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禁忌书屋

[迷情校园] 郎昆的幸福时光

2019-2-11 15:35
3742

             郎昆嘴里口香糖的哈密瓜味儿渐渐淡了,柔软的胶体时而托在舌尖时而抵在虎牙的背后。初为人师,郎昆慵懒地倚靠在木床上,热播的韩剧和入夜窗外尚未停歇的嘈杂全然没有进入大脑,报到几天来的一幕幕像全景电影投射在四周的白墙上,清晰而生动。


  就业难已难到了响当当的名校毕业生也期冀攀个有头脸的三姑二大爷帮忙掘条门路,不然,即使最平易近人的领导也绝不肯把你家积蓄的不菲礼金纳入自己的灰色收入。


  郎昆入职盛京七中顺利地过了区政府常务会这最后一关,摆在台面的理由响当当,七中数学优秀教师与其他省重点校相比偏弱,而郎昆应届辽师大毕业且品学兼优,中共预备党员,系宣传部长,全国师范大学生教改模拟示范课数学组三等奖获得者。


  台面下的理由是毕业前另攀高枝儿的女友求省高招办的老爸幕后相助,尽管另有人坚称人大分管文教的郎副主任是他的亲伯父。云里雾里倒是显得神秘,莫名其妙的场景最后变成郎昆嘴角稍纵即逝的微笑。


  报到前郎昆已和校长门殿宇通过电话,然而,被引入校长室的第一眼还是让他大感惊异,名字听起来气宇轩昂的门校长原来是个精致干练的女人。


  韩版豚灰套裙恰到好处地包裹着凸凹有致的身体,标准的京音启齿含笑,优雅中隐去了无形的威严,郎昆有些为自己随意穿了件儿淡粉暗花的T恤自责,脸不由自主地微红。


  他被让在单人沙发上,门校长捋一下裙脚在长沙发坐下,侧身打量眼里的阳光男孩——干净整洁的小男人,质地普通的T恤,棱角分明的脸上泛着有色金属般的光泽,眉宇间透着坚定,结实的肌肉与紧致的肌肤完美地结合出门校长心底的赞叹,一扫她观念中数学老师未免柔弱而神经质的担心,油然生出好感,郎昆眼神中的局促和微红的脸还带出些母爱在门校长的情绪里,传达给郎昆使他放松了绷紧的神经。


  常规的问答在德育主任静静地退出前已经进行得差不多,放松了的郎昆喉咙有些发干,端起黄色手托的纸杯润了一小口儿,他的也目光飘过纸杯的上沿落在门校长的腿上,薄薄的肉丝袜下她白皙润泽的肌肤幽幽的怨恨着束缚,小腿颀长而光洁若嫩藕,诠释着曲线的美丽!


  门校长最初毕业于辽师大哲学系,算是郎昆的校友,后来又读了北师大的在职研究生,有着全国优秀班主任的殊荣。谈话的过程全然成了郎昆对门校长崇拜的进阶,也成了门校长对郎昆信任和期望的升级。


  不知不觉谈话进行了四十分钟,门校长电话叫数学教研组组长孙老师把郎昆带去数学组介绍同事认识前,告诉郎昆有任何困难和事情都可以直接找她,刚刚毕业又没有亲属在盛京一定不要客气,郎昆感激地点了点头,唇脚微动,谢谢两个字含在嘴里。


  等孙老师时,门校长轻抚了一下郎昆的肩臂轻松地补充:「我有求于你时也不能拒绝哦」,郎昆愣了下神旋即还以微笑。交流真的是神奇,奇妙的拉近陌生人的距离。


  报到的当天郎昆就马不停蹄地跟着数学组的老师听课,不管初一、初二还是初三的班,听课间他像饥饿的小鸡一样快速细密地记着笔记,孙老师劝郎昆悠着点儿的同时也由衷夸奖如今年轻人敬业难得。


  多数学生对郎昆的听课不甚关注,印象中只有初二(4)班有一女生与同桌小声嘀咕过一句:「帅哥儿」,郎昆面无表情装作没听没看见,心里掠过一丝自得。


  第二天下班前孙老师通知郎昆准备代段老师的初二两个班数学课,段老师已请假做孕期检查,另外校要长亲自听他的课,两节课都听。


  校长带着没课的数学组老师端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尽管张老师和刘老师年轻些也白净书卷,门校长还是更显高贵优雅,她盘起的发髻衬得玉颈越发颀长,细细的白金项链前端坠着颗大大的黑珍珠,幽幽闪动着的紫光呼应着颈窝中间那颗俏皮的黑痣,女王般神圣端庄。


  郎昆近乎通宵的备课付出收获的是两个班学生的热烈互动和课后校长、同事的嘉许。门校长和孙老师当场拍板由他接手段老师的课,段老师可以安心休假待产了。


  转瞬周末,夕阳在窗外的彩电塔旁静静滑落。


  「画幅难描百样羞,任他鸳帐会风流。


  侍鬟立久斜眸视,摇曳罗帏动幔钩。」


  郎昆偏爱明清小说,梧岗主人《空空幻》中的诗句比直白的网络情色描述更能撩拨他年轻的冲动。望着自己绷紧大腿间鼓胀如丘的一团,脑子里仙女般飘过一个个薄纱的女人,不禁闭目沉醉在藤蔓缠绕、鱼水相戏的欢境,一股子一股子强有力的舒畅聚集骶骨,沿着神经涡涡流向大脑,随着雄性的一声低吼,郎昆卧在床上如困倦的小兽儿,粘滑如蜜的鲜腥阳液恣意在内裤里喷涂。
分享到 :
0 人收藏

2 个回复

倒序浏览
ameliehome  等级1 | 2019-2-11 15:36:29

郎昆的幸福时光




  晨练的郎昆把一身矫健留在绿地垂柳下白衣阿姨舞动的剑光里,江苏小妹卖的夹蛋饼就着凉开水,他吃得津津有味;一根嫩黄瓜就是餐后水果,大嚼过后唇齿清香。


  租住的老楼虽然没有物业,但周围的环境很让他喜欢,撒个欢儿就到的鲁迅儿童公园林幽湖阔,湖心废弃的小岛叫情人岛,多年前那里曾建有情人岛俱乐部供年轻人挥洒躁动的青春,现如今已无木桥上岛,孤零零在水中伴着神秘。


  300元租下临小街二楼的洁净单间完全凭的是门校长的面子,木床、小冰箱、电热水器、旧洗衣机等一应俱全,估计自己找这样的房子500都难。特让郎昆感动的是门校长的哥哥送来一台二十九寸的松下电视,声称正无处可送,给谁谁不要,买时挺贵扔了又可惜,可帮他解决难题了。住处离学校也就步行15分钟,学校还给报销月票,连自行车也省了,安顿下来几乎没花什么钱。


  郎昆不知如何感谢门校长是好,真是遇到了自己的贵人,暗自决心,就是前面是地雷阵、火焰山,她让往前冲,也冲!


  为门校长女儿辅导数学「上午来就行」在郎昆理解九点前到最合适。他精选了九支香水百合和一整箱草莓来到城中花园小区,园区水榭亭台、莲摇波动、锦鲤优游,真美啊!


  电梯平稳直达十七楼,电梯门尚未完全打开时,郎昆已听到了门校长的轻声呼唤,百合的香气呼应着门内盈盈少妇的婀娜,宽松轻盈的家居长裙反倒让她看起来更是窈窕。


  「快进来」「看看你」「乱花钱」「怕跟你说……」,轻责和关心像娇艳的花在门校长的脸上次第开放,郎昆傻傻地笑着,心里温温的、痒痒的。


  「喝蜂蜜水……看你一头汗……去洗洗脸……用兰格毛巾……新的……」,她在客厅、厨房、阳台、卫生间飘来飘去,郎昆暗忖,忙碌着的女人真就是格外美丽!


  门校长的女儿在育才外国语学校读初一,平时住校,周五雷打不动地被爷爷的司机接走,星期六下午才从爷爷家回来,星期天下午又被接回学校,乳名小天儿让郎昆觉着挺好玩儿。


  小天儿的爸爸在市政府接待办当接待处处长,那是个迎来送往、鞍前马后早晚瞎忙又手眼通天不可或缺的人物,不着家儿是常态,门校长笑言看他回来了反倒别扭。


  轻松愉快的聊天,说到高兴处两人笑的前仰后合,门校长披散的秀发随笑声抖动若黑褐色的瀑布倾泻于香肩,煞是迷人,特意穿了白衬衣的郎昆起伏的胸肌被裹着感到有点儿拧巴。


  04年非典去世的姐姐和门校长年龄相仿,校外让他叫门姐,郎昆说不出的喜欢。中午两人站在厨房包饺子,拌好的韭菜鸡蛋虾仁馅儿香的郎昆垂涎欲滴,门姐擀皮儿他来包,大手还挺灵巧,包的又快又好,喜的门姐夸得他美美的。默契的配合靠的是眼神儿,两人的心思已无需猜,今生的默契是前世缘。


  小天儿初蕊般粉嫩光鲜,母女结于一枝,一朵儿含露一朵绚烂。辅导中睿智的目光与郎昆大胆的碰撞,难题的解析只需启发式的一点。门校长满意地夸奖小天儿认真,郎昆有本事。


  三人的晚餐有清蒸桂鱼、冰花煎饺、橙汁拌苦瓜、糟卤翅中、过水手擀面…小天喝冰红茶,郎昆和门姐对饮冰红葡萄酒,木盒中取出的细长酒瓶郎昆第一次看见,很好看。


  门校长的家开启了郎昆的内心世界,「精致生活,品质人生」就该是门校长那样儿。夜已深,月朦胧,郎昆享受着自己小屋儿的宁静,整理乱了的心绪,此时完美的门校长简化成风情万种的门姐,与西班牙大画家戈雅的名作「裸体的玛哈」和「着衣的玛哈」相叠加。充足电的小灵通放在枕边,期冀彩铃响起,即使打扰了梦境也没关系。


  彩铃、门铃、对视、心跳,第二次入了门校长的家,一切都已不同。郎昆紧紧抱住门校长,用后背关上了二道门,动作阳刚、利落,全然没了梦中的犹犹豫豫。起伏的胸肌加速挥发了男人的汗味,这味道让门校长兴奋、晕眩、幸福,不由自主的把自己和他贴的越来越紧。心跳乱作一团,时间仿佛停滞,人性化繁为简。


  「轻点儿……」,郎昆沉醉在热吻中咬痛了门校长的下唇,门校长的香舌在他的唇齿间顶、扫、弹、卷,搅得郎昆全身血液沸腾,两个人跌跌撞撞的挪进卧室,大床上似两只玩耍幼狮相互撕咬。


  郎昆像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的土八路,抛弃了笨拙,很快掌握接吻要领,长舌时而寻香舌缠绕,时而撩扫门校长的上下牙床,引得娇嗔、娇喘连连。
ameliehome  等级1 | 2019-2-11 15:37:29

郎昆的幸福时光




  长吻难分,两人摸索着脱去对方的衣服,郎昆洁白的三角内裤衬得一身健美的肌肤青铜大卫般耀目,门校长肤如凝脂,紧致圆润,成熟的女人气息撩拨起男人钱塘江潮,来势汹汹。


  短暂的停滞,颤栗地对视,淡紫的蕾丝内衣遮挡女人最后的神秘,最隐秘处润湿了一颗荔枝型的痕迹,郎昆白三角裤变成了奇怪的大粽子状,包裹的不安分急于排除万难、赴汤蹈火。


  再次缠绕,郎昆摸索到丝滑后背处,那禁锢香乳的机关,急于打开却不得要领,窘汗直流,笨拙得惹人怜爱。


  门校长微闭双目,左手紧环着郎昆的腰,把头深埋在结实的前胸,鼻息里尽是浓烈醇厚的男人体香,右手灵活地去除着文胸、紫内裤和白内裤。


  郎昆不大敢看臂弯中这炫目的女人体,挺拔的鼻子和厚实敏感的嘴唇就更加敏感,唇舌似尽职的猎犬游走于女人的粉颈和五官。


  兴奋的双人体在大床上摆动如快活的鱼,男鱼既懵懵懂懂又极度亢奋,游在上面,昂扬的物件在女人的腹股间左冲右突,灼热的棒体熨烫得女鱼蜜液盈盈欲滴,却迷宫前乱撞,寻不到魂牵梦萦的温柔乡。


  女鱼的十指从男鱼的腰身轻柔地滑到绷紧的双臀,急切又耐心地调教着,挺腰迎合,随着爽心润肺的一击,男鱼欢腾着直抵桃花源,不曾感知的舒爽电光般游走于全身,告诉自己已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女鱼被转瞬间的巨大充盈感震慑,激荡了一池春水,从桃花潭深处涡涡向全身传递美妙,酥酥麻麻的肉身像在慢慢消蚀羽化,轻盈欲飘。


  满月银盘色的光幽幽地投在两个人的身上,动静皆宜,偷窥着阴阳融合的和谐美。汗液汇于一缕,津液搅于一处,银枪飞舞捣玉宫,金箍频锁紧猴头,酣畅淋漓,高潮迭起,粉蝶开合,蛟龙穿梭……


  门校长双臂紧箍着郎昆,指甲抠在男人的肩背留下清晰的血痕,体味着女人不曾达到的巅峰时刻,玉兔欢跳,蜜穴轻唱,颈颊绯红,唇舌清凉。


  阴阳之合有大美,男人不由自主的一阵阵战栗,阳枪鼓胀到极致,喷射出一股股琼浆;阴阳之合承最爱,女人预感到山崩地裂前那热烈的抖动,用最深切的期待接纳着沁人心脾的滚烫!


  停歇下来的两个人浓情蜜意,不肯分离,耳鬓厮磨,情话绵绵。郎昆不再生涩,不安分的手这儿捏捏、哪儿揉揉,还抠扣;不安分的唇舌这儿囗囗、哪儿舔舔,还逗逗。


  门校长爱惜极了这个小弟,十指贪恋游走在小弟健硕凸凹的躯体,半卧在他的胸腹间,任由一双大手揉捏拨弄鼓胀的乳房和饱满的樱桃。看着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小弟弟静静斜卧在浓密黑亮的草丛边,双手忍不住去捉弄、爱抚,一手刮按大腿内侧的柔软处,一手轻托起裹着两颗蛋蛋的皮囊,让他俩在掌上弹跳。


  须臾间,静卧的家伙重整旗鼓再展斗志,收紧了炮身,扬起了炮筒,褪去了炮衣。门校长心说:「年轻真好」,轻启朱唇凑了上去……郎昆童身初涉,哪经过这般刺激,深吸一口气,咬住下唇、闭紧双目,暗黑的世界天塌地陷、电闪雷鸣……


  大床和上面的两个人都已疲惫不堪,晨曦铺满纱帘。恣意的狂欢撕碎了所有的假面,人性暂时变得纯净、简单。人类简化成分分合合的一对男女,世界像大床上凌乱的床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meliehome 等级1 私聊 楼主
积分: 10 帖子: 76 精华: 0
发布
内容