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迷情校园] 图书馆中年阿姨

2019-3-14 08:36
5762

             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就对异性的美足有一种莫名的依恋,直到现在只要我一看到一双美足出现在我面前,我立刻就会感到异常的兴奋,所以我经常在没事的时候就一个人跑到街上的小店,要一瓶可乐,然后坐在马路边注视着来往的美足,同时忍受着内心那欲望的煎熬。在着个时候,我往往就会回想起以前那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


  那年我好象才刚满18岁,在大学里读大一。从刚进大学没两天起,我就频繁的往读书馆跑,但那不是因为我认真好学,只是因为那里有一样东西深深的吸引着我,你们也猜得出,那不是别的,那就是一双我至今也不能忘怀的美足。这双美足的主人是一位30多岁的图书管理员,她的样子并不是漂亮,但是她的脚却是那么的迷人。我们当初入学的时候是9 月,在我们广州还是相当热的天气,所以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穿的是一双白色的高根凉鞋,这双凉鞋进入我的视线的时候,我正蹲在地上聚精会神的翻书架下层的参考书,也许是要把书回架,她就这样在我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进入了我的视线,我的眼光一下子就被她的双脚所吸引,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她十只圆浑漂亮的脚趾挤在看上去有点小的白色高根凉鞋里,以至于她的小脚趾的一小部分被挤到了鞋外,从几条横带的空隙中探出了头来。也许是刚刚从她的座位上过来吧,她高跟鞋后面的那跟带子并没有卡在她的脚裸上,而是被她踩在了脚底,她就这样在我面前走着,一会又停下来上书,我立刻就感到了我自己的心跳声,我想我当时的脸一定是比关公还要好的。


  看,她就在我的视线底下轻轻掂起了脚尖上书,我注视着她的脚趾的变化,同时还好象隐隐闻到了她的脚香。我在想如果她能把她这双脚塞进我的嘴里,我死也值得了。


  当天晚上我就是凭着脑海里的记忆完成了历来最难完成的那项任务的。从此以后我天天往图书馆去,为的就是每天都能看到她那双令我失魂落魄的美足。从夏天到冬天,又从冬天到夏天,一年过去了,我看着他换了一双又一双的鞋子,白色的,黑色的,高根的,平根的,凉鞋,皮鞋,运动鞋,没一双留给我的都是那么难忘的记忆。我很想和她打招呼,很想认识她,可是我又不敢,于是我只有每天都多找机会从她身边走过,或者在差不多她上书的时间就蹲在那里假装找书。


  就这样一年很快就过去了,让我兴奋的夏天又来临,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她的脚趾了,我想我一定要看到这年第一次穿凉鞋的样子。


  终于她穿了,是一双黑色的包头高根凉鞋,她走过来的时候我有点失望,因为我看不见我最想看的东西—她可爱的,让我思量了一个冬季的脚趾,我聊一自惠的想看到她圆润的脚后跟也总比什么也没有的好吧。但是,让我心花怒放的事情马上发生了,她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我一如既往的蹲在那里盯着她的脚跟,她开始上书,上高架子上的,她的脚掂了起来,让我从后面看到了她部分光滑的脚掌,她的中心开始移到了左脚,右脚有点离开了地面,身自往左,右脚向外挥去,我看到了她右脚的鞋子慢慢的滑落,她用脚尖轻轻的勾着鞋头。突然,她没有勾住,鞋子掉了。更妙的是她并没有马上就重新穿上,而是任由那一只让我朝思夜想了很久的美脚在我眼前飘荡。我发现它和去年一样的性感迷人,唯一不同的是现在她途上了红甲油,呵呵,那时多么迷人的一刻啊,我真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我竟然假作不经意的用手背轻轻碰了一下她的小趾。但我马上感到心慌了,我真怕她会大叫起来啊!


  她的脚停止了摆动,我的耳边传来了一声轻笑,我紧张得不知所措,依稀听到了一句话:」你不是喜欢我的脚吧?」我太紧张,以至于张不开嘴,于是我机械地点了点头,然后我抬起头想看看她当时的表情,我看到的不是她的脸,而是她的脚掌象泰山压顶那样朝我脸上压了下来,一下子让我窒息难喘(因为我的脸没有往后避开)。我的舌头自然的就伸了出来,这时她的脚在我的舌头上滑开了我的脸,留给我的是一种象淡盐水般的味道。」今晚7 点在南胡(我校内的一个人工湖)的北亭等我」她用命令式的口吻抛下了这句话,然后就消失在我视线中了。我久久的蹲在那里,舌头上留着那我自少就想的味道,很长时间以后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天晚上我差不多提早了两个小时就来到了湖边的亭子外,我的脑海里翻腾着的是下午那一幕,虽然我坐在亭外的草坪上极力想把注意力分散到来往的美足上,但还是无助的沉浸在又兴奋又害怕的心情里,而且这种心情还随着7 点种的不断接近而加剧,我甚至感到了我的身体在发抖。天已经快全黑,湖边也亮起了暗黄的路灯,我看了看手表,是7 :06分,但是那双美脚还没有如想像中的出现。我有点失望,但也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坐在那里注视着亭子里的一对恋人,远远看去那个女孩子雪白的脚跟又勾起了我内心不灭的欲望,黑暗中我的头埋在双膝间,一只手就竟然慢慢的移到了裤档。就在这脑子一片空白的当时,我突然听到了一阵我在这一年里已经听惯了的脚步声,我的心脏象心脏病发般的抽紧――是她,还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时的那双白色高跟凉鞋,她的小脚趾还是那样的露出了一小部分在鞋子外,鞋子后面那根带子还是一样的踩在她的脚下,我呆若木鸡的享受着眼前这美景,忘记了世界的存在。
分享到 :
0 人收藏

2 个回复

倒序浏览
bingting  等级1 | 2019-3-14 08:37:04

图书馆中年阿姨




  她在我身边坐了下来,双腿盘在和我相反的另一方向(我猜她是故意的),这样我就看不到她的美脚了。


  「你喜欢我的脚,对吗?」虽然是问话,她的口气和下午那样带着征服的味道。


  「是的!」我根本就没有不承认的余地。


  「呵呵,我早知道了,第一天看见你就知道了。你知道你当时那个样子吗?


  就象是从没看过似的,还要从那以后的每一天。」我脸红耳赤,却无言以对,耳边又听到她说:」其实我注意你很久了,因为我从小就喜欢把你们这些狗男人踩在脚下,喜欢你们舔我的高跟鞋,舔我的丝袜,舔我的脚。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但有个条件,就是你不能碰我膝盖以上的任何部分,因为我已经结婚了。」我想也没想就一口答应了,因为我实在已经是急不可待,我甚至还指天发誓,保证不会做任何她不喜欢的事情,为的只是尽快能一亲她的美脚。她笑了笑,指了指后面说:」这里太亮,我们到那边去」。那边有几株小树,挡住了路灯的暗光,的确是一个好地方。于是我就想站起来,谁知道她说了:」不,我先过去,一会你爬过来,记住,是爬哦。」没等我反应过来她走开了,我当时真的是不知如何是好,走过去吧怕她生气,爬过去呢又怕路人看到。


  还没有等我想清楚,她却已经在那边招收了,没有办法,我只好假装找东西,一面爬一面东张西望生怕被人发现(那时路人还不少哦)。那十步远的路程我好不容易才到了她面前,我看到她正微笑着盯这我,笑意中既有兴奋又有娇怒,还带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意思。她做在那里,两手向后挣着地面,上身微微后仰,左腿弯曲弓起,右腿就搭在左腿膝盖上,最妙的是她右脚上的鞋子是悠悠的吊在脚趾上,在我眼前一前一后的摆动,随时有掉下来的可能。我跪在那里简直就看呆了,忘记了周围所有的存在。也不知过了多久(应该不会超过一分钟吧),我听到她说:」今天是我们的开始,但这里人多,不能做什么。


  不过我也不会就这样叫你失望。来,你坐起来,接着。」话音刚落,她的腿那么的一弹,那双我魂牵梦挂了一年的白高跟鞋就落在了我面前。我想我当时的表现一定令她很高兴,因为我毫不犹豫的就把鞋子送到嘴边,用舌头疯狂的舔着,舔着她的趾印,闻着余留的脚香,那真是一种让我永生难忘的感觉啊。


  当然我在这的同时决不会放过欣赏那双就在我眼皮底下的美脚,要知道我虽然已经欣赏了她们一年,但从没有象今天这样的毫无顾忌可以放胆一看。


  她的脚不肥不瘦,很光洁,保护得很好(后来我知道她从小就几乎每天都搽护肤油的),大概是37码大小,她的脚趾是属于那种大拇指较大,然后其他的脚趾呈一个优美的弧线型收缩的类型,我几次想把她的脚捧到嘴里,但她都避开了(后来我想她是在故意的刺激我),我只好安心的继续为她清洁鞋子。


  时间过的飞快,她跟我说今晚上她要早点回家(是老公的问题?),明天就可以晚点,因为她值夜班,负责图书馆大楼的琐门,然后叫我明晚9 点半在大楼的3 号自修室等她,并且让我白天就不要再到图书馆去了(是怕我不能自持?)。


  在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来到了这天的晚上9 :30分了,这是图书馆大楼的关灯时间,原先很拥挤的自修室一下子安静下来,我一个人坐在黑暗的门边,竟然控制不了浑身的战抖,我已经在这里呆了三个小时了,一直在痴想着她。


  门外突然透进了幽暗的灯光,我知道是走廊的灯亮了,接着我听到了高跟鞋敲打地板的咚咚声,她来了,带着她的美脚。我的心跳随着那咚咚声的接近而加快,快到要跳出体外,直到她的脚步声到了门外,我还是呆呆的坐在那里,大汗淋漓的在那里。」你在吗?」她在门外问。」在」,我好不容易的挤出一个字。


  这时她的脚步声停止了,我看到了她的影子:」你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跪下!」我真不明白她是怎么知道我是坐在那里的,不过我还是很顺从的跪下了。天啊,我的看到了一双深红色的高跟皮鞋和网纹丝袜,这双皮鞋的头很尖,根很高很细,一条鞋底带着口子的闪亮系在她的脚脖子上,是日常难得一见的式样,我当时的感觉是马上就要泻了。


  「嘿,你还敢抬头?」(其实我的头并没有抬得很高),随着一声娇喝我觉得她的脚重重的蹋在了我的后脑上,把我的脸用力的向下压,我的脸一下子撞在她另一只鞋尖上,痛得我发昏,但痛苦之中我却明明白白的感到了一种快意。她的鞋根接着踩在我腰侧,把我向旁边一蹬:」躺下」,我不得不顺势躺在了地上。
bingting  等级1 | 2019-3-14 08:38:04

图书馆中年阿姨




  还没让我躺稳她的一只脚已踩到了我脸上,鞋底直把我的鼻子压得变型,气也上不来,使我为了呼吸而张大了嘴,但紧接着我发现我又上当了,因为那又尖又细的鞋根差不多在我张嘴的同时已在我口中了,我的耳边传来一阵兴奋和满足的笑声,还要一句话」看你以后还敢不听话」(我那里不听话了啊?)。


  就这样我在她的脚下挣扎了好一会,终于她松开了。我想我当时的脸一定是扭曲了的,因为我听到她」唉」了一声,那声音好象是在可怜我。」我的高跟鞋美吗?我是专门为你穿的」,她说,我说:」很美,不过鞋子里的风光更美」,」教你贫嘴!」她好象生气了,双脚交替的踩我,踢我和践踏我身体的各部分,我默默的在痛苦中享受着那其中乐趣。后来她累了,于是她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在上面继续她对我的奴役――命令我跪起来舔她的高跟鞋。我当然乐意从命,虽然她命令的是只准我舔她的高跟鞋,而不能舔其他任何的地方,但我的舌头却经常忍不住舔到她穿着红色丝袜的脚背上去,而每当我一越轨,招来的就是她的践踏。


  而我竟就在这时爱上了这被践踏的感觉,于是从此以后就经常故意犯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bingting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0 帖子: 43 精华: 0
发布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