说:"这样不行,你的鸡巴太长了,一坐到底就好像捅到子宫一样,好疼,我不做了。"鸡巴刚爽了一秒钟的文非可不干了,他恶作剧般的向上挺了两下,轻声对红英说:"你趴下来压在我身上作就没那么深了。"任红英被文非的恶作剧顶的\'咝\'的叫了一声,:"死鬼,懂的还不少,是不是经常趁我不在家出去乱搞?"说着试着用屁股慢慢套了几下,这种姿势红英可以控制鸡巴插深还是浅,果然不痛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3 个回复

倒序浏览
123bfl  等级1 | 5 天前

无法扑灭的火焰(中)




  掌握决窍的红英越套越舒服,屁股由浅到深的慢慢向下试探着,丈夫粗大的鸡巴把阴道里赛的满满的,她小声哼哼着屁股越套越快,两人性器的结合不时弄出一片水响。失眠的思雨却在沙发床上烦躁不安,父母的亲密对白、母亲压抑的呻吟声、作爱时弄出的水声,让思雨面红耳赤的想逃离房间,母亲的呻吟声让她明白了原来做那事的时候女人也很舒服。她不自觉的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小蜜洞,里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湿了,手指的进入让她觉得很舒服,轻轻在里面出入了几十下后,那怪怪的感觉让她想哼出来,水也越来越多的渗了出来,把小内裤弄的湿湿的,她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叫出来,更怕水把床弄湿了明天会被妈妈发现,赶紧把手抽出来不玩了。她把脸埋进毛毯里,手捂住耳朵不去听父母的好事,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日子像流水一样波澜不惊的过着,文非一家三口和大多数中国老百姓一样过着平静的生活,上班的上班,读书的读书。只是文非和思雨之间仿佛多了一层隔膜,文非再也不敢像以前一样亲吻思雨的头发了,虽然他很想亲;思雨也不敢再去搂着爸爸的撒娇了。其实两人都知道彼此的感情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反而比过去多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但正是怕这种不明感情会往可怕的地方发展,才导致了这种隔膜。


  这一年小城的冬天特别的冷,天气预报说这是二十年来气温最冷的一次,大雪接连下了两天两夜。"爸,妈,我回来了",思雨呵着手把自行车往屋里推,红色的羽绒服上布满了白色的雪花。"冷吧?思雨"文非赶忙上前握住女儿冰冷的小手,这是半年来他第一次和女儿如此亲密接触。女儿冻的通红的双手让他恨不得把自己全身的热量都过渡给女儿,他用宽厚的手掌不停搓着思雨的小手,思雨感受着父亲的真挚父爱,心里暖哄哄的,这半年的隔膜让她很难受。今晚,那个熟悉的父亲又回来了。


  吃完饭洗漱之后,红英来到女儿的房间,她拍了拍正在看书的女儿说:"思雨,今晚去我房间睡,这天太冷了,你一个人睡不暖。"思雨和妈妈一起进了房间,床上文非正靠着看书,红英说:"喂,你往外边挪挪,我睡中间,思雨睡里面,思雨,脱衣服睡觉吧,冷死了."文非听着母女俩悉悉索索的脱衣声,心又乱了,书上的字仿佛都在跳舞似的,他忍不住的偷偷瞥了一眼,女儿脱的只剩下白色的秋衣秋裤,胸部不知是由于衣服的衬托还是真的长大了,反正比以前好像鼓了一点,底下的秋裤前面凹进去一个倒三角形,后面不大的屁股把平整的布料分成了两个圆形,文非心一热不敢再看了。由于床不是很大,三个人睡稍稍有点挤,红英霸道的分配着全家人的睡姿,文非身体向外侧睡,自己和女儿都面朝里侧睡。三个人的体温一会功夫就把被子捂暖了,红英很久没有和女儿一起睡了,她幸福的搂着宝贝女儿一会就进入了梦乡,文非却怎么也睡不着,刚才就那么一眼让他整晚脑海中都浮现着女儿曲线玲珑的身体。睡到半夜,红英起来上尿了个尿,回来时刚好思雨把身体朝里转了过来,迷迷糊糊的她也就顺势睡到了最里面,把女儿挤到了中间睡。文非睡的正香,突然感觉有一只脚在自己脸上不时划动,睁眼一看是思雨的脚,也不知道她们母女俩什么时候移形换位了,那脚一点臭味也没有,划在脸上很舒服。文非心思一动,把身体悄悄转了过来,用手握住了思雨的一只脚,脚不大,大概就34码的样子,脚上的皮肤很光滑,脚趾甲修剪的很平整。文非轻轻的把女儿的两只光脚前后上下的抚摸着,温温热热的小脚握在手中让他心神荡漾,身上燥热不已,被窝中的温度仿佛抖然间升高了十度。他情不自禁的把脚放到鼻子下轻轻闻着,有一点淡淡的脚的专属味道,但绝对不是臭味,一想到亲爱的宝贝女儿的可爱肉脚此刻就在眼看,文非渐渐失控了,脑中一片空白,唯一不放心的是怕红英醒过来,但对面轻轻的打呼声让他放下心来。文非大着胆子把思雨的大脚趾放进了嘴里,像女人给男人口交似的用嘴进进出出,舌头还不时的在上面扫着,接着是下一根,再下一根…文非舔的不亦乐乎,秋裤里的鸡巴顶的高高的好像随时会从布料中破茧而出.


  思雨睡到半夜,突然感觉脚痒痒的,好像还湿湿的,她想把脚挪一下,一缩却发现挪不动,这下她彻底醒了,头钻进被窝一看,爸爸正抓着自己的两只脚,嘴和舌头在上头轮番的亲、含、短、吸,弄的上面全是口水。思雨既害羞又害怕:走路的脚脏脏的,爸爸却亲的那么起劲,她没有闻过自己的脚,但应该不是很臭。但即使有一点点臭味她都会觉得很丑,哪个少女愿意让自己身上的异味被别人闻到呢?她又试着把脚抽回来,却被爸爸抓的紧紧的抽不动,思雨只好放弃任由爸爸玩耍,如果剧烈反抗会把妈妈弄醒,那会是个什么局面?思雨想都不敢想。精虫上脑的文非根本没发现女儿已经醒了,因为思雨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刚才的挪动他以为只是睡着了因为脚痒的本能反应。他掏出裤裆里雄伟的鸡巴,用思雨的两只脚夹住上下摩擦。(这一招是他从同学李军家学来的,那家伙不知从哪搞来的日本黄色电影,其中有一部就是一个性感的日本少女穿着黑丝袜用脚给男人摩擦鸡巴,那男的被脚磨的爽的哼个不停,最后还射在了少女的丝袜上)涂满口水的小肉脚刚才给了坚硬的鸡巴足够的润滑,文非爽的想哼哼,想到红英就在旁边他才忍住了。思雨只能继续装睡,刚才要是抽回来就万事大吉了,现在脚已经在摩擦父亲吓人的\'那里\'了,这时坚持抽回来的话,恐怕父亲会永远在她面前抬不起头来的,而且动静一大妈妈发现了的话,以她的急脾气恐怕这个家就散了。女儿温热湿滑的脚快速的搓弄鸡巴让文非有一种爽的升天的感觉,他紧紧的抓着思雨的脚背快速摩擦着,一会功夫射精的冲动如期而至,射在床上的话可就全完了,红英不用看用鼻子闻都闻得到那种味道,文非灵机一动把枕巾解了下来,先把\'沉睡中的\'女儿遍布口水的脚擦干,然后用枕巾包住好不容易憋回精液的鸡巴手淫了起来,才几十下就酣畅淋漓的把一股浓精喷在了枕巾上。文非拿着脏脏的枕巾到厨房洗干净晾好才钻回被窝睡觉,至于明天红英会不会问枕巾的事?如果问的话如何应付?管它呢,明天再想瞎话编吧。爽够了的文非一会就沉沉的睡着了。思雨想着父亲刚才的疯狂与怪异,用舌头舔脚还用自己的脚夹着\'那里\'摩,最后还弄出了精子,她百思不得其解。
123bfl  等级1 | 5 天前

无法扑灭的火焰(中)




  如果父亲以后有进一步的举动自己该怎么办呢?她不想那样,可她也不想告诉任何人,包括妈妈,因为她深爱着爸爸,她不想让爸爸被人唾骂而抬不起头来,更不想把这个和睦的三口之家弄散。东想一下西想一下的思雨很久才不知不觉的睡着……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文非狠狠给了自己两巴掌,幸好女儿\'睡\'的死,也说不定是在装睡,聪明的女儿可能是怕自己下不来台,自己动作那么大不可能她还没弄醒,想到这文非更觉得自己不是人,不能再这样了,要赶紧把这种罪恶的心火扑灭,女儿成绩这么好,要是被自己毁了,那自己可就毁了女儿一生啊!


  从这天起文非加紧了对女儿学习的督促,生活中也更加关心,但再也没有了那种邪念,思雨也仿佛那晚是真的\'睡着\'了,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过,也没有生疏的感觉。时间一天天的毫不停顿的往前冲着,文非和红英依旧每天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思雨的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稳定,到了高三的时候,胸口已经有了明显的隆起,文非一到夏天都尽量不把眼睛往女儿脖子以下瞄,他怕,怕自己紧缚的心魔又跑出来,他控制的非常完美,除了有回和红英办事时,红英说了句\'思雨这胸不长就不长,一长就疯长\',结果文非像发了疯似的把粗大的鸡巴次次尽根顶的红英第二天走路都生疼。


  这年夏天的时候,属于思雨的高考终于来了,苦学12年到了最后评定的时候,也是她人生走向的重要一关。一家人每天都焦急的等待着成绩的公布,最终是刻苦的思雨终于苦尽甘来,当然也同样是文非和红英节衣缩食的最好回报,她考上了北方的一所着名高校。


  红英一高兴,和丈夫一起带着女儿去省会玩了一趟,吃了肯德基麦当劳,玩了过山车,还给思雨买了两套名牌运动服。


  很快就要去大学报名了,本来红英想和文非一起送女儿的,毕竟思雨从小到大没出过远门,现在一下要到几千里外的北方上学,红英有点鼻子发酸。但考虑到经济问题她还是决定让文非一个人送,去的话请几天假就要扣掉一两百块,再加上来回车票和路上的开销,一进一出就是好几百,她舍不得。临走的时候红英千叮咛万嘱咐的来来回回说着些原话,还流下了眼泪,弄的思雨像哄小孩似的哄着妈妈。


  从本市坐火车到那个遥远的北方城市要三十几个小时,硬座的话文非怕女儿太辛苦,反正一年坐不了几次。他狠狠心买了两张软卧,没想到运气还不错,这软卧价格太高,买的人不是很多,文非这间剩下的两张票没有卖出去。现在才9月初,南方的天气非常炎热,文非上身穿了件新的T恤,底下也是新的七分裤,配上眼镜和修的很白净的脸庞,看起来既儒雅又有男人味。本来文非自己不想买,女儿的学费和生活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本身也不是太讲究穿着,可红英非拉着他去专卖店,说是要出远门,二来怕到大学给女儿丢脸,脸也是早上红英给他刮的,弄的思雨在边上打趣说:"老妈,你把爸爸弄的这么帅,小心被人抢跑了。"红英在厂里和姐妹们说粗话说惯了的,顺嘴就跑火车:"他敢跑,我剪了他."说完才知道犯了大错,闹的三个人都不敢接话。思雨却鬼使神差的顺着话想到母亲拿着剪刀去剪爸爸那\'大东西\'的血淋淋场面,还是文非当机立断岔开话题才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思雨今天穿了件白色的碎花连衣裙,仔细看的话能在那些一个个圆形的图案中间看到里面的胸罩和内裤的轮廓,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半高跟时装鞋,十个可爱的脚趾清晰可见,头上的乌黑长头一直披到腰间,只是在后颈处用一个黑色的发带绑住,风一吹就有浓浓的香味飘入文非的鼻子。本来就文静漂亮的思雨这么一打扮就引来了超高的回头率,一路上文非不断的怒目向那些紧盯女儿的陌生男人,仿佛一看就会使宝贝女儿受到伤害,思雨看了忍不住心里想笑,同时也幸福的享受着父亲的宠爱。


  下午三点半火车准时启动,第一次坐火车的思雨兴奋的看着那一排排房子、树木、山丘不断的在眼前快速的掠过,文非则靠在对面的床上看书。\'爸,你快看啊,这一片山好美啊。\'文非放下书,向女儿的方向望去,只见思雨正脱了鞋跪在床上看窗外的风景,两只红润光滑的脚板正朝着自己的方向,美丽的脚趾还时不时的动几下,脚上面是白净的小腿。


  女儿此时的姿势让文非想入非非,因为她的臀部正朝着自己这边高高翘起,黑色的小三角裤隐约可见,再往上能看到背部两竖一横的胸罩带子……\'哦,你没坐过火车看什么都新奇,爸爸坐过好多次火车懒得看了\',文非边说话边收回冲动的眼神继续看书。
123bfl  等级1 | 5 天前

无法扑灭的火焰(中)




  6点钟的时候父女俩简单的吃了点晚饭,火车上的饭实在是不敢恭维,一点味都没有,幸好红英买了好多火腿肠、八宝粥,待会饿了的话再垫补一下。吃过饭文非舒服的来了跟饭后烟,抽了小半根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思雨说:"思雨啊,你现在也算是半个大人了,本来这些话应该你妈妈和你说,但你妈这个人你也知道,没什么文化,我估计十有八九她没和你说过。"


  思雨静静的低着头听着父亲的教诲,文非吸了口烟继续说道:"你长的漂亮,在大学肯定会有不少男孩子追你,当然,爸爸也不是不准你谈恋爱,但是,一定要有底限,在结婚之前,最好不要、不要……那个"文非想了半天只好用那个来代替无法在女儿面前说出的词语,冰雪聪明的思雨听了前半句就知道爸爸想要表达的意思,等爸爸吭哧着说完后她红着脸小声的说:"知道了".文非不知道自己说这一番话是纯粹出于爱护女儿还是带于一些忌妒,怕别的男人占有了女儿纯洁的身体。


  思雨刚才只吃了几口饭,那饭又冷又硬,实在是没法吃,刚过七点肚子就开始抗议了.她从包里拿出两根火腿肠,扔了一根给爸爸,红英买的是那一种两块钱一根的大火腿肠,很顶饿。文非几大口就吃完了,思雨吃的很慢,她眼睛看着书把火腿肠塞在嘴里一小口一小口的咬着,文非看着专注小说的女儿吃东西的样子,很像黄色录像里跪在地上吃鸡巴的女人,又长又粗的火肥肠像极了自己的大家伙的尺寸 ,要是把思雨嘴里的火腿肠换成……文非不敢往下想了,他闭上眼晴想睡一觉,女儿含着大火腿肠的样子却总是挥之不去。


  思雨也睡不着,从来没出过远门的她想到要离开父母长时间的独自生活,不免有一丝惆怅。火车隆隆的向前飞弛着,各怀心事的父女俩想着想着都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半夜的时候思雨被尿涨醒,上完厕所回来她想看看爸爸有没有盖上毯子,走到床前却发现爸爸正在做梦说梦话,思雨一笑,贴近爸爸的头旁边想听听他说些什么,回头好取笑他。梦中的文非正闭着眼双手乱挥着喊:"思雨,别怕,爸爸在这里"!,思雨脸上的笑容凝固着,虽然爸爸有对自己有过\'勃起事件\'和\'玩脚事件\',但她相信即使父亲可能对自己产生过这种不道德的想法,可这世界上最爱自己最疼自己最怕自己受委屈受欺负的绝对是爸爸。她把毯子轻轻的盖在爸爸身上,看着爸爸英俊的脸庞上己经有了一些长长的皱纹,头上还有几根应该是今年才长的白头发,思雨的鼻子忽然有一点酸,她忍不住轻轻的在爸爸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嘴唇刚接触到父亲的额头,忽然她觉得腰部一紧,被爸爸搂着摔倒在他身上。原来睡梦中的文非正梦到遭流氓调戏的女儿哭着扑向自己怀里,他双手一抱,却被一个绵软的身体砸向自己,文非立刻吓醒了,睁眼一看,梦中的女儿活生生就压在自已身上,一股熟悉的少女芳香直冲向而鼻子,鼓鼓的胸部正好堵在自己嘴上,他吓的赶紧松开手,:"怎么是你呀,思雨,吓死我了"!思雨刚才倒下去时乳房压在父亲的嘴上,此刻正羞的无地自容,她赶忙爬起来整理了一下头上和裙子,坐在父亲床头说:"你刚才在说梦话,我看你那么可爱,就在你额头上亲了你一下,嘻嘻"!思雨故意扮可爱,以掩饰自己乳房压在爸爸嘴上的尴尬。文非憨厚的笑着,拍着思雨光滑的手背说:"唉,小思雨长大了,要离开爸爸喽,都已经上大学了,然后就是工作,谈恋爱,结婚。唉,要是嫁到外地爸爸想看你一眼都难喽。"说着有点黯然神伤,思雨笑着说:"爸,你可真能想,我大学还没报名,你就想到我嫁人了,那起码也产六七年以后的事,好吧,我今晚就挨着亲爱的爸爸睡,过了今晚你要几个月都见不到你的宝贝女儿啦,嘻嘻。"文非半真半假的生气说:"胡闹,哪有这么大的姑娘和爸爸睡的啊?你丑不丑啊?你都18了,不是8岁!"他怕自己一闻到女儿的气息时间长了会控制不住。思雨却不管他生不生气,脱掉鞋就挤到里面和他并排躺着,还调皮的把一把脚搭到文非多毛的小腿上。就这样,两人就这么并排躺着,说些思雨童年的趣事,不时一起哈哈大笑,文非巴不得就这样聊到天亮,这种幸福的时刻已经好多年没有了,从明天开始他就要等到过年时才能看到女儿了,所以他必须好好珍惜这火车上的温馨时光。可思雨临走这几天玩的太疯了,还没说到两个小时就眼皮打架了,文非说着说着感觉女儿半天没接话也没笑了,扭头一看,思雨已经睡着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23bfl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0 帖子: 62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