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这是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但多年以来,却无数次的浮现在我眼前。那么的清晰,那么的刻骨铭心,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也许,这段往事将永远无法从我记忆中抹去,伴随着我的一生……


  我生活在北方一个很大的城市。从我出生、成长,一直到上大学,我都是和父母住在一起。父母的房子不大,是那种八十年代的老楼,一套两居室。由于那个年代的老楼客厅非常小,放个冰箱、衣架,就几乎没地方了,所以大屋也兼做客厅。好在大屋面积还够大,除了沙发、写字台、餐桌那些以外,还能放下一张床。我平时就睡在大屋,我父母在另一间卧室。


  我父母都是机关公务员,平时朝九晚五的上下班。我姥姥生了六个女儿,我妈排行老三。我那些大姨、小姨们都生活在老家,只有我妈当初大学毕业后,分配工作到现在这个城市了。我最小的那个小姨,比我妈小十岁,有一个女儿。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小姨娘俩曾经在我家借住过一段时间。我记得那时我刚上小学,我小姨的女儿还没上学呢。我每天放学后就和表妹满院子的疯跑、玩游戏,很欢乐的一段时光。她们在我家住了大半年,所以在我所有的大姨、小姨当中,我跟我这个小姨最亲,也跟这个表妹关系最好。后来我小姨带着孩子回了老家,之后差不多有十年,我都没有再见过我表妹。等再见到我表妹,是十年后,她初中毕业,放暑假的时候,和我小姨到我们这里来玩,又一次在我家小住了几天。


  那次见面,我印象很深。十年没见,表妹已经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身体发育的很好。饱满的胸脯,在薄薄的衬衣里骄傲的挺立着;长裙下的两条小腿,挺直、圆润;标致的五官、白里透红的脸蛋,尽管看上去还是没有完全长开的少女的容颜,但那种青涩中透出的纯洁,稚嫩中隐隐的羞涩,以及全身上下散发出的青春气息,难掩表妹的天生丽质,仿佛在向人们宣告:我是个马上就要成熟的蜜桃!


  由于我们那段童年的玩伴经历,使我和表妹完全没有少男少女间那种认生与羞涩,我们很快就无话不谈,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那段快乐的童年。我表妹比我小两岁,她初中毕业,我上高二。由于年龄相仿,所以聊起来话题很多,也很开心。我这个表妹是她父母的掌上明珠,从小就被娇惯的像个小公主。长大后性格高傲,再加上天生丽质,十分自恋,因此身边几乎没什么可以交心的朋友。到了青春叛逆期,跟父母也没什么交流,我这个从小一起玩的表哥,就成了她的知心大哥哥。我们之间沟通完全没有隔阂,好像有无数个共同的话题。


  暑假很快结束了,小姨和表妹回老家去了。我和表妹约定,以后有空就写信。


  那个年代还没有互联网,也没有手机,BP机也是刚开始兴起,写信是唯一的联络方式。表妹回到家的当天,就给我写了第一封信。在信里,表妹叫我"哥哥",我叫她小名"莹莹".之后,我和表妹之间就一直鸿雁传书,仍然是海阔天空的聊,每次都有不同的话题,每封信都能写好几页。那段时间,每周如果收不到表妹的来信,仿佛生活中就缺了点什么似的。即使在我高考前那段日子,我们之间的通信也几乎没有中断过。


  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以及所聊话题的不断深入,我们已经从最开始聊学习、生活、各种趣事之类的,慢慢的开始聊到感情。我高三的时候,有了初恋,没多久就结束了。那段时间我很苦闷,就在信里跟表妹诉说。表妹那时候也和班上的一个男生谈恋爱,也是很快就分手了。我们两个"失恋"的少男少女,很自然的就在信里聊到爱情这个话题。我们互相安慰、开导、鼓励对方,很快就从各自的"失恋"阴影中走了出来。但更多的是我在信中安慰、开导表妹,毕竟我作为哥哥,哄妹妹开心是天经地义的事。表妹喜欢诗歌,为了哄她开心,我给她写了很多诗。开始是那些"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之类的,慢慢的,就发展成"你好似薄云中的明月,伴在我心头",到后来干脆直接就是"千百次的回眸,却不能牵你的手"……


  其实写诗这种事,就是文艺青年哄小孩的。但是在那个年代,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情诗的杀伤力却是威力巨大的。那时的表妹,先是从一个青涩、稚嫩的小女生,被我聊成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再后来在我的情诗轰炸下,芳心完完全全的被我俘虏。每次表妹给我的回信,字里行间都充盈着对我浓浓的情感,先是崇拜,再之后慢慢就变成了无尽的思念和甜腻的爱意:"哥哥,你给我写的诗被我的泪水打湿了……""亲爱的哥哥,你知道你给我的信上面留下了我多少唇印吗?""哥哥,亲爱的,没有你的信,我根本无法入睡,昨晚又失眠了,只好拿出你上次的回信,看了又看,亲了又亲,贴在我胸口上才睡着的……""亲爱的,我好想变成一只小鸟,马上飞到你的身边,偎依在你的怀里……"我知道,我和表妹之间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尽管表妹的清纯美丽,和对我浓浓的爱意,多少次使我怦然心动,无数次的遐想,能跟表妹白头偕老。甚至无数次的在心里想象着,将她抱在怀里,剥去她的衣服,亲遍她全身,抚摸她那对傲人的乳峰,抬起她那双健美的大腿,用力的肏干她的小穴,将浓浓的精液射在她的子宫里……但是伦理是不能让我娶我小姨的女儿的。因此,不管我每次多么肉麻、多么露骨的给表妹写情诗,我心里仍然只是把她当作一个小妹妹。尽管我心里也非常喜欢她,但她只能是我信中的"女友".在这种书信往来、互诉衷肠、情意绵绵间,我高中毕业。
分享到 :
0 人收藏

4 个回复

倒序浏览
dingwei0726  等级1 | 4 天前

我与表妹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再之后,我考上了大学,我与表妹间仍然保持着书信往来。在我大二那年,由于表妹要高考,有一段时间,我们写信没那么频繁了。那段时间正好我也交了新的女友,是大学同学,我们正处在热恋当中。我们有时在我家里,有时学校后面的小树林、公园里的僻静处……很多隐蔽的地方,只要周围没什么人的地方,我们就"激战"一番。青春年少、干柴烈火,演练着各种从A片中学来的姿势。


  为了肉欲的刺激,我们甚至经常逃课。我那个女友,属于很OPEN的那种,对于性交这事,仿佛比我还上瘾。而且特别喜欢模仿欧美A片里女优的动作、表情,连叫声都一个调调,是那种很狂野的风格。每次做爱时,我都感觉是她在肏我!


  尽管和表妹间的书信没之前那么频繁,但每次信中除了肉麻的情诗,我们开始聊一些性爱的话题。在信中,我知道表妹唯一的那段所谓初恋,也就是跟男生拉拉手而已,连拥抱、接吻都没有过。表妹甚至直接在信中问我: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处女?还问我是不是处男、跟女友在一起时都干什么、接吻和做爱是啥滋味的、第一次做爱会不会很疼之类的。由于那段时间,我和女友间频繁的做爱,积累了很多经验,在性爱这方面,做一个处女的老师那是绰绰有余的。尽管每次给表妹回信聊到性爱话题时,我内心都想象着将表妹肏了无数遍,但字里行间还是不敢写的太露骨、太过分,尽量把做爱这事形容的非常美好而又神圣。但是一个18岁的处女,在无数肉麻的情诗与脸红心跳的性爱知识轰炸下,根本无法抵抗,已经彻底的被我从内心俘虏了。在我的性爱启蒙下,表妹内心那懵懂的春心,已经由开始的被唤醒,到春潮涌动,直至发展到最后的狂野、躁动。


  表妹高考的第一志愿是我当时正在读的大学。当时报志愿时,她说要到我身边来。这事还害我忐忑了一阵,生怕表妹真考上了,我和女友就不能那么自由了。


  可是她高考时发挥的不太理想,结果只考上了第二志愿,是她所在城市很普通的一所大学。成绩出来后,表妹大哭了一场,说要复读一年再考。后来她父母反复的做她工作,我也在信中安慰、开导她,说即使她不能在我身边上学,将来毕业了也可以来我这边工作什么的,表妹才放弃了复读的想法。


  一天晚上,我妈突然说:"你小姨和莹莹周末要过来,说要住几天。莹莹这次没考好,你小姨说她心情一直很不好,这次过来是要散散心。你放暑假了,白天没事陪她们出去玩玩吧。"我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在打鼓:喜的是可以见着我那信中"女友"小表妹了,忧的是她们这一来,我可就没时间跟我女友嘿咻快活了。


  本来我小姨跟我妈说她们要坐周五的火车,结果周四她们就到了。也没提前通知我去接站,她们自己从火车站坐公交车过来的。


  那天是个大晴天。当时是8月初,正是盛夏伏天,树上的知了在骄阳下时断时续的叫着,窗外像蒸笼一样闷热。好在房子外面的一排大树正好挡住了直射的阳光,南北通透的户型有点穿堂风,屋里不算太热。中午我吃完饭,刚要躺下睡一会,迷迷糊糊就听见敲门声。


  我爬起来跑过去把门打开,看见小姨在表妹的搀扶下站在门口,地上是一大一小两个提包。我一惊,还以为是自己弄错了时间,忘记去接她们了。赶紧把她们让进屋,一边拿行李一边连声道歉:"哎呀!小姨我忘记去接你们了,真该死!"小姨有气无力的说:"你糊涂啦?今天刚礼拜四,是我们提前一天到的,又不是你的错。"这时我才反应过来,连忙问:"怎么提前了呢?也不通知我一下去接啊?"


  小姨在沙发上坐下,指了指表妹,说:"还不是这死丫头,非要早点过来,说能多玩一天,又说要给你们个惊喜,不让通知你们去接,害得我又提行李又挤公交车的,天儿还这么热,我又晕车,在车上都吐了,丢死人了。"说完,小姨用眼神狠狠的瞪了表妹一眼。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刚才小姨是被表妹搀扶着进来的,难怪她说话都那么有气无力,原来是晕车闹的。


  表妹从进门就没说话,扶着小姨坐在沙发上,一直低着头。被小姨这么一数落,头更低了。我一边给她们倒水,一边偷偷的瞄了一眼表妹。只见表妹半长的齐肩秀发,烫成当时正流行的一种发型,不算很大的波浪,使一头乌黑、浓密的秀发更加蓬松。由于低着头的缘故,两边的发梢遮住了小半张脸蛋,看不到表妹脸上的表情,刘海处一缕弯曲的发丝显得格外俏皮。从窗外树荫中射进来的阳光,照在表妹一头秀发上,泛出一层乌黑油亮的光芒。
dingwei0726  等级1 | 4 天前

我与表妹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我把两杯水递给小姨和表妹,坐在小姨斜对面的沙发上,一边和小姨说话,一边用余光偷瞄着表妹。


  小姨喝了口水,靠在沙发靠背上,半闭着眼睛说:"不知道是晕车还是中暑了,我现在头晕的厉害。刚才在路上莹莹给我买了晕车药,吃了也没见好,还是想吐,难受死了。"


  我赶忙说:"那您洗把脸,躺下休息会吧,可别真中暑就糟了。"一直低着头没说话的表妹,此时抬起头来说:"妈,都怪我,哥哥说的对,您去洗洗,赶紧躺下睡会吧。"声音很小,像一个闯了祸的孩子,生怕大人责骂一样。说完,表妹向我这边瞟了一眼,见我也在偷偷的看她,表妹脸一红,马上把头转向她妈妈,不再看我。


  小姨仍然半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说:"让我先歇会儿,头晕的厉害……"此时我才仔细打量了下表妹,只见她那瓜子型的脸蛋,在一头乌黑发亮的碎波浪卷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娇美、俏丽。本来就很白皙的皮肤,由于旅途的劳累和天气的闷热,泛着一抹淡淡的绯红。面对我这个害她朝思暮想的表哥,神色中透出一丝羞涩。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蹙的眉头似乎透出一丝淡淡的哀怨。挺直的鼻梁,小巧的鼻尖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饱满的嘴唇,微微的张开着,旅途劳累的喘息还未平复。整个脸庞上,虽然毫无脂粉修饰,但似乎每一个毛孔、每一寸肌肤,都散发出少女那健康而又青春的气息。那种天生丽质的纯洁,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散发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韵味。比起初中毕业那次见面时,现在的表妹,少了一分青涩与稚嫩,少女的清纯中又隐隐透出一股成熟的风韵。


  尽管不是倾国倾城的美貌,但在我心目中,已经可以算是沉鱼落雁了。我心中不禁感叹: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啊!


  表妹身上穿的是一件水红色的薄纱无袖连衣裙,布料不是很透,刚好在前胸处隐隐透出里面内衣的形状,好像是件白色的乳罩。在表妹还未平息的喘息中,高高的胸脯也跟着一起一伏的。由于坐着的缘故,表妹上身没有完全挺直,但仍然能够感觉到那一对饱满乳房的张力,好像随时要冲破衣服的包裹,喷薄而出一样。随着胸脯的起伏,乳罩罩杯上面两个三角的边缘和肩带,在连衣裙里若隐若现的,引人遐想。领口不大,几粒纽扣的最上面一颗没有扣上,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颈,喉头处的肉窝也在喘息中起伏着。两条莲藕一般洁白光滑的玉臂,裸露在无袖连衣裙的外面,局促的夹紧在身体两侧。左手腕上带着一块细带的坤表,细细的表带在手腕处勒出一道微微的凹陷,更显得胳膊上那圆润、充满弹性的肉感。


  一双纤纤玉手,在膝盖上的裙摆处捏弄着,可以看到指甲上涂了红色的指甲油。


  腰部是一条三指宽的白色的腰带,中间是一个金色的、又圆又大的皮带扣。在腰带恰到好处的束缚下,尽管是坐着,仍然能看出表妹那仟仟的腰肢,也更加突出了上面鼓胀的胸部。裙子是半长款的,表妹坐着的时候,裙子下摆刚刚在膝盖上面一点。可能是担心坐着会走光,表妹的双手一直放在裙摆处,向下轻轻的拉拽裙摆,想盖住膝盖。但是一松手,弹性很好的裙摆就又调皮地缩回去了,露出两个圆润的膝盖。表妹先是将双腿紧紧的夹住,一会又侧了下身子,将左右两条小腿交叉起来。笔直的迎面骨,饱满圆润的小腿肚,纤细的脚踝,光洁雪白的皮肤。


  小腿是裸露着的,没有穿丝袜。一来天气炎热,二来毕竟还是个刚考上大学的学生,估计表妹还没有穿丝袜的习惯。但天生这样一双美腿,又何必用丝袜包裹着呢?脚上是一双白色的半高跟凉鞋,细细的鞋带将一双雪白的脚丫紧紧的包裹着。


  不知道是坐姿的原因,还是鞋子有点小,脚面和脚踝处鞋子的细带仿佛要勒进皮肤里了,脚面上的血管都能很清楚的看到,显得那一双小脚丫肉肉的,好想上去捏一捏。脚趾上也涂着红色的指甲油,大脚趾顽皮的向上微微翘着,其他几个脚趾向下蜷曲着。那鲜艳的红色指甲油,像画龙点睛一样,将一双白嫩、肉感的美脚,衬托的更加刺目。不知是紧张还是走累了,那秀美的脚趾在凉鞋里还时不时的蜷缩、伸展一下,看的我真想扑上去,抱起那双美脚,好好的亲吻一番。


  如果单单从表妹的发型、衣着上看,不像是一个18岁的少女,倒像是一个24、5岁的年轻少妇。那份自内而外散发出的风韵与性感,不应该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所具有的气质。但表妹那张纯洁无邪的脸庞、清澈透明的双眸、羞涩而又带有一丝哀怨的神情,又明明白白的告诉我,这就是一个纯洁的少女。不管她怎样将自己打扮的更有成熟女人味,坐在我面前的都是我的小表妹。也许,是我这个知心大哥+情感顾问+性爱导师,三年来无数次的情诗熏陶、爱情启蒙和性爱知识普及,浇灌出表妹这样一支外表风姿卓越、内心躁动狂热,而本质却又清纯无邪的、曼妙的花朵。
dingwei0726  等级1 | 4 天前

我与表妹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表妹虽然眼睛看着她妈妈,但她用余光肯定能够知道,我的眼睛一直就没离开过她的身体,我能感到表妹的脸蛋越来越红了,连呼吸似乎也越来越急促了。


  短暂而又漫长的几分钟沉默,我们三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外面树上的知了还在断断续续的鸣叫着,似乎怕我们都感到尴尬。


  此时表妹已经被我看的羞涩极了,又不敢看我,连额头上都开始渗出一层密密的汗珠来。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好又低下头去摆弄裙摆。那种羞涩、忸怩、惹人怜惜的小女生样子,真是爱死人了。


  "那个……莹莹又长高了哈,大姑娘了,越长越漂亮了……怎么把头发烫了呢?你们老师不管吗?"为了打破沉默的尴尬,我望着表妹讪笑着说。被我这么一夸,表妹更加害羞了,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没有回答我。


  "这死丫头……本来好好的头发,非要给烫成卷的……怎么说都不听……前天背着我,自己跑去烫的……哪像个学生样?气死我了……"小姨仍然头靠在沙发上,闭着眼也不看我俩,有气无力的自言自语着,算是回答了我的问题。


  "什么呀,我都考上大学了,是大人了,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们还啥都管……切~~~"表妹听小姨又在数落自己,抬起头看着她妈妈,撇了撇嘴说,表露着不满。


  "那个……小姨……要不我去给您拿条湿毛巾,擦把脸凉快凉快吧……"我尴尬的搓着双手说,岔开了话题。


  小姨把眼睛睁开了,说:"不用,还是我自己去洗洗吧……"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从沙发上站起来。可是刚一站起来,小姨就一手扶着头,一手在空中胡乱的抓着,身子往后仰过去,一屁股又坐回到沙发上了。我和表妹都是一惊,赶紧上前扶着她,同时问:"怎么了怎么了?"


  小姨费力的睁开眼说:"不行不行,头晕的厉害……一起来就天旋地转的……估计是刚才吃的晕车药开始起作用了……眼睛都睁不开了,让我躺下睡会儿……"说着,小姨就要往沙发上躺。


  我赶紧说:"小姨,我扶您去里屋我妈的床上睡吧,沙发上睡不舒服啊。"小姨摇了摇头,说:"不用不用,一起来就晕,就沙发上吧……"我说:"那您睡我的床吧,就在旁边。"


  我和表妹一左一右的搀扶着小姨,把她扶到我的床上躺下。表妹帮着把小姨的鞋脱了下来,给她身上盖了条毛巾被。我去卫生间拿了条湿毛巾过来,让表妹帮着给小姨擦了擦脸。我伸手摸了摸小姨的额头,感觉温度还正常,应该不是中暑。估计就是天热和旅途劳累,再加上晕车药的药劲上来了。


  我和表妹安顿好小姨,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静静的看着她入睡。不一会,小姨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此时,我和表妹才算松了口气,互相对视了一下。表妹羞涩的抿嘴一笑,又撇了一眼睡着的小姨,皱了下鼻子,吐了吐小舌头,轻轻的"哼"了一声。估计是刚才小姨对她的一顿数落,她心中不满,却又不好当面顶撞。现在看她妈妈身体没事,安稳的睡着了,扮个鬼脸儿发泄一下。看到这小丫头娇憨的调皮样,我忍不住差点笑出声来。表妹见我在笑她,先是杏眼一瞪,接着举起小粉拳,上身向前一探,作势要打我。我赶忙忍住笑,假装害怕的样子,抱着头往后躲。见我这害怕的"怂样",表妹一手捂着嘴,想忍住不笑出声来,可是越想忍着越是想笑。先是肩膀上下耸动着,一会就有些前仰后合了,两条美腿像骑自行车一样胡乱蹬着,整个身体都剧烈的抖动着。到最后索性身子一歪,仰面倒在了沙发上,两只手都悟在脸上,极力的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此时的表妹,完全不用在妈妈面前假装淑女了,完全不用压抑自己小女生的顽皮,尽情的在我这个害她朝思暮想的、最亲爱的哥哥面前,宣泄着自己的开心与快乐。


  我呆呆的盯着斜躺在沙发上的表妹,那水红色连衣裙包裹下的、花枝乱颤的身子。剧烈的抖动下,表妹的胸脯在快速的上下起伏着,尽管上身是躺着的,但那饱满的胸脯,似乎比刚才坐着的时候,看起来更加高耸。领口那几粒纽扣,已经开始向两边撑开,感觉随时都会崩开一样。由于刚才胡乱的蹬腿,连衣裙的裙摆已经快撩到大腿根部了。虽然完全不用再假装淑女形象,但女孩天生的矜持,使表妹的两腿还是紧紧的夹着。由于身体是斜躺在沙发上的,一双小腿还悬在沙发外面。在上身颤抖的带动下,小腿也在一抽一抽的抖动着。两条紧紧夹着的美腿,笔直修长。雪一样的肌肤,看不到一根体毛,泛着一层白花花的光泽。那一对在细带凉鞋包裹下的美脚,随着小腿的摆动,上下舞动着,显得格外玲珑、精致。顺着大腿往上看去,雪白的大腿尽头,是一小块白色布料包裹着的耻丘。那白色的小裤裤,在撩起的裙摆下面,若隐若现的。尽管只露出很小的一部分,但已足够想象出,在那小裤裤里面隐秘着的,是女孩娇弱柔嫩、热力四射的私密花园。我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那里,在裙摆与身体的起伏中,捕捉着那若隐若现的白色三角型小凸起,脑海中仿佛已经看到了在私密花园中,那含苞待放的花朵和粉嫩的花蕊……
dingwei0726  等级1 | 4 天前

我与表妹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正当我还沉浸在无限的遐想之中时,突然,我发现表妹的身子已经停止抖动了。我赶忙把目光从表妹的大腿根移开,只见表妹的双手已经从脸上放了下来。


  她的右臂还蜷在胸前,右手食指弯曲着放在嘴里,银牙轻轻咬着指节。左臂在身体一侧,左手搭在小腹上,拇指和食指捏弄着腰带上的皮带扣。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表妹已经不笑了,可能是强忍着剧烈的笑,忍的太辛苦。恢复了正常的表妹,就这么歪着头、静静的看着我。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大大的眼睛,朦朦胧胧的。由于笑的太剧烈,把眼泪都笑出来了,顺着侧过来的脸庞,滑落下来,眼角还挂着一点泪珠。


  表妹猛地从沙发上直起身子,两条美腿也收了回来。表妹欠了下身子,两手从屁股后面把裙子向下捋了一下,又恢复了正襟危坐的姿势。两手又放在紧紧并拢的膝盖处,压着裙摆。微微低着头,也不看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dingwei0726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0 帖子: 21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