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乱伦文学] 冥冥之中有天意

2019-5-14 10:54
3266

             月沉星稀,华山之上,下棋亭中,一个高壮一个矮胖两个男子的身影在幽暗中面对面站立着,低声的说着什么,那声音时断时续的,不靠近了根本听不出他们在说什么,不过看样子好像在商量着什么隐秘的事「谁在下面?」突然,矮个男子厉喝了一声,他的身影就腾空而起,向身后亭子外面扑去,那动作如苍鹰博兔般迅捷。他身后的亭子外面就是一面陡峭的石壁,深不见底,但他仿佛无视一般,依然顺着峭壁飞掠而去。


  高个男子紧跟着也运起身法追了下去,那身手,看起来绝对是超一流的高手。


  两道快如闪电的身影先后扑到了距离亭子下十几丈远的地方,急停在了石壁上一棵长在岩石缝隙中的松树上。他们刚才已经看到有一条黑影从他们落脚的松树上向一侧的石壁飞掠而去,就向一只鸟儿一样轻盈迅捷。他们看出了那条黑影是一个身型瘦小的黑衣人。


  两人运起目力,看出那一侧的石壁简直就是垂直向下的,还很光滑,根本无法借力,不禁有些惊骇那黑衣人是怎么过得去的,难道他真的是个鸟人?如果不是鸟人,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那黑衣人的轻功已经到达了让他们都无法企及的地步,简直是惊世骇俗,闻所未闻。


  不过两人只是稍微一停顿,就又向上飞跃而起,从石壁的边缘上向那黑衣人离去的方向狂追而去。他们刚才所谈论的事情实在是太隐秘太重要了,绝对不能被第三个人知道。刚才那黑衣人就在距他们十几丈远的地方,虽然他们已经把声音压得很低了,但武功高深的人往往都是耳力异常敏锐,鬼知道那黑衣人有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而且,他们也担心黑衣人可能是有预谋的在那里等他们,偷听他们谈话的,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更糟糕了。所以,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能放过,否则,万一他们刚才谈话的内容泄露,就是天大的麻烦。


  好在那黑衣人在飞过那段石壁后,就折身上了石壁之上,在边上向前飞掠而去,否则两人还真不好追下去。


  就这样,那黑衣人在山上飞掠腾挪,两人在后面紧追不舍,但都没有人再出声,如果有个寻常的人刚好站在他们经过的路上,估计连他们的身影都看不清,那一闪而过的残影,只会让他以为见到了鬼呢。


  那黑衣人的轻功确实高两人不止一筹,片刻功夫,已经把与两人的距离由十几丈远拉开到了三十多丈远,要不是两人都是目力非凡,而且一路上也没有什么大的树林,早就跟丢了。而这两人中,矮个男子的轻功明显也比高个男子的要高一点。此时三人成一条直线,那黑衣人在最前面,矮个男子距离黑衣人三十多丈远,而高个男子则吊在矮个男子五六丈之后。


  此时,追着的两个人心里都异常的焦急惊怒,再这样下去,恐怕真的要追不上了,那麻烦就大了。同时,他们心里也异常的纳闷,江湖上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轻功厉害的高手?他们把江湖中有名的轻功了得的高手都回想了一遍,就是找不出有这么厉害的,而且那身法,看着也异常的陌生。


  矮个男子此时怀里虽然揣有一盒由江湖中鼎鼎大名的暗器大师神手刘所制的顶级暗器「飞星夺月」,但是那暗器只有在十丈以内使用才可发挥威力,现在距离有三十多丈远,恐怕连人家的影都沾不上。一时间,竟然束手无策,唯有把全身真气运到极致,死命追赶而已。


  又过了片刻功夫,三人已经前后追逐着下到了华山山脚下,黑衣人与矮个男子的距离已经拉开到了五十多丈,高个男子则已经落后矮个男子有十几丈远了。


  由于他们所经过的地方都不是大路,所以一时间也没有人发现这让人惊骇的一幕。


  到了华山山脚下后,地势渐渐的开阔了些,更利于轻功的施展。


  此时,在后面追逐的两人心里都已经有些绝望了。但就在他们又坚持着再追了半里地左右的时候,那黑衣人的速度竟然反而有点慢了下来。两人马上就发现了这个情况,顿时心里大喜,现在已经有七十多丈的距离了,再不慢下来,真的就要追丢了。刹那间,两人仿佛被从新注入了活力,速度竟然反而提升了一点。


  话说那被追着的黑衣人,其实是个五旬老者。此时他心里正破口大骂「真他娘的晦气,今晚去张家老宅那里找一件东西,费尽了力气才得手,还专挑僻静的地方偷偷下山,谁知道竟被这两个败类给撞上,幸好藏得快,以为躲过了,不想衣服被树枝勾住弄出了点响声又被发现了。娘的,那两个败类商量的那些破事真够吓人的,怪不得会死追着我不放。还好我平时留有一手,否则刚才在山上就交待在那里了,不过现在也好不到哪去,真气已经开始有点枯竭运转不畅了,再这么下去恐怕迟早完蛋,娘的,拼了」,瞬间,他又强提了一口真气,把速度提了上来。
分享到 :
0 人收藏

6 个回复

倒序浏览
惨绝人寰  等级1 | 2019-5-14 10:55:09

冥冥之中有天意




  不过,这明显只是饮鸠止渴,没多久,那口真气一过,他的速度又马上降了下来,再想提气加速,却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难道老子今天真的就真要交待在这里了吗?」他无奈而又绝望的想道。他脚下的步法已经有点乱象了,速度一点一点的不断降了下来。他也想过用暗器招呼后面的人,不过他稍一思量就放弃了这个举动,无他,他自己知道凭自己的暗器水准,对付后面那两位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反而可能因此乱了身法。


  后面追逐的两人原本见到黑衣人又猛的提速,刚心下大惊,但见没过多久就又降了下来,而且越降越多,距离也在一点点的拉近。两人精神顿时大振,更是奋力追赶。


  终于,在又追出了两里地后,矮个男子已经距离老者只有十丈远了,而高个男子却已落在了三十丈开外。


  就在矮个男子心下大喜的时候,那老者突然方向向右一折,向不远处的群山那里遁去。那老者是想利用山上的复杂地形来尝试摆脱。


  矮个男子哪里肯放弃,也急转身追去。


  那老者终于进入到了山中,他的脚尖不停的在树木山石间急点,身影不停的在山间转折疾射。那矮个男子也不是吃素的,使出了吃奶的劲头,仗着真气浑厚,把轻功施展到极限,始终稳稳的追在后面,但那十丈的距离始终无法再拉近。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而高个男子,则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老者见始终都不能摆脱,他也考虑过回身迎战。但是他刚才在华山上躲藏的时候就听出了两人的声音,知道自己除了轻功强过他们外,手上功夫在这两个杀神面前绝对讨不了便宜,不出十招铁定败落,所以动手只能是死路一条,他只好继续逃命了,希望有奇迹发生让自己躲过一命。但他自己也知道这个奇迹估计是不会发生了,现在只是逃得一时是一时了。他体内的真气,也已经快山穷水尽了。此时,他原先蒙在脸上的黑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落了,露出了他那张苍白消瘦而无须的脸。那脸上,汗水一颗颗在不停的滚落。


  突然,老者那绝望的双眸中迸射出希望的光芒。他看到了前面不远出的一道悬崖深谷,那悬崖距离对面悬崖边最近的约有二十丈左右。他自信凭借自己的那一手绝活绝对能飞越得过去,而身后追着的那人,估计是没有办法过去的。只要过了那悬崖,就等于是拣回一条命了。对方想再追上,除非是绕过悬崖,但那估计没有一刻半刻的绝对做不到。而有那时间间隔,自己早就逃之夭夭了。


  心里急转着,老者精神跟着一振,身法竟然又灵活快捷了几分。他向着悬崖的方向直线而去。


  矮个男子也看到了前面的悬崖,原本他还以为这下子黑衣人终于走到绝路了,但随即他的神情就剧变了起来。原来,他回想起了黑衣人在华山石壁上飞身而过的那一幕,再看到对方现在明显的直冲着悬崖而去的样子,哪里还不明白黑衣人的打算。


  矮个男子顿时大急,忙死命的提速追去,希望能赶在对方到达悬崖边前拦下来。但片刻间哪里能做到,两人的距离还是保持着十丈远。


  很快,那老者的身影就到了悬崖边。他也不停顿,只见他右手急速的向前一挥,一道细小白影闪电一般的从他右手衣袖中疾射而出,他的身形也跟着飞出悬崖外。


  说时迟那时快,矮个男子见到黑衣人已经到了悬崖边并且身形没有一丝停顿的样子,心中狂急。就在这时刻,突然间,他想到了怀里的暗器「飞星夺月」。


  矮个男子飞快的伸手探入怀中,取出了那盒「飞星夺月」,手一扬,对准了黑衣人那已经跃出悬崖的背影按下了机关。


  「咻咻」的细微声中,那盒子中瞬间激射出了一蓬细如牛毛的寸许长细针,隐在黑暗中向着老者的背后笼罩过去。


  老者在半空中听到了暗器机关发射所特有的机括声,刚暗道不妙,接着就感觉到背后背后一麻,心口剧痛,全身真气顿时溃散,身形也跟着不受控制的向下坠落。他恐惧绝望的想张口狂叫,但却发不出声音。


  矮个男子见到黑衣人身形急速向下坠落,暗松了一口气。他走到悬崖边,向下望了望,发现黑乎乎的根本看清下面的。好一会儿后,他才听到了悬崖下边传来一声沉闷的回响声,他估计那是黑衣人坠落到底撞击后所发出的声音。这下,他才真正放心下来。


  矮个男子在悬崖边等候了片刻,高个男子就循着一路上的踪迹追到了。
惨绝人寰  等级1 | 2019-5-14 10:56:09

冥冥之中有天意




  矮个男子用低沉沙哑的声音简单的将情况跟高个男子讲了一下。高个男子听说那黑衣人中了「飞星夺月」后坠落下了山崖,也觉得绝对是死得不能再死了,也不主张下去再做探查了。


  随后,两人站在悬崖边又低声商量了几句。高个男子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折叠的纸,交给了矮个男子。矮个男子接过后摸出一个火折子,一擦亮火星,飞快的打开那张折叠的纸借着火光看了一眼,就又折好收入了怀中。然后,两人就各自施展轻功朝不同的方向飞驰而去。


  而刚才的火光明灭中,映亮了两人的脸。两人那脸,看起来都是五旬岁左右的年纪。高个男子的脸是国字脸,净白无须,在下巴那里有一道一寸长筷子般宽的疤痕;矮个男子的脸是胖圆脸,左脸靠近嘴角的位置有一个长有几根毛的指头大小黑色胎记。


  如果有认得两人的人看到他俩呆在一起的场景,估计会惊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


  *****************


  谷底,石洞中,一片黑暗。张瑞母子在洞中相隔两丈远的两堆软草上沉睡着。


  白天,经历过了吹萧的一幕,母子两人开始的时候还是很尴尬,不过,最后还是许婉仪先恢复了常态。毕竟她原本心里对这样的事情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太多的顾虑和反感,她只是觉得这是应该做的,只不过一开始还有点抹不开作为一个母亲的那点脸面尊严才害羞急促。待事情平息了下来,她思绪几转后,便渐渐又轻松自若了起来。而后在她的细心引导和感染下,张瑞也渐渐的接受了自己又再一次轻薄了娘亲的事实,他也不再执着于此事了,只是心里还感觉有一点点的不安,不过那已经不影响到母子两人的相处。


  随后,张瑞自己又弄了个草裙穿了起来。母子两人在吃过东西后,携手把谷底再仔细的搜索了一遍,确定真的没有其他出路后才放弃。


  然后整个下午,张瑞把十丈大小的石洞认真的清理打扫了一遍,并弄来了柔软的干草铺了两张床。此外,他还在石洞洞口一侧搭了个草棚子供休息做食物之用,在深潭边也围起了一个半圆形的草墙,以作沐浴遮挡之用。


  而许婉仪则把张瑞那被撕烂的衣服布片收集了起来,扯起自己裙脚的一些丝线,用发簪穿孔,细心的把布片按照原样缝合起来。忙了一个下午,天快黑时才把衣服给缝好回来。


  张瑞在接过许婉仪递过来的衣服时,看着那块块拼凑好衣服上面那密密麻麻的线,他心里涌起了莫名的感动,在许婉仪催促之下,才收拾心情回洞里换了衣服出来。许婉仪一看到张瑞穿着衣服后的样子,掩嘴轻笑了起来。张瑞此时那身衣服的样子,真是太怪异了。张瑞顿时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起来。不过这只是一小插曲,母子两人心里其实满是温馨的。


  由于母子两人身体都还虚弱,又忙了这么多,所以在吃过一顿烤鱼晚饭后,两人说了一会儿贴心的话,就回洞中各自打坐炼了一个多时辰的功恢复真气,然后就各自睡了。


  话说,石洞中的母子两人正在沉睡着,突然,一声「轰」的巨响声由洞外传来。两人基本是同时都被惊醒了过来。由于两人的功力都不是很高,所以即使极力运转目力,但在这没有一点光源的洞里还是没有看得见东西。


  「瑞儿」黑暗中传来许婉仪焦急担忧的叫唤声。


  「娘,我在这里,不知道外面出了什么事情」张瑞随即回道。


  许婉仪听到张瑞的声音,知道爱儿没事情,心才放了一些下来。她刚才被惊醒过来后,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听那声势确实挺吓人的,特别是在这谷底。


  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张瑞,担心他会不会有事。


  「瑞儿,你快到我这里来」许婉仪忙道。黑暗中,外面情况不明,她还是觉得两人呆在一起有安全感。


  张瑞闻言忙爬了过去,爬了大约两丈,他就停下来伸出手去摸,想确定娘亲就在面前。结果,摸是摸到了,可那触手柔软滑腻的感觉让他马上缩回了手来。


  他无意间伸手过去摸到的竟然是许婉仪的胸部乳房上。许婉仪睡着后,几经转辗之下,胸前的抹胸已经松动了,她刚才一坐起来那抹胸就往下掉,乳房跟着裸露了出来,她一时还没有觉察过来,结果被张瑞一摸就摸了个正着。


  「啊」许婉仪黑暗中突然胸前乳房被一只手给摸上,顿时条件反射的惊叫了一声,不过随即她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她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心里狂跳了几下,好在黑暗中看不见她的脸色。「瑞儿是不上故意的呢?应该不是故意的吧。」她的脑子里转出一个念头。
惨绝人寰  等级1 | 2019-5-14 10:57:09

冥冥之中有天意




  「娘,我,我不是故意的。」沉默了一下,张瑞就有点忐忑不安的说道,他的脸也红了。「娘会不会以为我是故意放肆轻薄她?」许婉仪一听,就知道张瑞又多想了,怕他又想不过来,忙道「瑞儿,娘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们去洞口那里看看怎么会事。」说着她伸出手拉正了自己的抹胸,便摸索到张瑞的手,抓住了,另一边手拿起放在草床边的剑,然后站起来,拉着他一起按记忆慢慢走到洞口那里。


  张瑞也不及多想了,心神回到正事中来,跟着许婉仪走到洞口,一起藏身在洞口的一块石壁后。


  母子两人都不敢燃起火折子,就这样凝神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可惜外面在那一声巨响后,又寂静了起来,听了好一阵子都没有再听到有任何的声响。而外面也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两人只是凭着刚才的印象,隐约判断方才那声响是从深潭那边传过来的,而且伴有点水声。


  母子两人在不确定外面是否还潜伏着什么危险的情况下,也不敢轻举妄动,只静静的守侯在洞口向外戒备着,以防不测。毕竟这谷底没有其他人,弄出这么个动静实在是太古怪太诡异了。


  在这样紧张的戒备中,又过了好一阵子,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张瑞母子两人心里反倒升起了一种不安,气氛有点紧张了起来。


  此时,许婉仪站在前面,张瑞紧靠在她后面站着,两人的身体差不多是贴在了一起。


  在这样的紧张不安的氛围中,许婉仪不自觉的把后背向后靠了一下,贴到了张瑞的胸膛上。外面一阵轻微的冷气飘过,让她身体忍不住一下轻颤。


  张瑞感觉到了许婉仪的依靠和身体的颤抖,以为她心里慌怕,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用后从后面环抱住了她的腰,让她靠得自己更紧。


  许婉仪被张瑞搂住,心里不由一跳,但随即就明白了他的用意,心里一暖,就任由他这样抱着了,还下意识的把重心向后靠了靠。她觉得,心安了许多。


  张瑞怀抱着许婉仪,闻着她那凑在鼻子边的头发上的气息,感受着她背臀与自己相贴以及双手环抱中她那隔着衣服仍肉感十足、曲线柔美的腰,心里竟然不自禁的泛起了一阵涟漪。他觉察到了自己的心里变化,忙让自己强自镇定心神,专心静听外面的动静。但是,他一番努力之下,心里的那种微妙的感觉还是没有能驱使掉,最后,他干脆就放弃了这种努力。「其实这样的感觉还是很舒服的,反正我心里也没有对娘存有不敬,应该没有关系吧。」他心里对自己说道。


  母子两人就这样在洞口那里静守着,好在此时距天亮已经不远了,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外面终于有了朦胧的光线,并不断的增强。


  终于,再过一阵子,外面终于明亮了起来,所有的景物又清晰的影入眼中。


  「瑞儿,天亮了,我们出去查看一下吧,记得一定要小心戒备。」许婉仪见天亮了,外面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就决定主动去查看,毕竟老是这样戒备也不是个办法。


  张瑞闻言,应了一声,才有点不舍的放开了自己手,然后抢先一步走出了洞外,暗运真气戒备着,放眼四处查看着。许婉仪怕爱儿有什么闪失,也忙提剑跟上。


  母子两人先朝深潭哪里搜查过去,结果两人还没有走到那里,只远看过去,就被眼前的情景给震惊到了。原来,此时,湖中心那里漂着什么东西,准确的说,是个像人形的东西。


  母子两人的心顿时提了起来,对望了一下,就加快脚步赶了过去。这次是许婉仪抢先一步走在了前面,她手中的剑也已经从剑鞘中拔了出来。


  母子两人小心的走到了深潭边,这回终于看清楚了深潭中心那里漂的是什么东西了。那确实是一个人,或者说是尸体,穿着一身黑衣服,面朝水下泡在水中,一动不动的。瞬间,母子两人就想明白了之前听到的那声巨响是怎么回事了,敢情就是这个黑衣人从上面掉下来撞击深潭水面所发出了声音,当初他们母子两人从上面掉下来正是掉落在这深潭里的,不过他们比较幸运罢了。现在看那潭中黑衣人的样子,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娘,我们要不要把那人拉上岸来,看还有没有救?」张瑞问道。


  许婉仪沉吟了一下,就摇头道:「不,我们还是小心点为好,也不知道是敌是友,而且看那样子那人好像已经死了,否则落水那么久,也不会还是这么样子漂着。」最后为防有诈,他们还是没有采取任何举动,而是站在岸边谨慎的继续小心观察着。小心观察了一阵子发现仍旧没有什么动静后,许婉仪道:「瑞儿,我们还是先到四周查看清楚再做打算吧。」张瑞想想也是,现在危险还没有解除,还是尽早弄清楚谷底的其他情况,至于这个黑衣人,等下再回来处理了。
惨绝人寰  等级1 | 2019-5-14 10:58:09

冥冥之中有天意




  当下母子两人一起小心翼翼的把谷底全部都查看了一遍,没发现有其他人的踪影,这才返回到深潭边。此时,那黑衣人仍是原样在那里漂着。


  「娘,我下水去把那人弄上来吧。」张瑞说道。他其实心里还是有点不太愿意接近那黑衣人的。一想到要去接触一具死尸,他心里就有点发毛。不过放任黑衣人这么漂在水里显然是不行的,毕竟他们以后还要饮用那水的,必须尽早把那人弄上来。所以,他还是咬了咬牙壮起胆子打算下水去。


  许婉仪本不想让张瑞下水,但一想到自己不会游泳,当初还是张瑞把她救上岸的,于是也就点头同意了。


  张瑞做了个动作,就要纵身入水中,但动作刚做到一半就停了下来了。他转头有点不好意思的对许婉仪说道:「娘,你能回避一下吗,我要脱了衣服再下水去,不然弄湿了衣服不大好。」许婉仪一愣,随即一笑,道:「没关系了,你就在这里脱衣服下水吧,不要紧的。」说完她也不走开,不过还是把头稍微转向了一边。


  张瑞见她这么说,也不好多说什么,犹豫了一下,就快速的把衣服脱好放好,然后纵入水中,游向十几丈外的黑衣人。他的水性不错,没一会儿,就游到了那黑衣人的旁边。他怀着戒备的心理,伸手去扯了一下那人的裤脚,拉了几下,见没有反应,这才有点放心的一边拉着那人的裤脚一边往回游。


  很快张瑞就游回了岸边,他一抬头,见到许婉仪还转着头看向另一边,忙爬上岸来,拿起外衫胡乱的抹了几下身子上的水,就急忙穿起衣服。他觉得心里竟然有点紧张,只想尽快的把衣服穿好。结果,他这动作就显得有点慌急的感觉。


  他这一慌急起来,在穿裤子的时候就搞出了差错。本来两只脚一只穿一边裤管的,他倒好,一时没看清楚,两只脚竟然穿入了同一边裤管里,等他反应过来抽出一边脚时,才发觉自己的重心已经不稳了,于是只听得「扑通」的一声,在他的一声低呼声中,他又跌落回到了水里。


  许婉仪听到这突然的动静,以为出了什么事,心下一紧,忙举剑转身看去,待看见是张瑞跌落在水里,没有其他异常后才放下心来。她也不避讳什么了,就走了过去,向张瑞伸出了手,想拉他上来快点。


  张瑞身体往水中下意识的缩了缩,脸上出现了尴尬之色。


  「娘,我自己上来就行了,不用你帮忙了,你看……」他有点吞吞吐吐的说着,不好意思的看着许婉仪。


  许婉仪一思索,便明白了张瑞为何这般反应了。她笑道:「好了,你还是先快点上来吧,别不好意思了,娘又不是没有看过。」说完她马上意识到自己话里的毛病了,瞬间脸就红起来。


  看到张瑞有点愕然的看着自己,许婉仪顿时羞垴的一跺脚「不想上来就算了,懒得理你。」说完转身走到了一边,不再看张瑞。她此时的神情,就像一个赌气的小姑娘一样,不过她自己却浑然没有觉察。


  张瑞苦笑了一下,忙从水里又爬上了岸,再擦干了水穿好了衣服,不过由于裤子已经湿透了,所以只得把它脱下来放在草地上等它晾干了,他那袍下的双腿就光溜溜的,让他感觉有点凉飕飕的。「这总比当初扎草裙的时候好多了吧。」他自我安慰道。


  张瑞随即又抓住黑衣人的双脚也拉上了岸。他把黑衣人身体翻转过来,一看,自己顿时被吓了一跳。一张被水泡得惨白的男子瘦脸顿时影入了他的眼中,那脸上睁开着的死灰色双眼直瞪向天空,还带着恐惧绝望和不甘的神色。那张脸的样貌看起来有五十岁左右。他虽然没怎么见过死人,但也判断得出这人是真的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时,他还注意到了黑衣人胸前紧绑着一个黑布大包袱,看包袱的外形,估计里面包的是枕头或长形木盒之类的东西。


  「娘,你快过来看看。」张瑞忙向许婉仪喊道。


  许婉仪刚才也不是真的生气赌气,只是一下子感觉有点拉不下脸来而已,现在听到爱儿一喊,她就转身走了回来。


  她仔细的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老者那瘦小的尸体,突然,她好像回想起了什么事情,脸上现出了惊讶的神色。


  「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江湖外号偷香鼠的柳一飘了,他怎么会死在这里呢?」许婉仪疑惑的说道。


  「偷香鼠?娘,他很有名的吗?」张瑞问道。


  「当然有名了,三十年前他就已经名动江湖了,不过不是什么好名声就是了,我也是在当年和你爹行走江湖时见过他一次,印象比较深刻,所以才记得他。」说完,许婉仪的脸上竟然泛起了点点红晕。
惨绝人寰  等级1 | 2019-5-14 10:59:09

冥冥之中有天意




  她当然认的这柳一飘,虽然事情已经过了十几年,但柳一飘给她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当年她和丈夫所追杀的那个淫贼,正是这柳一飘。而想到当年的事情,她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了当初在那淫窝里看到的淫糜不堪的景象,怎能不脸红。


  张瑞心里一阵好奇,「娘,你和爹当年和他很熟吗?」「呸,谁和这个淫贼熟,当年我们恨不得杀了他,可惜追了一天一夜还是被他给跑了,要不然他哪能还活到现在」许婉仪不屑的道。见张瑞还想要问的样子,她不想提起当年的事情经过,忙话机一转,道:「瑞儿,我们先看看他身上的包袱里到底是什么东西」,说完她就蹲下来动手去解下那个包袱。


  张瑞的注意力马上就被那包袱给吸引住了,仔细看着。


  「瑞儿,娘要查看包袱了,你离远一点,万一这包袱里的东西藏有什么机关暗器就不好了。」许婉仪一边小心的打开包袱外面的布,一面对张瑞吩咐道。


  张瑞一听说暗器,顿时心里就紧张起来,他摆手道:「娘,还是我来吧,你在一边看着就行了,我会小心的。」他想自己动手。


  许婉仪当然不会让他去动手,忙示意他退后。但张瑞只稍微退到她身边就不再退了,全身戒备着,一副有什么不妙就抢身帮她挡住的样子。


  许婉仪见他这样子,心里一阵温暖,也就不坚持了,只是动作更小心了。


  外面包裹的布打开了,顿时,一个紫黑色的长一尺、宽高各四寸左右的长形木盒影入了两人的眼帘。木盒上有一把小铜锁锁着,外表再无其他花纹修饰,很古朴的样子。那木盒的盒盖和盒身相接之处,严密无比,不注意看都看不出那一道细微的缝隙痕迹。


  许婉仪稍微把木盒拿起一点掂量了一下,发觉木盒不是很重,估计水没能渗到里面。这也解去了她心头的一个疑问,那就是那柳一飘的尸体为什么没有沉到水底的问题,原来是被这中空的木盒的浮力托住了。


  许婉仪放下木盒后又再仔细观察了一遍,没发现有什么古怪,这才运起真气到右手中五指中,捏住那把小铜锁一拧。一声脆响之后,那小铜锁已经被她拧断了。


  把锁拿开后,许婉仪把那木盒开口的方向转到对面,然后慢慢的打开木盒的盒盖。很轻松的,盒盖就被翻开了,也没见有什么机关暗器飞射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等木盒盖子完全打开后,母子两人定眼往盒中一看,顿时,都有点被惊呆了起来,那神情满是不可思议和震惊。


  只见那干燥和木盒中,一块黄绢铺在盒底。那黄娟之上,一头放着一有个质地一样的半尺长小木盒,另一头,摆放着一本颜色发黄的羊皮书,那羊皮书的封面上,竖写着一大一小两行苍劲有力的楷体字,正是这两行字让母子两人震惊了的。


  那两行字,大的那行是「龙龟决新解」,而小的那行是「张家第三代家主张铭远着」。


  *****************


  就在张瑞母子俩被震惊到的时候。华山张家老宅,一个深在地下的石室中,一个五旬的雄壮男子,正在怒极的抓住一个光着下身软做一团的中年书生模样的男子的衣领,怒吼道:「我让你严密监守在这里,不许任何人进来,你都干什么去了?居然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偷偷的下山去掳了个贱货回来躲在房间里快活,要不是我临时有事回来了一趟,还不知道这里已经被人翻了个底朝天呢。哼,你是不是以为我不会杀人?」,他手中的书生那张原本就白皙的脸,此时已经变得青白了起来,一滴滴豆大的冷汗直冒出来,眼中充满了恐惧的神色。


  书生仿佛费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喊得出了一句求饶声:「主人饶命啊!属下知道错了,看在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您老人家就饶过属下一回吧,属下以后一定将功补过,饶命啊!」他的声音已经颤抖变调,听着很滑稽,但场面一点都不滑稽。


  五旬男子甩手「劈啪」的在书生的脸上一顿狂抽,书生一点都不敢躲闪回避。


  直抽了十几下,把书生的脸抽成了猪头样、鼻子嘴角鲜血直流后,五旬男子才恨恨的住了手,一手把书生扔到了地上。


  「要不是看在你还有点用处的份上,我现在就撕了你,如果下次还再犯这样的错,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五旬老者厉声喝道,说完又飞起一脚把书生踢飞到一丈外。


  书生顾不上身上的剧痛,闻言全身一哆嗦,忙爬起来跪倒在地上不住的磕头,呼道;「多谢主人不杀之恩,多谢主人不杀之恩。」他一边磕头一边重复的道,颤声中已经带有点喜悦,他知道自己终于拣回了一条命。他一点也不怀疑主人在大怒之下会剁了他去喂狗,主人的手段,他想想都心里发抖。
惨绝人寰  等级1 | 2019-5-14 11:00:09

冥冥之中有天意




  五旬男子「哼」了一声,才冷冷的道:「行了,别再装可怜了,你的命我就暂时寄在你那里。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你继续给我严密盯着这里,看有谁来,如果这次再办砸了,我回来亲手炮制你。」书生方停止了磕头,他的额头已经是血迹一片。他听到主人的严厉交代,又磕头了下去,急道:「主人请放心,属下这次保证不会再出任何的差池。」五旬男子瞥了一眼书生,又冷哼了一声,这才大步走向石室入口处,接着身形一闪,已经失去了人影。片刻之后,他的身影出现在了华山的下棋亭中。


  「哼,想不到我辛苦一场,最后还是便宜了别人。想不到还有这等高手,竟然能发现那废井内的玄机,识破井壁内障目的机关,先我一步找到了那件东西,要不是我碰巧看到那井口内侧的异常痕迹,估计还傻傻的乱找呢。真是不甘心啊。」五旬老者此时心中愤恨难平。阳光照到他的脸上,他下巴的一条疤痕充血发红,异常显眼。


  突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精神一振「对了,昨晚那个黑衣人,竟然这么巧出现在这里,难道有什么关联?」他心中猜想着,「对,肯定是那个死鬼拿走了那件东西了,我记得昨晚追他的时候,在几次他转身期间,看到过他胸前绑着个大包袱,看那包袱的样子,里面好像是包裹着类似盒子的东西,恩,估计就是那件东西了。苍天保佑啊!」想通了问题,他的心情顿时好转了些起来。


  想到那件东西已经随那黑衣人坠落到了那个深谷底,他就想马上去取了来,不过想到这几天还有无比重要的事情要尽快去处理,而那深谷四面陡峭绝壁不知道有多深,想要下去还要精心准备一番,时间上恐怕赶不及,所以一番思虑后,他还是打算暂时不去取东西,等事情一忙完再去。反正他觉得东西在那深谷内,连自己这样的身手都无法直接下去,其他人更不用说了,再说了,在不知道这个秘密的情况下,谁会没事费那么大的工夫下到那不知道有什么危险的深谷中去啊。


  总之,那东西在深谷内,肯定安全无比。


  他想定主意后,就展开身法,顷刻,人影就又消失无踪了。


  再说那书生跪伏在地上半晌,才敢站了起来。他感觉自己全身都被汗水弄湿透了,那种在鬼门关门口转了一圈的恐惧仍让他心里打抖。他暗暗告诫自己,今后真的要用心办事了,否则再出什么差错那小命真就难保了。


  书生运了一下真气,恢复了气力,才走洞口,抬头看了看那上面那似乎只有巴掌大的井口,再低头看了看脚下那还不知道有多深的井底,深吸了一口气,运起真气,脚下一点,然后顺着井壁不断借力而上。


  出了井后,书生马上就回到了刚才自己奸淫那美妇的房间那里,想穿好裤子后拿走自己的东西,顺便把那美妇的尸体处理掉。


  刚才他在快活的时候,被暴怒的五旬男子踢门而入,他当场就被揪住衣领拖去了井下石洞那里。而临出门前,五旬男子迁怒之下,一脚把那美妇踢飞到了屋角。那美妇没有武功,估计是不活了。


  书生进得房间内,却惊讶的发现那美妇竟没有死,好像刚转醒过来的样子,见到自己,无比的恐惧。


  书生见到美妇没有死,再看到她那诱人的美体横陈,刚才那无比消魂的滋味又涌上了他的心头,顿时欲火又烧了起来,也不穿裤子了,直接淫笑着快步走了过去,在美妇惊恐的叫骂声和无力的反抗中,抱起她的玉体,按倒在了屋子中的一张八仙桌上,挺起已经坚硬的阳具,分开她的嫩腿,对准她那的下体蓬门玉洞狠狠的就捅了进去,凶猛的操了起来。美妇再次惨遭奸淫蹂躏,无力反抗,只在那流着眼泪哭着。一时间,屋内淫笑声、哭声、肉体撞击的声音交杂在了一起。


  此时,书生只想着快活,至于主人的警告,他已经暂时放到了一边,「反正主人已经走了,短时间内不会回来的,再说了,估计主人也以为这个美人已经死了,不会想得到的,我就再操她多一次,然后再处理了她,不让主人回来发现就行了。」他自己对自己这么说道。古语有云:色字头上一把刀,色胆包天。估计就是说书生这种人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惨绝人寰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0 帖子: 42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