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乱伦文学] 岳母求我肏屁眼

2019-6-12 10:46
51816

             我的爱情是痛苦的。那是五年前,我刚刚大学毕业,工作于一家美术广告公司。公司的经理是兄弟二人,老大叫家一,老二叫家仁;家一四十岁左右,家仁只有三十五、六岁。


  公司内员工不多,其中有一个叫做小洁的女孩子,人长得一般,但身材非常好,前凸后凹,尤其那小小的屁股,又圆又翘,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十分惹火。


  小洁在公司里掌管资料室,她平时话不多,说起话来也细声细语,比较温柔。


  半年后,我和小洁恋爱了。一天,快到中午时,我提前买了两份饭,送到了资料室,进来后才发现小洁没在,我偷偷地躲到了资料柜的后面,准备和她开个玩笑。


  门一开,进来一人,原来是二经理,也就是家仁。我心想,中午大家都去餐厅吃饭了,他来干什么?正在这时,小洁推门而入,只见家仁一把搂过小洁,亲了起来。我当时只以为他想强暴小洁,怒火冲头,真想冲出去狠揍家仁一顿,可是我见小洁一点挣扎的意思都没有,就忍了下来。


  好一会儿家仁才放开小洁,小洁用手轻轻地打了家仁一下,浪声浪语地说:


  “前天刚刚弄过人家,中午不去吃饭,又来死缠人家。”


  家仁一面用手隔着裙子抚摸着小洁的屁股,一面嘻皮笑脸地说道:“我的宝贝,我都已经很饿了,可是一想到你的身体,我就不饿了,我现在只想喝你小肉洞里的蜜汁。”一面说,一面用手撩起了小洁的裙子。


  只见小洁雪白结实的大腿上是一条小小的白色内裤,家仁一只手使劲揉捏着小洁的臀肉,一只手已解开了小洁的衬衫,露出了粉红色的乳罩,小洁不时地扭动一下她那肥翘的屁股。


  这时却响起了敲门声,二短三长,小洁推了家仁一把,说:“你大哥来了,快去开门!”家仁不得不松开了小洁去开门,临去时,还在小洁的乳房上捏了一把。


  家仁开了门,家一闪身挤了进来,随即把门锁死。家一说:“小宝贝,好几天没在一起了,想没想我?”家仁说:“大哥,我们正在等你呢!快一些吧,小洁已经等不及了。”


  小洁白了家仁一眼,说:“你才等不及了呢!天天就想着人家的肉洞,上一次干得人家回家后肚子还痛了半天呢!”家一说:“快脱衣服吧,我们要抓紧时间。”


  三人很快就脱光了衣服,家仁脱得快,趁小洁解乳罩的时候,已蹲在小洁身边,一手抚弄着小洁黑黑的阴毛,嘴已亲上小洁的臀肉。家一这时也脱光了,一手套弄着自已的鸡巴,一手则攀上了小洁的右侧乳房,捏着小洁粉红色的乳头,张开嘴向小洁的小嘴吻去。


  我看到这儿,冲出去拼命的冲动已消失,代之而来的是无限的失落和悲哀。


  在我的眼中,小洁是一个纯洁的女孩,可是今天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小洁的背后是那么的淫荡。每次和小洁约会,我和她最多也只是接吻、拥抱,充其量也只是隔着衣服摸摸她的乳房和小肉穴,再有进一步的动作,就被拒绝了。


  这时,家一的嘴已吻上小洁的乳房,小洁的一只手正握着家一的鸡巴来回套弄着,鸡巴在小洁的手中不断地变大,昂首怒目。小洁的乳头经过家一的舔吸,粉红色的乳头已直立起来,上面沾满了口水,晶莹发亮,小洁的双颊因为兴奋变成红色,一脸的春情。


  家一把小洁的头向下按,直到小洁的小嘴巴含住了他的鸡巴。这时的小洁上身弯曲,细腰下凹,美丽的小圆臀向后高高翘起,双脚略向两侧分开,那粉红色的阴部早已暴露出来。


  小洁的阴部很干净,不像其他女人那样生着很多毛,两片阴唇也是薄薄的,粉红色,可能是由于两腿略向两侧分开的缘故,两片阴唇了也向两侧略略分开,可以看得见小小的肉洞,两片阴唇和肉洞上沾着分泌的粘液,闪闪发亮。后来才知道,女人被男人干过多次以后,阴唇就不再像处女那样紧紧地包着肉洞了。


  家仁则跪在小洁雪白的屁股后面,伸着长舌像狗一样舔着女人的两片花瓣,并不时把舌头伸入肉洞中吸吮粘汁,每舔一下,小洁的肥臀就颤动一下。小洁的小嘴则含着家一的肉棍,吃入又吐出,并不时用舌头舔着肉棍中央的马眼,小手则玩弄着家一的两个睾丸。


  家一一面享受着小洁的嘴上服务,一面对家仁说:“二弟,你怎么就喜欢舔女人的屄呢?昨天是不是趁我不在家又舔了你大嫂的屄了?其实你自已媳妇的屄长得最好看,闻起来也香,莫不是在家吃饱了,反而喜欢出来吃这些女人的?”
分享到 :
0 人收藏

6 个回复

倒序浏览
rDdvFQub  等级1 | 2019-6-12 10:47:06

岳母求我肏屁眼




  家一用手拍了拍小洁的雪臀,继续说道:“这个小骚货的屄都被咱们兄弟俩插过那么多次了,也可能被她的那个男朋友江雷干过了,她的屄最骚了,你还那么愿意吃?”


  我听他们谈到了我,心里非常气忿,但这时我的鸡巴也正变大变粗,正常的生理反应嘛!


  这时小洁吐出了家一的鸡巴,反驳道:“你们两个也真缺德,干着人家的女朋友,还骂着人家。我和江雷之间清清白白,几次他想和我作爱都被我拒绝了。


  再说,人家的屄要是不骚,能让你们俩干上吗!”


  家一一面用手使劲地抓着小洁的左侧乳房,一面说道:“你这么骚,那可没准。”


  家仁说:“大哥,你不知道,女人屄里流出来的粘液是最好吃的,每个女人的屄形状都不一样,流出来的粘液味道也不同。我最喜欢吃大嫂和小洁的屄了,大嫂的屄味太浓了,吃起来就像是喝烈酒一样过瘾;小洁的屄味清淡,就像清茶一样爽口。大嫂也最愿意让我舔她的屄了,昨天下午我就舔了她一个多小时呢!


  对了,大哥,你最近好几天都没去我家了吧?我老婆这两天又说起你了,让你有时间多陪陪她。我老婆说,你的鸡巴比我的粗,比我的长,插进屄里最舒服。”


  家一说:“你媳妇和你大嫂都一样,骚得不得了,几天没人干,都能出去卖淫了。”


  小洁这时不高兴地说道:“你们两个干人家的时候却说着别的女人,以后你们还想不想和人家一起玩了?”


  家一忙说:“小宝贝,别生气,是不是一说起别的女人你就吃醋了?今天让我们哥俩好好的侍候你。”说着,他和家仁换了下位置,小洁又把家仁的鸡巴含进了嘴里。我暗暗地比较了一下,果然家一的鸡巴是要比家仁的大长一些。


  家一这时站在小洁的屁股后面,先用鸡巴在小洁的肉洞口磨几下,一沉腰,整个鸡巴就没入了小洁的肉洞之中,小洁则“啊”了一声,只不过这一声较为含糊,因为她的嘴里含着另一根大香肠。


  家一这时双手握住小洁的两侧胯骨,开始猛烈的抽插,小洁则从嘴里不时地传出一两声“啊……啊……”的叫声,家一边干边问:“小骚货,过瘾不?”


  大约过了一刻钟,家一闷哼了一声,紧紧地抵住了小洁的屁股,全身一阵哆嗦,我知道他已经射精了,全部都射在了小洁的身体里面。小洁这时也放开了家仁,挺直了身子,将后背靠在家一的胸膛上,头向后仰,用手抚摸着家一的脸,伸出细舌去和家一接吻。家一的鸡巴仍留在小洁的肉穴里,二人亲了一会儿才分开。


  这时小洁双手扶着资料桌,上半身仍向前弯曲,雪臀仍高高耸起。由于角度正好对着我,我可以看见她那已呈暗红色的阴唇和肉洞,肉洞可能由于刚才被家一鸡巴撑开的原因,比刚才更大,可以看见里粉红色的肉壁,只见一股白色的精液缓缓地从肉洞深处流淌出来,流向阴蒂和前面乌黑的阴毛上,并顺着大腿向下流去。


  这时家仁来到小洁的屁股后面,用手扶着鸡巴,送进了小洁向外流淌着精液的阴道中抽动起来,小洁也不甘示弱地不停向后耸动小屁股,迎合家仁的抽插,使鸡巴最大限度地进入肉穴中。几分钟后,家仁也是一阵抖动,射出了精液。同时,我也觉得鸡巴紧贴在裤子上,粘粘的,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射精了,只是精神过于集中在他们三人身上而没有注意到。


  家一和家仁匆忙地穿好衣服,悄悄地溜出了资料室,只有小洁一人慢慢地穿好了衣服,坐在椅子上,脸上是一种兴奋过后的满足和疲乏。我这时才觉得双腿已经麻木,禁不住悄悄动了一下,可是这时已有些不听使唤,无意中踢到了资料柜上,“砰”的一声,这一下可惊动了小洁,她猛地站了起来。


  我这时已无法再隐藏下去,我觉得也无需再隐藏下去,我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小洁一见我,吃惊得半张开了嘴巴,呆立在那儿,脸上一阵红晕,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苍白。我看也没看小洁,我这时也没有必要看她什么表情了,慢慢地向门口走去。


  小洁这时彷佛意识突然苏醒了过来,上前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呜噎着说:


  “江雷,我对不起你,你听我解释……”我用力地甩开了她的双手,走出了资料室,背后只留下了小洁的哭声。


  从此,我再也没踏进过那个留着我的爱和耻辱的公司。


  (二)五年后,我已工作于一家美资公司。早上,急匆匆地来到公司(迟到是要扣掉薪水的,可恶的资本主义,远没有国内的公司好混,可是为了高薪和福利,也只好任其剥削了),一进公司,死党阿义就对我说:“嘿,江雷,你知道吗?我们要换经理了。”他看了看周围,低声在我耳边说:“那个可恶的Mike,明天就要回美国总部了,听说下一任经理明天就上任了。哎,听说是个女的,也是中国人,最主要的是个Beautiful girl,你还是光棍一条,对漂亮妞感不感兴趣?”
rDdvFQub  等级1 | 2019-6-12 10:48:06

岳母求我肏屁眼




  我打了阿义一拳,说:“你别拿我开涮了,我是个能保住饭碗就万事大吉的主儿,新经理来了,不炒我鱿鱼就谢天谢地了,还哪来泡妞的心思?”说句老实话,在外企中,他们的学历都比我高,加之我又不太爱说话,因此能谋到这个位子已经不错了,因此,我也非常珍惜它。


  第二天一早,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早来十分钟,按照惯例迎接新经理的到来。


  准八时,Mike陪着一位小姐来到公司,大家都排成一排站起来欢迎,只听对大家说:“这位Miss陈是总部派来的,今后将由她来管理本公司。”


  我只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这位新经理,可是又想不起来,我不禁细细地打量起这位小姐。她看上去大约只有二十五、六岁的年纪,长得的确非常漂亮,细细的眉,小小的嘴唇,挺直的鼻子,十分性感,一笑起来真是风情万种,身材也不错。


  只听她自我介绍说:“我叫陈晓丽……”我的头“嗡”的一声,往下她说什么我在也没听清。我又仔细地看了看,是她,没错,就是她,五年前的情景又出现在我脑海里:


  五年前,自从看到小洁和家一、家仁偷情后,我走出公司,只觉得心里像压了一块大石一样沉重,当时只觉得天下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都是骗子。我一人找了一家小酒馆,一直喝到打烊。


  我迈着沉重的步子,漫无目地走在深夜的大街上,在经过一家建筑工地时,从侧面的路上走来一人,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位少女,大约二十岁左右。一看见女人,我就又回想起中午小洁那骚浪的模样,我这时已是怒火冲胸,我要把所有的愁和恨都发泄在这个女人身上。


  我快步走到少女跟前,看看四周无人,一下就把少女搂在怀里,少女刚要喊人,我的一只手已按在了她的嘴巴上,低声说:“你要大声叫,我就杀了你!”


  少女惊恐地看着我,顺从地点了点头。


  我挟持着她,走进了工地内还没建好的楼房内,藉着外面照进来的灯光,我看清楚了她的脸,原来还是一个大美人。她就是我们公司今天新来的经理:陈晓丽。


  那天晚上,晓丽可能也意识到了将要发生什么事,因此,当我要她把衣服脱掉时,她并没有太多的挣扎和哀求,只是默默地流着眼泪。当她脱掉外衣时,露出了白色的乳罩和内裤,她双手挡在胸前,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我粗暴地扒下了她的乳罩和内裤,把她的衣服放在地上,这时一件东西掉在地上,我拾起藉着昏暗的灯光一看,原来是她的身份证,上面写着:“陈晓丽,22岁”。我无心顾及这些,我让她平躺在衣服上,在我眼里,她就是小洁,我要报复!


  我用手轻抚着她的右侧乳房,嘴则亲上了左侧的乳头,她的小乳头中央有些内陷,但在我的吸吮下,很快就变硬,直立起来。我玩够了乳房后又向下寻找,在她平滑的小腹舔了几下,便用双手把她的双腿使力向两侧分开,她的秘密花园此刻完全暴露出来。


  我跪在她的两腿之间,因为天黑,无法看清楚她的阴部,只能感觉到一股少女的清香和每个女人都有的阴部腥味。我把头尽量地靠近她的阴部,以便能看清楚少女的花蕊,直到嘴巴触到了一团毛绒绒的东西,原来是她的阴毛,我伸出舌头,从阴毛处开始向下舔,因为天黑,无法确切地看清楚,只能想像着白天小洁的阴部形状。


  首先,含到嘴里的是一个类似小小乳头的东西,可是它太小了,只有米粒大小,我用牙轻轻咬着,这时,少女在我身下的屁股开始不安地扭动。一会儿,我只觉得嘴里的东西已变大,已长大有花生米粒大小,我这才意识到这是少女的阴蒂,怪不得这么敏感。我的嘴巴逐渐向下,已找到了她的两片阴唇,阴唇中央已经潮湿,我用两片嘴唇完全包住了她的两片阴唇,不停地吸吮,一会就吸进嘴里一些粘液。把粘液含在嘴里,味道怪怪的,滑溜溜地,酸酸地,又有一些咸,总之,还是蛮好吃的,怪不得家仁喜欢舔他大嫂和小洁的 。


  这时,少女的气息也变粗了,只见她把手捂在自已的嘴上,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我的鸡巴这时已膨胀到了极限,我快速脱下了裤子,用手扶着大鸡巴向她的两片阴唇中间刺去,可能由于太用力的关系,鸡巴一下就顶入了阴道深处,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阻碍。少女在我刺入的刹那,小声的“啊”了一声,我可以感觉到一团温暖的肉包绕着我的肉棍。


  我开始了抽动,好一会儿之后,少女在我身下开始了小幅度的扭动,我也觉得快感一阵阵从鸡巴散发到全身。又抽插了几十下之后,我在少女的身体内喷发了,我用少女的小内裤擦干了鸡巴上的粘液,并替她在阴部擦净之后,顺手把内裤放入了自已的口袋。
rDdvFQub  等级1 | 2019-6-12 10:49:06

岳母求我肏屁眼




  完事后,少女默默地穿好了衣服,我用一只手搂着她,走出了建筑工地。此时我心里充满了罪恶感,我小心地扶着她,走到了一盏路灯下,我细细地打量了一下曾遭我蹂躏的女孩,发现她是那么漂亮,这时她也在打量我,只是和我不同的是她的眼里流着泪。


  我叹了口气说:“真对不起,我今天心情不好,伤害了你。我叫江雷,你可以去报案。”少女没说一句话,默默地向前走去,我站在那儿,直到她在我视线内消失才回到家里。


  第二天,我像大病一场一样,在床上躺了一天,突然我想起了我口袋里还留着少女的内裤,白色的内裤上的精液已变干了,我把它放在鼻子前嗅着,上面彷佛还留着少女的体香。当我仔细把玩时,才发现内裤上和精液混在一起的还有一丝丝的血迹,原来她还是一个处女!


  新任经理陈晓丽后来到底讲了些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到。后来,就是和公司的每一位员工握手,由Mike在旁边介绍,当到我时,Mike介绍说:“这是江雷……”只见陈晓丽细细地看了看我,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说:“是你?”


  我发现她已经认出了我,只好干笑着道:“是我……”我象征性地伸出了右手,准备和她握手,可是她却把手缩了回去,走向了下一位,留下了我尴尬地站在那里。


  欢迎仪式结束后,死党阿义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阿雷,你认识新来的经理?我看她对你的表情,你可不太妙啊!”


  我暗自叹了口气,心想:“碰上她了,死定了,明天我就辞职,不干了,也没法再在这儿混下去了。第一次是因为女人丢掉了饭碗,第二次也是;第一次是人家玩了我的女朋友,第二次是我强了人家。”


  第二天,我来到办公室,正在清理东西的时候,同事来叫我,说经理叫我去一下,我一想:“得,人家找上门了。”硬着头皮,走进经理办公室。


  只见今天的陈晓丽穿着一身杏黄色的套装,及膝的丝裙,纯白的高跟鞋,她正站在窗前,背对着我,丰腴的小腿裸露在外,臀部不大不小,向后凸出,纤细的柳腰更显出修长丰满的身材。也许知道我进来,好一会儿,她才转过身来,虽然紧绷着脸,但仍十分美丽。女人生气的样子有时也是很好看的,尤其是美丽的女人。


  陈晓丽冷冰冰地说:“江雷,你好,还认识我吧?”


  我苦笑了一下,说:“认识!没想到昨天你一下就认出了我。对不起,五年前是我喝醉了的时候做下的错事,五年以来,我一直在忏悔,请你原谅!”


  陈晓丽怒道:“原谅?!你以为这件事是几句道歉就可以原谅的吗?你知道不知道,我一个年轻女孩子的处女贞操就毁在你这样一个恶魔的手里?”说到激动之处,眼里已渐出了泪花。


  她越说越恨,走到我面前,抬手对着我脸就是两个耳光,打得我面上火辣辣的,也打得我心头火起。当她举手再要打时,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掌,用力地往我怀里一拖,她整个人就被我带进了怀里。我和她的脸离得很近,我怒气冲冲地说:“你打够了没有?”


  她一边在我怀里挣扎,一边说:“没有!我打你这个流氓,你这个坏蛋,我要让你去坐牢!”边说边疯狂地用两只粉拳用力捶打着我的胸膛。


  我此刻别无他法,只好把她用力地向怀里拉,一只手用力地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揽着她的肩背部,我可以感觉得到她因为气脑或悲伤而全身微微颤抖。此时,我们两个人的脸离得很近,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五年前的情景,那一刻,看着她那俏丽的面庞,我再也忍不住,低头向她的唇上吻去。


  她在我怀里不断地挣扎,嘴唇也左右躲避,我用一只手用力地圈住了她的脖颈,使她的头无法摆动,嘴唇倔强地压在了她的唇上,舌尖也凸入她的口中。突然她用力地在我舌尖上咬了一口,痛得要命,可我已顾不上这些了,我的舌不停地在她的口中活动,另一只手也用力地把她的腰搂向自己,使她的乳房和小腹紧紧地粘在我身上。我们两人就这样互相拥着对方,暗中却在较着劲儿。


  就这样过了很长时间,她在我怀中的挣扎逐渐变弱了,牙齿也放松了对我舌头的限制,我舌尖在她的口腔中开始任意搅动,手掌也在她的腰和臀上游走、抚摸。晓丽的鼻息慢慢地变粗,双手也不自觉地搂住了我的脖子,我们就这样拥吻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放在粉臀上的手揉捏着她那柔软的屁股,可以感觉到那里丰满肥翘,我的鸡巴开始增大,顶在她的小腹上;她的香舌对我的吸吮也开始回应,并不时伸进我的口中,两个乳房也不停地在我的胸膛上蹭着,虽然隔着衣服和乳罩,但仍能感觉到乳峰的坚挺和凸出。我的一只手伸向后应撩起了她裙子的下摆,另一只手则按在了她那只穿着一条小小内裤的屁股上,先在臀缝处抚摸了一阵儿,再向下顺着臀缝向前摸去,手指已触到了她两腿之间已经隆起的阴唇上,触手之处软软的,很饱满,虽然隔着一层内裤,已感觉到两片阴唇已经潮湿。
rDdvFQub  等级1 | 2019-6-12 10:50:06

岳母求我肏屁眼




  晓丽双颊晕红,轻轻地扭动着小屁股,试图摆脱我的手指,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不……不要……”我这时已血脉贲张,一手从她衣襟的下摆伸进去,向上已摸到了她的嫩乳,并不停地捏揉;触摸阴唇的手已放开,抓住她的一只手,按在我裤子前面被鸡巴高高顶起的部份上。


  晓丽刚把手放上,猛地像被针刺到一样,又缩了回去,直到我第二次拿起了她的手,强迫性把她的手放在上面,并用手按住,不让她抽回。


  一会儿,她的小手开始了轻轻抚摸,我则慢慢地解开了她的衣服,抱起她,把她放在了桌子上,嘴巴亲上她的嫩乳,乳尖在我的亲吻下已充血凸出。我使力分开她的双腿,用手把内裤遮住阴户的部份拉向一侧,露出她可爱的小猫咪,我这时已顾及不了太多,张大嘴巴试图把整个阴部含在嘴里,就像我第一次强她时那样,舌尖不时在已满是粘液的阴道中进进出出。一会儿,她就全身痉挛,阴道中分泌大量的骚液,她已达到了高潮。


  我用嘴清理干净她的阴部,才把她从桌上拉起来,晓丽这时依然脸上红润,一副满足的神情。我帮她整理好衣服,搂着她坐在椅子上,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一只胳膊从我的腋下穿过,搂在我的背上,我仍把手隔着衣服放在她的乳房上,久久我们没说一句话。


  过了一会,我的手不自觉地轻轻揉动着她的小乳,晓丽用手打了我的手背一下,转过头来看着我娇嗔道:“我们一共见过二次,你每一次见到人家都要强暴人家,你是不是见到女孩子都这样?”


  我忙说道:“我哪里敢了,我平时见到女孩子就脸红,只是见到你我就有一股冲动,就想和你亲热一下,谁叫你长得这么亮丽了?”


  晓丽说道:“你反到怪起我来了?你看,现在你的手还是不老实,我要惩罚你。”


  我说:“你不是想炒我鱿鱼吧?”


  晓丽微笑道:“算你猜对了,炒你鱿鱼还不算,今天中午还要你买单请我去吃饭。谁叫你强暴人家了!”


  我一脸的苦相说:“怪不得人人都说,最狠妇人心,我看真是这样了,自己刚刚快乐过,就一脚把人踢开。再说,天下哪有大经理让小职员请吃饭的?”


  晓丽说:“这是大男人请弱女子吃饭。”说着用手在我的胳膊上拧了一把,娇嗔道:“你到底去不去嘛?”


  我咧着嘴忙说:“去,去。”晓丽这才放手说得意地说:“这还差不多!”


  我用手揉着我的脸说:“只是这儿有点痛。”晓丽微微红了脸说:“谁让你对人家动手动脚了?人家现在向你道歉了嘛!”说着,在我的左侧脸颊上吻了一下。我忙把右侧的脸也伸了过去,说:“这边还在痛。”晓丽轻轻打了我一下,说:“赖皮!”在我的右侧脸颊上也吻了一下。


  ?(三)我与岳母的恋情(上)三个月后,我和晓丽已经成为真正的情侣了,这期间,我和晓丽进行了数次作爱。晓丽此时已真正成为一名少妇,尤其在我的精液的滋润下,越发的丰满,尤其是两个丰乳,变得凸耸而高大,中间那粒红葡萄由于被我经常吸吮,已由原来的向内缩进变得向外凸出,颜色也由原来的粉红色略有加深,小屁股也越发丰满和凸翘。


  一天,我正在办公室里忙着,死党阿义走到我身边,一拳打在了我身上,说道:“江雷,你小子行啊!”


  我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问道:“怎么啦?”阿义低声说:“你说怎么啦?昨天晚上,我看见你和陈经理,也就是咱们的Miss陈在一起,而且你俩还蛮亲密的哩!你小子平时说话不多,没想到还真有两下子。”


  原来我已和晓丽商量好不暴露我和她的关系,这样有利于她工作,可没想到还是被人知道了。没办法,我和晓丽只好真的结婚了,工作也调到了晓丽母亲所在的市政规划局。


  晓丽的爸爸三年前患病去世,家中只有妈妈和晓丽两人相依为命。结婚后为了互相照应,也不使晓丽的妈妈孤单,我和晓丽住进了晓丽原来的家。


  晓丽的妈妈今年四七岁,名叫任月,在规划局内任财务处处长。可能是上代遗传,晓丽的妈妈和晓丽长得非常相像,也有着一副娇好的面容和令人喷火的身材,两个乳房和臀部依然肥翘,但由于年龄的关系,臀部和乳房略大,有些松驰,但仍俺盖不住细腰肥臀的身段,更增加了一种中年女人的美韵。


  一个周未晚上,我和晓丽沐浴后在房内看着电视剧,透过薄薄的睡衣,可以看到晓丽高耸的乳房和一条小小短裤包绕着圆圆的屁股,我的手不自觉地攀上晓丽的乳峰,那里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仍可感觉到晓丽的乳头在慢慢地变硬。
rDdvFQub  等级1 | 2019-6-12 10:51:06

岳母求我肏屁眼




  我把晓丽抱到了我身上,使她坐在我腿上,此刻晓丽的身体是那么的柔软,散发出诱人香水味。我的一只手揉搓着她的嫩乳,另一只手从睡衣的下摆中伸进去,从平滑的小腹往摸下,虽然隔着一条小小的内裤,但仍能感觉到有几棵细细的阴毛裸露在外,像几株小草迸发着勃勃的生机,透过小而薄的丝质内裤,可以感觉到小肉唇的柔软。


  慢慢地,肉唇处的内裤逐渐湿润起来,经过几个月的性爱洗礼,晓丽的身体已经相当敏感,此时晓丽的嘴里已发出了微微的“啊……啊……”声。我把晓丽放在床上,迅速脱光了我们二人的衣服,眼前是晓丽那袒露的美丽的奶子,好漂亮,好挺立,红润的乳晕也正肿胀着硬起;脱下仅穿的内裤,阴毛覆盖的肉缝口不停流出淫液,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鸡巴已高高敬礼。


  此时晓丽已任我摆布,我先在黑黑的阴毛处玩弄了一会,接着手便覆盖了整个肉肉的阴部。在一阵摸弄后,晓丽的两片肥美的阴唇不停地张合;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由于沾上了淫水而闪闪发光;粉红色的小肉洞也微微地张开小口排放着淫水,淫水向下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肛门也湿了,粉红色的肛门也略微的一张一合。我把嘴巴凑到晓丽的肛门边,伸出舌头轻舔菊花般肛门上粉红的折皱。


  舌头刚碰到粉肉,晓丽身子猛的一颤:“别!别碰那里……好哥哥,人家那里从来也没让人碰过,那里好脏。”


  “那你要我弄哪儿?”我故意问。


  “前头……”


  “前头?前头是哪里?”


  “前头……前头就……就是我的小肉洞嘛!你明知故问吗?”晓丽娇淫的说道。


  我再次把嘴贴上了晓丽那丰满的阴唇,并对着那迷人的小洞吹气。一口一口的热气吹得晓丽连打寒颤,忍不住不停地向上挺起雪白的屁股,我乘机用手托住圆翘的屁股,一只手指按着晓丽红嫩的小屁眼,用嘴在阴唇和肉洞上一阵猛吸,吸得晓丽全身一阵颤抖,淫水不停的涌出,我又把舌头伸到肉洞里面,在阴道内壁翻来搅去。


  晓丽禁不住娇喘和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好哥哥……啊……你……你把人家的骚屄……舔得……美极了……嗯……啊……痒……人家的骚屄好……好痒……快……快停……噢……人家受不了……”


  听着晓丽的浪叫,我的鸡巴也变得又红又硬,而且龟头中央的小孔中也流出了一些粘液。我用力地抱着晓丽的大屁股,头深深埋在晓丽的胯间,整张嘴贴在阴户上,含着她的阴蒂并用舌头不停地来回涮着。晓丽的阴蒂在我的逗弄下膨胀起来,比原来大两倍还不止。


  晓丽这时也陷入疯狂之中,浪叫道:“啊……啊……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我要死啦……”我抬起头又在晓丽的乳房上吸吮了几下,才扶着粗大的鸡巴对着红嫩的小 口送了进去。


  我只觉得鸡巴被四周温暖湿润的嫩肉包绕着,收缩着的多汁肉壁带给我无限的快感,我不停地抽送着,晓丽的双腿盘挂在我的腰间,雪白混圆的玉臀左右摆动。在我插入时,两片涨大的肥肥的阴唇不停地刺激着我的鸡巴根部;抽出时,每次都带出了少许淫水。


  晓丽在的抽弄下不住的呻吟:“哎呀……冤家……好哥哥……你真……会干……我……我真痛快……好会操的大哥哥……太好了……哎呀……你太好了……美……太美了……人家不行了……”


  我只觉得晓丽的肉壁尽头正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鸡巴,忽然用力地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龟头。我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鸡巴顶住晓丽的子宫口处,一股股的热流射向子宫深处。晓丽被我的精液烫得全身直颤,无力地躺在床上。
          
         
orisun  等级2 | 2019-6-12 14:46:37
good story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rDdvFQub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0 帖子: 64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